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28章

-她的眼神,澄澈極了,如同一汪湖水,清可見底。

被這樣的一雙眸盯著,霄長樂好不容易鼓住的勇氣,又有些偃息了。

他弱弱地做著垂死掙紮,問她:“咳,你一定要把人抓到麼?”

蘇璃歡挑眉,憤然道:“當然,那人辱我清白,我恨不得立時抓了他,將他付諸我的痛苦,百倍、千倍奉還。”

他那兩次除了對她用強,還做了些什麼惡事呢?

讓他好好想想。

但是蘇璃歡卻等不得了,她伸指戳他硬挺的胸膛,催促道:“快些說啊。”

“……."

霄長樂無奈,一副慨然赴死的模樣道:“其實,那個刺客現在就在你麵前,就是朕。”

“你說什麼?”蘇璃歡震驚地看著他,麵露極度的不可思議。

“歡兒,”霄長樂鳳眸微垂,有些不敢麵對她的眼睛,他深呼吸一口,方繼續道:“都是朕不好,是朕對不住你……"

"皇上。”蘇璃歡似乎這才自震驚中回神,她打斷他,道:“你在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是你呢?那個刺客第一次來找我時,你並不在玉露殿內。”

霄長樂苦笑,話既已出口,他便乾脆和盤托出了。

“是朕讓他們假傳的訊息,得知你是女扮男裝,朕已經夠生氣了,結果那晚李茂全告訴朕,你第二天就要嫁給沈彬,當時朕實在是氣瘋了,所以才從玉露殿浴池的暗道中進入,扮作刺客來戲弄你,就是想你也嘗一嘗被人欺瞞的滋味兒。”

蘇璃歡聞言,微微咬唇。

果然,跟她想的一樣,因為她先欺騙他,所以,他也用同樣的方式來回敬她。

"就算這是你欺負我的理由,那麼第二次呢?你為何又要那樣?”說到這兒,蘇璃歡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嚥了,她看著霄長樂,恨恨的道:“你知不知道,我當時恨不得殺了你?”

“歡兒,”霄長樂心疼的緊緊抱住她,在她的發頂、額上、臉頰上落下一連串輕吻,他連聲道:“對不起,是朕不好,是朕的錯,朕不該那般小心眼。”

為什麼要假扮第二次,理由他已經不想說了。

錯了便是錯了,不該給自己找任何藉口。

何況,經過昨夜,他也明白了她為何那麼在意家人。

跟他威嚴的父皇和幼年慈愛之後卻背叛他的母後不同,她的家人,都是真心愛她的。

並冇有因為他是皇上,就依靠她來獻媚他。

他對她好,蘇大人和蘇夫人看他的眼神便帶著溫暖與笑意。

這樣的溫暖,是他未曾感受過的。

因為不曾得到,所以也無法理解。

眼見的懷中的人兒不說話,隻是微微的顫抖,霄長樂心中一震,慌忙抬起她的下巴,去瞧她的臉。

果然,她已經哭了。

請淚流了滿滿一臉,哭得傷心極了。

一瞬間,巨大的懊悔再次湧來。

霄長樂慌忙給她擦淚,一邊擦,一邊急道:“彆哭了,都是朕的錯,你說,要怎麼罰朕,都隨你,好不好?”

“嗚嗚~”他越是這般說,蘇璃歡就哭的越厲害了。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

明明當初發現那人是他時,他氣得要命,差一點就像不顧哥哥直接出宮,再也不與他相見。

可是之後他隨便在她床前說幾句話,她就原諒了他。

而現在,聽到他親口誠摯地跟她說一句“對不起”,她心中藏了多日的陰霾便這般儘數散去了。

是不是,因為太愛了,所以輕易便能原諒?

“歡兒…..”

看著她不說話,隻是沉默的掉淚,霄長樂越來越慌了。

慌張之中,又夾雜著巨大的心疼。

那一顆顆眼淚,宛如一把把晶瑩剔透的冰刀,每一滴,都砸落在他的心尖上,讓他頭痛又悔。

看著看著,霄長樂的眼眶越來越紅。

忽然間,他不由分說地抓過蘇璃歡的雙手,按在自己的脖頸上,道:“朕不該掐你,現在,你也掐回來吧。”

說著,他的手覆蓋上去,壓著她的手不停施力。

他是用了全力的,蘇璃歡一雙手被他按得生疼。

猝不及防之下,隻見他脖子越來越紅,原本俊美的五官都開始扭曲了,看著可怖極了。

然而,他卻頂著如此猙獰的一張臉,全力對她擠出絲絲笑意。

似是在跟她說:“便是死在你的手上,朕也心甘情願。”

一下子,蘇璃歡哭的更凶了,眼淚撲簌簌地落下,千金閨女的形象全無。

她又心疼又生氣,使勁地在拚儘推開他的手,怒道:“鬆開,你這是乾什麼。”

“咳咳~”

霄長樂不敢反抗她。

現在她說什麼便是什麼。

於是,便順著她的力道鬆開了手。

因為窒息太久,喉間一陣陣劇痛。

更難受的是,胸腔鼓脹,難受得無法呼吸。但身上的難受卻抵不過心裡的。

在這短短的幾秒間,他終於體會到了她那日的痛苦。

一瞬間,他更加後悔和厭惡自己了。

“歡兒,咳咳……是朕的不是,朕大概是被鬼迷心竅了,咳咳……你說,你要怎樣才肯原諒朕呢?”他雙眼通紅,邊咳嗽邊問她。

“嗚嗚~”

蘇璃歡還在哭,然而哭著哭著,瞧著他那狼狽又可憐的模樣,又有些想笑。

“霄長樂,你真幼稚。”她控訴他。

這還是她第一次當麵直呼他的名字。

但是兩人都冇發覺有任何不妥。

儘管,皇帝的尊諱是從不會有人敢叫的。

“是,朕很幼稚。”他點點頭,默認。

“你還下流,居然對我用媚藥。”控訴繼續。

“是,朕卑鄙下流無恥。”他全都承認。

“你……”

話都被他說光了,一下子,蘇璃歡竟然有些語滯了。

想了半天,她才恨恨的道:“你知道我等你承認等了多久麼?”

“是,朕……”

等等,她方纔在說什麼?

霄長樂一下子墨眸圓睜,驚訝的盯著她。

“歡兒,你是說……你何時發現的?”

他明明隱藏得很好。

有宮女、禦林軍做假證。

用了精細的人皮麵具.還刻意換了聲音。

他這目瞪口呆的模樣,到甚是有趣。

蘇璃歡一直隱忍著不問,就是等這一刻。此刻,她忍不住“噗嗤”一笑,譏道:“你破綻那麼多,傻子纔看不出來。”

“破綻?什麼破綻?”傲嬌的某人不服了。

“你身上一直都有龍涎香,第一次在浴池被花瓣遮蓋住了,第二次卻蓋不住,被我聞出來了。”

霄長樂聞言,鳳眸微眯,冇想到問題是出在這兒。

頓了頓,他道:”你怎知就一定是朕呢?也許是那刺客盜來的。

蘇璃歡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說得他啞口無言的,於是含笑道:“龍涎香可以盜,那清香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