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34章

-聖元五年十二月二十,在大離的史書上,這註定是個值得銘記的日子。

這一天,是文昭皇後冊後大典的吉日。

數百年間,關於文昭皇後的種種傳奇,在大離境內廣為流傳。

傳說,因為文昭皇後的諫言,使得大離首開女校、選撥女官、女將。

一大批巾幗英雄湧現後,女子的社會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民間也不再重男輕女。

傳說,因為文昭皇後建議廣開貿易,與胡人互市,大離與邊境諸國終於結束了數年的戰亂,百姓皆安居樂業,得享太平。

當然,關於這個大離史上最受百姓擁戴的皇後,她與聖元帝之間的愛情故事,亦有多個版本流轉後世。

有的,說她悍婦善妒,使得聖元帝不敢廣納後宮。

也有的,說她有傾城之貌,迷得聖元帝夜夜專寵。

不論事實真相如何,所有人都明確所知一點。

那就是,聖元皇帝為了她,一夕之間廢除後宮妃嬪及沿襲多年的選秀製度,開創了大離史上帝後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先河。

而在傳說中的主角一一蘇璃歡的記憶中,這一天卻是在緊張中度過的。

淩晨便起床梳洗,之後手持蘋果、乘坐鳳輿入宮,再換上寶瓶,跨火盆、馬鞍,行三跪九拜之禮。

等到全部流程走完,進入洞房的時候,她己經是疲累不堪了。

好在無人敢鬨帝的洞房,不多時,今日的新郎官、年輕的大離君主一一霄長樂便進來了。

進門後,他眼都未掃向自己行禮的宮女和喜娘,而是直勾勾地朝床上的新娘看去。

她穿著極華麗的鳳袍,上麵繡著七彩的鳳凰,繁夏華麗,展翅欲飛。

臉被喜帕擋住,隻露出雪白一截脖頸,在龍鳳喜燭下,瑩瑩生光。

“歡兒~”霄長樂忍不住出聲喚了一聲。

雖為皇帝,但他今日與天下間任何一個成親的男子並冇有什麼不同。

胸腔中,滿滿的皆是喜悅。

蘇璃歡聽出了他語中的歡,不由抿唇而笑。

她剛想應他,忽而又想起蓋頭還未揭。

幸而喜娘機靈,己經笑著提醒道:“請新郎揭帕。”

“唔~”

霄長樂忙坐上喜床,從一旁宮女手上的托盤裡拿了金秤,緩緩地挑開喜帕。

紅綢掀起,隻見蘇璃歡鳳冠霞帔,香肩軟件,婀娜多姿好一個姑射仙子!

她梳著朝夫髻,蛾眉淡掃,雙眸若水,長長的睫毛如羽扇般撲閃。

玉齒微露,櫻唇上翹,含笑間,好似一彎月牙兒。

臉上撲著薄薄一層胭脂,宛如三月裡的桃花,豔壓晚霞,嬌勝群芳。

“皇上。”蘇璃歡垂睫,嬌羞地喚了他一聲。

其實,她更想喊他一聲“夫君”又或者“阿樂"。

霄長樂也感受到了她的羞意,於是快速地完成了吃子孫餑餑、同牢、喝合巹酒等一係列習俗。

等到殿外窗下唱起了“鳳求凰”,合巹禮便算完成了。

他也放下杯子,吩咐道:“都下去吧,外頭伺候。”

等到眾人告退,他忙給蘇璃歡卸去繁麗厚重的鳳冠,柔聲問:“累壞了吧?”

“還好。"

霄長樂於是伸手給她按按發頂,道:“是朕不好,不能去蘇府親迎,讓你受委屈了。”

納彩、問名、納吉、納征、告期,前麵這五禮他皆按古法走了。

唯有“親迎”,不在天子之列。

本來他是堅持要去的,但是不僅文武百官,就連蘇氏父子,都堅決相勸,言道他為了蘇璃歡己經大赦天下,減免三年稅收了,再打破古例,恐蘇璃歡要遭天下非議,這才無奈作罷。

“阿樂,我不委屈。”她靠在他的懷中,含笑道。

她這一生,從未想過會進宮,會成為後宮之主。

誠然,她曾經夢想過的婚禮,是新郎宮來蘇府迎親,兩人一起拜彆她的爹孃。

但是,誰讓她愛上的是皇帝呢?

他給她的,己經夠多了。

盛大的冊後大典、寶冊鳳印、後宮的女主人。

這一切,己讓她心滿意足,誠惶誠恐。

“餓不餓?"霄長樂問。

“嗯,有一點。”

從淩晨到現在,她都不曾吃過東西丁。

雖然大多是坐著,然而鳳冠霞帷甚重,她一整日又十分緊張,腹中早就空空了。

聞言,霄長樂起身取了桌上的壽麪,端起來喂她。

“皇上,”蘇璃歡羞道:“我自己吃便好。”

“還叫我皇上?是不是該改口了?”霄長樂笑問。

方纔人多,蘇璃歡作為新娘子,頗有些不好意思。

此刻,她終於忍不住抬眸看他。

今日的霄長樂,穿著一身大紅的喜服,上麵繡著蛟龍及十二章紋,劍眉鳳目,鼻挺唇薄,貴氣逼人,又風華無雙,恍如謫仙下凡。

一瞬間,蘇璃歡不由癡了。

等到醒過神來,她小聲道:“阿樂。”

霄長樂聞言,微微挑眉道:“不是這個。”

那……

蘇璃歡的胸口劇跳起來。

外頭燈火明亮,有焰火綻放的聲音自宮牆處遠遠傳來,依稀似乎聽得見歡聲笑語。

又很快轉瞬即逝,隻餘眼前之人,灼灼清亮的眸光。

終於,蘇璃歡啟唇,輕聲開口。

“夫君。"她喚道。

一下子,霄長樂的眸光更亮了,似是萬乾星辰,都聚於他雙眸之中。

“娘子,"他微笑,夾起一縷長壽麪至她唇畔,道:“吃過這碗麪,願你我福壽綿長.共享盛世榮光。”

簡簡單單一個吃麪,也能被他說得如此柔情萬乾。

今日是他們的洞房花燭,蘇璃歡不想忸怩,遂就著他的手,小口地吃著。

半碗麪下腹,她輕聲道:“我飽了。”

霄長樂聞言,遂將碗拿去放下,又自一旁拿了一把銀剪過來。

蘇清嚶瞧著,已經隱約猜測他要做什麼,然而,仍舊是微微的震驚。

霄長樂小心地將兩人頭髮各剪了一縷,打成了結裝進香囊中,笑道:“朕聽說民間的夫妻成親,都會結髮,取‘結髮為夫妻,恩愛永不離’之意。”

“阿樂……”蘇璃歡眼眶兒紅了。

但你是皇帝啊!

“歡兒,身為皇帝。許多事朕無法為你做。但是能做的,朕都會努力。"他道。

聲音輕緩又堅定,宛如誓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