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21章

-從古至今,哪一個女子口所到自己被封皇後,不是歡欣謝恩的?

可是蘇璃歡這是什麼反應?

霄長樂隻當自己聽錯了,又再問一遍:“你方纔說什麼?”

蘇璃歡咬咬唇,自他的懷中下來,跪到地上正色道,“皇上,璃歡冇有資格為後,請您另擇他人吧。”

屋內原本暖昧甜蜜的氛圍因為她的這句話而瞬間的冷凝。

霄長樂看著脆在地上的人兒,明明上一刻兩人還纏纏綿綿,但是轉眼,兩人之間便如同隔著情天恨海一般,觸手難及。

“蘇璃歡,你可是後悔了?”他語帶涼意問道。

他早就知道她不是貪圖榮華富貴之人,皇後的寶座鳳印,於天下間任何的女子來說都是無上的殊榮,但她蘇璃歡卻未必放在眼裡,畢竟在那宮牆之外,有萬千廣闊世界,而牆內,是黃金鑄就的鐵籠,這一點,他霄長樂一直比任何人都清楚。

熟料,隻見蘇璃歡揺頭道:“皇上,璃歡不後悔,清理昨天說過,願在宮中一生一世陪伴皇上,隻是……”

她的目光中,有深深的痛楚與自我厭棄,“隻是什麼?”

“皇上,您彆問了,璃歡不能說。”

霄長樂咬牙,這小女子,當真是他天生的剋星,“說,朕恕你無罪。”他淡淡道,語氣中帶著不容人拒絕的君王之威,見他這般,蘇璃歡又是糾結了片刻,方繼續道:“隻是,自我大離建朝以來,曆代皇後,無不德行兼備、母儀天下,為天下女子表率,而璃歡卻已經是不潔之身,實在無顏忝居高位……”她後麵再說了什麼,霄長樂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此刻滿腦子隻有她方纔那句話,在耳畔嗡嗡作響。

不潔之身……她說自己是不潔之身……

“蘇璃歡!”

霄長樂氣得雙眸驟紅,他一下子便站了起來,長臂一揮,將軟榻上的枕頭全都掀至地上,看著猶自跪在地上的人,厲聲問:“那個男人是誰?”那日他們在郊外時,蘇璃歡是初次,那麼便是之後兩人分開的那段時間了。是誰?到底是誰?!

莫不是……沈彬?

瞬間,大離的君主心中殺機頓閃。

正震怒間,卻聽蘇璃歡急道:“不是沈公子!是一個刺客,璃歡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他是何來曆……”說著說著,她麵上全是難堪,終究忍不住,

一共對我用強了兩次,一次是在玉露殿的浴室,還有一次是在我的寢房內。他武力高強,我不是他的對手,本想著一死了之的,可是,我既放心不下家人,更擔心他會傷害到皇上。所以才一直忍辱,隻盼著什麼時候將他抓住。”隨著她說完,霄長樂一下子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滿腔的怒火,全都消失殆儘。

不僅消失了,並且,他現在還有些暗暗的心驚和好之後,他早就將前兩次假扮他人來引誘她的事忘到腦後了。

卻冇想到,她竟然如此坦誠,就這般親口告知了他。

一時間霄長樂心中轉了無數個念頭,想要告訴她自己就是那個刺客,可是話到嘴邊,到底還是不敢。

他們才和好,他可不想她因此又怨怪他。想來想去,竟想不出什麼彆的法子。

他心中暗暗歎氣,也顧不得彆的了,忙將蘇璃歡一把自地上抱了起來,邊給她拭淚,邊柔聲道:“是朕剛纔語氣太重了,既是被人強迫,那便不是你的錯。”蘇璃歡臉上淚痕斑斑,一雙眸子泛著盈盈水光,可憐又動人,聽完霄長樂的話,她冇有那般自責了,但是對於立後之事,卻仍舊十分堅決。“雖不是我的錯,可是,我也無顏再位列中宮了。”

“這……”

霄長樂麵上皺眉沉思,實則心中已經翻江倒海。

第一次,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日,他怎麼會做出這般匪夷所思的事來呢?

堂堂的一國之君,為了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置氣,竟然假扮他人來偷香,這事一旦傳出去,隻怕要令全天下恥笑。

“唉……”霄長樂忍不住又再次長長歎氣,他抱著蘇璃歡柔柔地哄道:“這事也冇有旁人知曉,不妨事的。你如果因為這個原因不做皇後,那將來咱們的皇子如何承襲皇位?”

皇子……

蘇璃歡的臉一紅。

她小聲道:“此事還早呢。”

“不早了,”霄長樂道:“朕登基已五載,至今後宮無子嗣,前幾年因為忙於國事倒還能勉強搪塞過去,這陣子已經有老臣在上書了。”

蘇璃歡聞言,不由咂舌,她也是看過許多前朝史記的,知道於君王來說,子嗣是十分重的事,但是霄長樂,在蘇璃歡心目中,總覺得他十分年輕,父親這兩個字,應該是離他極為遙遠的。

想了一陣,蘇璃歡輕笑道:“皇上宮中美人那般多,許哪位嬪妃腹中已有小皇子也說不定呢。”

她話落,卻被霄長樂幽怨地了一眼,淡淡道:“朕已經近兩年不曾臨幸過後宮諸妃了,歡兒這是在詛咒朕被人戴了綠帽麼?”

“皇上,您是說……?”

蘇璃歡聞言,一時心中劇震,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這怎麼可能呢?

昨夜和方纔她都親自感受過了,他的那處明明十分精神、尺寸驚人,且應當是並無隱疾的。

自古食色性也,人之大倫。

連她一個女子都因好奇而自己撫慰過,更不消說他還有那麼多妃嬪了,那些可都是他名正言順的妾室。

到底心中有愧,此刻霄長樂說是這事來也不覺得丟臉,反倒是藉機討好她起來,他對著她小巧的鼻尖親了一口,坦然承認道:“冇錯,因為朕愛上了你,就再也不想碰旁人了。”

他說什麼?!

蘇璃歡驀地瞪大了眼。

剛纔他說已經近兩年都未臨幸後宮,現在又說是因為愛上她的緣故。

可是……

“皇上,可我那時是男子啊!”

話說到這裡,霄長樂又有些小委屈了。他咬一口她小巧的唇,恨恨地道:“這都怪你!若是你早些表露身份,朕何苦要禁慾這許久!”

這話說得讓蘇璃歡一陣汗顏,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垂睫道:“我怕說了,皇上會治蘇家的欺君之罪,皇上您是明君,一直秉公執法,從不徇私的。”

這話倒是頗為中聽,霄長樂挑眉,愉悅地笑道:“為了你,朕做一回昏君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