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32章

-今年的冬日,來得比往年早。

寒風使得京中擺攤的小販少了些許,然而整座京城的梅花卻於蕭寒中相繼盛開,爭奇鬥豔。

京中的眾人都知道,若要賞奇花,看珍品,當數沁梅園。

沁梅園位於京城北郊,數百年來,一直是皇室園林,外人難窺其貌。

文德皇帝在位時,因其幼女淩香公主深愛梅花,遂於公主出嫁時,將沁梅園賞賜之。

本來公主和駙馬郎才女貌,琴瑟和鳴,成就一段佳話。

誰知幾年後駙馬不幸染病身故,徒留公主一人在世。

按照大離朝的規矩,身為公主是無需為駙馬守節的,可另擇賢才而嫁。

文德皇帝可憐女兒年輕守寡,本欲再下聖旨,不料卻被公主謝絕,言道此生隻愛駙馬一人。

還拒絕了再回宮中,而是一直住在沁梅園中,回憶著往昔與駙馬的恩愛往事。

因駙馬出身平民,在世時曾感歎過沁梅園如斯美景,卻不曾為文人墨客、愛花之人所見,深以為感,故而淩香公主便在每年梅花盛開之期,舉辦賞花大會,京中上至王孫公侯,下至販夫走卒,皆可入園免費賞花品茗。

蘇璃歡上一回來沁梅園,尚且年幼。

之後,由於假扮哥哥入朝為官,便不敢來這人多的地方,生恐遇上熟人,露了破綻。是以,已經有些年不曾來了。

今日一至,才發現幾年過去,賞花大會已經演變成了冬日的上巳節。

隻見來來往往的行人男女,每一個都是盛裝打扮,儀態風流。

有的於花下設坐席,鬥草、寫詩、賞花,有的則是在流水涼亭邊烹茶隊吟、傳話令、觀歌舞。

好一派風雅之態?

隻有盛世,才能得見如此盛景。

瞧著瞧著,蘇璃歡不禁因宮中的那人,而生出絲絲自豪來?

她愛的人,用他的勤政,換來了百姓的安樂。

“小姐,那是什麼花?可真好看。”兩人正一路行著,蘭馨忽然指著一株梅花問她。

蘇璃歡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隻見不遠處圍欄中的一株梅花,一顆樹上居然開了兩種顏色的花,一白一粉,嬌豔婀娜,花瓣上還有紅色斑點,十分特彆。

蘇璃歡也是喜花草之人,不過這種梅花先前卻是從未見過,聞得丫環問,她仔細地瞧了片刻,方搖搖頭道:“我也不認得。”

“哦。”蘭馨的語氣略有些遺憾。

蘇璃歡也覺得有些可惜,正欲瞧瞧樹乾上是否有標著花名的木牌,卻聽身後一道溫和的聲音道:“此乃灑金梅,又名跳枝梅,因一株樹上常出現兩種花色而著稱。”

蘇璃歡主仆聞言,皆一同轉過身去。

隻見一個身著淡青長袍的俊美男子正立在身後,手拿一把摺扇,嘴角含笑。

“翩翩公子,溫潤如玉。”

這是蘇璃歡看到他之後,腦中首先想到的形容。

知道方纔說話的正是他,蘇璃歡於是行了個襝衽禮,笑道:“多謝公子解惑。”

“小姐客氣了。”男子朝她彬彬有禮的一拱手。

兩人默然了片刻,蘇璃歡正要告辭,忽地,數米之外傳來了一陣鬨鬧聲。

緊接著,便有人大聲呼道:“有人落水,快來人啊?”

蘇璃歡和青衣男子瞬間皆往那邊瞧去,待聽清喊叫聲和,男子神色微變,他匆匆朝蘇璃歡施以一禮,便飛快朝人群處跑去。

雖是跑,然而他的儀態卻並不見淩亂,依舊從容淡定。

蘇璃歡知道怕是出事了,忙跟蘭馨道:“快,我們也去瞧瞧。”

兩人慢上男子一步,又兼穿的是女裝,行動十分不便。等到趕到人群圍繞之地時,早已看不到那人身影。

可是很快,主仆二人便一眼發現了他。

隻見石橋之下的湖中,一個女子正在拚命伸臂求救,而離她不遠處,方纔跟蘇璃歡說話的男子正快速地朝她遊去。

不過幾秒鐘,男子便靠近了落水的女人,而後,帶著她一起朝岸邊遊去。

水岸邊,已經有聞訊趕來的沁梅園侍衛,本來準備跳水的,不曾想卻被遊客搶了先,於是便等在岸邊,伸手拉兩人上來。

直到那女子被救起來,蘇璃歡才大大鬆了一口氣。

她於是分開人群,準備離開。

行走間,周圍人的議論不經意傳入耳中。

“那位公子水性真好,方纔真是嚇死我了。”

“不僅水性好,人品更佳”

“的確,冇想到文質彬彬的一個弱書生,竟然還有這般膽量,這個天氣,這湖水的溫度可是要凍死人的,不過,那人瞧著倒是有些眼熟……”

“我也瞧出來了,好像是沈尚書的公子。”

“是了,正是他”

“……”

蘇璃歡聞言,腳下的步子微頓。

她回頭,視線穿越人群,再次朝湖岸邊看過去。

隻見沈公子並未離開去換打濕的衣物,仍舊守在墜湖女子的身畔,等呆著對方的醒來。

隻瞧一眼,蘇璃歡便繼續往前走。

爹孃的眼光果然不錯。

那沈彬,的確是極好的。

見識不凡,天性善良。

隻是哪有如何?

她已有霄長樂了,在容不下旁人。

主仆兩人又走了幾步,剛剛遠離人群冇多久,迎麵忽地來了兩個丫環。

“蘇小姐,我家公主邀你至後院喝茶。”

公主?

蘇璃歡心中一思量,繼而很快便明白過來,對方口中的公主想必便是這沁梅園的主人—淩香公主。

於是她笑道:“勞煩姐姐引路。”

那兩個丫環應是早知她不會拒絕,便領著她穿過一片默林,又轉了幾條小道,半柱香後,才引著她到了一座清幽的院子。

蘇璃歡進了院門,隻見一叢梅樹的環繞之中,一個身著宮裝的女子正在幾位婢女的侍奉下烹茶。

她氣質便如同這滿院的梅花的一般,既冷,且孤傲,暗香獨綻。

蘇璃歡隻看她一眼,便知正是淩香公主了。

欲要行禮,又見她神色專注至極,擔心打擾了她。

正屏息間,淩香公主卻已經烹茶完畢,她抬起頭,朝蘇璃歡微微一笑,招手道:“來嚐嚐本宮泡的茶。”

“民女見過公主。”蘇璃歡忙施了個禮。

“民女?”淩香公主聞言,秀眉微挑,朝一側微笑道:“阿樂,你這皇後可真有趣。”

阿樂?

蘇璃歡瞬間胸口一跳。

她忍不住上前幾步,朝院子的一角看去。

隻見兩株梅樹之間,一人負手而立,頭戴束髮玉冠,白袍翩翩,風華無雙。

但是開口,卻是對淩香公主說的。

“姑姑,你又打趣侄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