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19章

-這日過後,蘇璃歡便再也冇見過霄長樂。

她去禦書房,被侍衛攔下。

去承光殿,也不得而入。

她心中惶惑不安,但是卻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蘇璃歡,你什麼都不懂!”

幾日來,她反覆咀嚼著這句話,卻始終琢磨不透。

她以為霄長樂是想要她的身體,可是看來好像不是。

那,究竟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他讓她進宮,卻又不願意她親近呢?

蘇璃歡真是快想破了腦袋。

這日,再一次被禦書房的侍衛攔下來後,蘇璃歡跟蘭馨道:“走,我們去藏書閣。”

她覺得是自己閱曆不夠,又或者是因為她此前不曾有過情愛,所以纔對這事參不透。

也許尋點話本子看看,便能想明白。

宮裡的藏書閣,蘇璃歡是來過的,不過彼時她的身份還是蘇大人。

這次她一襲女裝,藏書閣的內侍也並不阻攔,任由她入內。

她翻著翻著,找到了許多孤本,不知不覺便看入了迷,一直看到深夜。

直到蘭馨提醒,她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之後的幾日,她皆是上午去求見霄長樂,午後和夜裡便來藏書閣,看著各類古籍。

這一日,蘇璃歡回到玉露殿梳洗完畢,因為一本書正看到半途,她實在想知道後續進展,於是便令蘭馨及宮女們先睡了,自己則坐在窗畔看書。

看了一會兒,忽然間窗外一陣急風吹來,燭火被吹得不停晃動。

蘇璃歡於是放下書,起身把窗戶關好。

然而,等她準備回身的時候,全身卻僵住了。

她感覺有人正站在她的身後,悄然盯著她。

是那個人,他又來了!

跟上次一樣,男人的動作很快。

蘇璃歡剛要張口喊人,便被他堵住了唇。

與上次不同,這次,蘇璃歡看清了他的臉。

跟想象中的醜陋不同,這張臉,十分地清秀。

然而,又十分寡淡。

寡淡到看一眼便忘,完全記不住。

但是蘇璃歡卻死死地盯著,她要記住他的樣子,要親手抓到他。

“小美人,幾日不見,可想我了不曾?”

男人勾唇微笑,掏出一條軟帶將蘇璃歡緊緊地束縛在金絲楠木椅上。

他冇有再堵蘇璃歡的嘴,似是知道她絕不會咬舌。

“你到底是誰?隻要我一喊,馬上便有人進來,到時你就插翅難逃了。”蘇璃歡冷冷地道。

“喲,好歹相好一場,你怎地這般狠心?”男人說著,笑道:“那你就喊吧,我被抓後至多一死,反正近日宮中侍衛查得嚴,也是逃不出去了。但是你可就不同了,想一想,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一旦彆人問起我們的關係,你說得清麼?”

蘇璃歡咬牙,恨聲道:“我會說是你強迫我的!”

“強迫?小美人,做人要有良心!你敢說上次爺伺候得你不舒坦麼?”

蘇璃歡一想到那日,就羞憤欲死。

她知道今夜是逃不過了,索性閉上眼,冷聲道:“要做就快點!”

眼見她放棄了抵抗,男人倒是愣了一下。

他目光閃爍,負手而立,仔細地打量了她一遍,似是在想她為何態度轉變得如此之快。

但是想來想去也想不透,便乾脆不再浪費時間。

柔和的燭光下,女子的青絲鬆鬆地用一根玉簪挽在腦後。

她似是剛剛沐浴過,身上帶著淡淡的花香。

一張臉潔白如玉,在夜裡瑩瑩生輝。

男人的喉結緊了緊,他開始湊近蘇璃歡,細細地啄吻起來。

從她彎彎的黛眉,到撲扇如蝶翼的睫毛,再到緊閉的雙眸,不點而朱的唇,都逐一吻過。

吻著吻著,他忽地撬開蘇璃歡的嘴,將一顆小巧的藥丸送入了她的口中。

蘇璃歡驀地睜開眼,緊張地看著他:“你給我吃的什麼?”

“嗬~”男人輕笑,“是讓你舒服的東西。”

他話落,掰了一下蘇璃歡的下頜,迫使她將那藥吞了下去,而後,微微後退一步,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的對麵。

幾分鐘後,蘇璃歡就明白他剛纔給她的是什麼了。

是媚藥!

還是極強藥性的。

兩人喘息了一陣,男人將她的束縛解了,抱著她走到床榻放下,笑道:“今日先放過你,下次爺再來讓你快活。”

話畢,他掀起被子將蘇璃歡小心地蓋好,這才從視窗跳了出去。

隨著他將窗戶打開,一陣冷風吹了進來,將室內濃鬱的味道吹得散了些。

也帶入了某種特殊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