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30章

-閒聊幾句後,蘇夫人眼尖,忽然瞥見霄長樂長袍掩蓋下的脖頸紅紅的,嚇了一跳,忙問道:“皇上,您脖子是怎麼了?”

內心深處,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她已經把霄長樂當做自己半個兒子。

此刻這話,便帶了幾分關切之意。

她話落,在場諸人皆把視線投遞了過來。

透過衣襟,隻見霄長樂的脖子紅了一片,上麵有明顯的指印,昨夜尚且還冇有的。

蘇章首先變了臉色,急道:“莫不是府裡進了刺客?”

“刺客”兩個字一出,霄長樂和蘇璃歡不由互看一眼。

兩人同時想到早上那一番剖心之談,隻覺得甜蜜無比。

眼見爹孃著急,蘇璃歡忙道:“爹,不是刺客,是……”

她躊躇著,正想著承認是自己掐的後,如何解釋緣由,卻很快被霄長樂接了話道:“是朕自己不小心,不是什麼大事,讓大人和夫人擔心了。”

他雖接得快,但是結合蘇璃歡剛纔那句未完的話,在場幾人卻是已經明白了。

當下心中相比昨夜皆是更為震驚。

那指印的粗細,明明就是女子的手。

難道,是歡兒掐的?

倘若真是她做的,為何皇上不僅不責怪她,反倒幫她掩飾?

難道,他竟愛她已到瞭如此地步?

這委實太過匪夷所思了。

一時蘇夫人心中暗忖,等到皇上一走,便馬上跟皇上問個清楚。

說話的功夫,早膳亦陸續端上來了。

因為有貴客在,今日蘇府的早膳相比以往不知豐盛多少倍。

除了各色的電心、八寶粥、酥油餅等,數碟家常的醬菜、腐乳。

霄長樂昨夜體力消耗大,早晨胃口極好,就著醬菜連喝了幾碗粥。

得知小菜都是蘇夫人自己醃製的後,更是連連誇讚,惹得蘇夫人笑開了花,忙命下人裝了些,交給李茂全帶回宮。

用膳完畢後,幾人品著香茗,霄長樂跟蘇章道:“蘇大人,朕有一事欲與而二位商議下。”

從得知蘇璃歡的女兒家身份那一晚起,他就在考慮此事了。

他登基是在五年前,彼時由於未立正妃,故而後位一直空懸。

如今要冊立皇後,自然要詔告天下、普天同慶。

做皇後,蘇璃歡的家世是極為合適的。

為了防止外戚乾政弄權,大離朝曆來皇後人選皆不會出自王侯大家。

蘇璃歡之父蘇章身為翰林院大學士,官不過正三品。

為官近二十載,廉潔奉公、忠心耿耿,頗為美譽。

蘇氏人口簡單,無旁支,也不曾與其它顯要之家交往密切。

一切的條件都很符合。

他唯一擔憂的一點,就是有人會藉著蘇璃歡與沈彬先前的婚事來做文章。

畢竟現在後宮的幾位妃嬪,皆是朝臣之女。

雖則他登基後立威已有成效,但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很可能他們還會從中作梗。

故而,他需要蘇章私下去聯絡一批老臣,遊說他們。

這件事說大可大,說小可小。

旁的人去做他都不放心。

唯有交給蘇章。

兩個人一個是心上人,一個是為了愛女,自然是一某即合。

商量完畢,霄長樂便要回宮了。

眾人一起送他至門外,卻見他站在門口不走,目光一直看著蘇璃歡,於是紛紛自覺地先告退。

等到人走遠了,霄長樂這才輕撫蘇璃歡的秀髮,柔聲道:“朕一回宮,便去擬立後的詔書。”

“嗯。”

到底是關於自己的終身大事,蘇璃歡微露羞意,頭抵著,盯著自己的腳尖。

霄長樂歎了一口氣,道:“朕真捨不得你。”

他們兩人,今早纔好不容易解開所有的心結。

現在他恨不得把她時時都綁在身邊,到哪裡都帶著。

但是為了將來的長久之計,又不得不忍耐。

“皇上……”

蘇璃歡抬頭,看著他俊美的側臉。

她如何捨得?

掃一眼四周,隻見下人們儘皆低著頭,蘇璃歡忍不住拔開他的衣領,瞧一眼他的脖子。

顏色已經淡了些了,但是仍舊能看出指印。

她不由得心疼地摸了摸,道:“你回到宮裡,記得召太醫來瞧一瞧。還有,那清音丸我隻吃了三顆,餘下的都在玉露殿妝台的屜中,你且拿去吃上幾顆。”

對於她的關心,霄長樂很是受用。

雖然這點小傷,他是不會放在心上,不過看著她這般鄭重囑咐的模樣,他乖覺地頷首道:“朕知道了,你這些日子在府中且乖一些,最晚一個月,就會行冊後大典了,這些時日你多陪陪你爹孃。”

說到這裡,他又想起早膳時蘇夫人的細心及對他的關心,神色一柔,笑道:“你爹爹和孃親都很好,難怪,他們能把你教的這般好。”

“皇上~”蘇璃歡被他這般當著下人的麵誇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垂睫道:“我也冇有多好。”

“朕說好便是好。”霄長樂挑眉,傲然道。

他是皇上。

他說的話便是對聖旨。

誰有膽敢反駁?

蘇璃歡被他的厚顏驚呆了。

但同時又有絲絲甜蜜泛入心底。

令她想起了昨夜喝的蜂蜜水。

一想起蜂蜜水,關於昨夜的一切,她又一絲一縷的逐漸想起來了。

一開始,的確是她纏著他。

可是後來……

這人,當真是厚顏無恥。

居然在她的家裡引誘她,把她折騰成各種羞恥的姿勢。

這可是在蘇府啊

不知昨夜動靜鬨得那般大,下人們聽到冇?

又有多少傳入了爹爹孃親的耳中?

蘇璃歡越想,越覺羞恥

大清早的,她的臉蛋兒卻已經滾燙。

於是忍不住催著罪魁禍首:“時辰不早了,你快些走吧?”

“歡兒,”霄長樂瞪大著眼盯著她,略帶委屈道:“你居然如此狠心?”

“……”

好歹也是一國之君,怎地這般幼稚

蘇璃歡無奈,偷偷瞧一眼四周,隻見蘇府的下人們、還有宮裡的太監、禦林軍,皆垂著頭。似木頭般。

於是咬咬牙,勾下霄長樂脖子,在他唇上飛快的親了一口。

“現在可以走了吧?”她臉紅紅地道。

“嗬……”霄長樂愉悅的笑出聲。

從昨夜到現在,她主動的次數可真不少。

這蘇府,真是他的福地啊

“好,那朕便先回宮了。”他含笑道。

話落,又拉過蘇璃歡,擁進懷中抱了片刻,這才依依不捨地起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