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陛下總想試探我 >   第37章

-轉眼便進入了夏季,蘇璃歡也懷孕五個月了。

這些時日,她跟霄長樂都有些難捱。

前麵兩個月,她一直難受,一吃東西便想吐。

每次吃了一堆,轉眼便吐了個乾淨。

為了這個,冇把霄長樂愁死。

他愁,宮中的禦廚更愁。

那可是皇後孃娘,懷的可是未來的太子,再這麼一點都吃不下,那他們的腦袋可就難保了。

於是,禦廚們想儘花樣日日給蘇璃歡換新鮮的吃食。

今天是酸甜胭脂藕,明天是山楂裹了一層糖汁,後天是棗仁牛乳羹。

凡是孕婦能吃的,也們都換著各種法子,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來。

又有太醫院和薛紫蘇商量著調理,到了五月的時候,蘇璃歡的胃口一掃前兩月,變得出奇地好。

一天之中,總是忽然想到一樣東西,一刻都等不了,就是想吃。

麵對她的變化,霄長樂自是喜之不儘。

於是,玉露殿的禦廚便一天十二個時辰都有人待命,隨時準備給皇後孃娘做禦膳。

而霄長樂難捱的則是,他跟蘇璃歡說起來也是新婚燕爾,當了近兩年和尚的他,恨不得把先前錯失的都補回來。

可是她一懷孕,他又得苦苦忍耐。

這忍耐,可當真唯熬。

前些時日因為她身子不好,他也無心想其它的。

雖後宮有諸多妃嬪,她們都是他名正言順的妾室,可是,他不願去想,也再也看不進眼裡。

這天晚上,抱著洗漱完畢的蘇璃歡上了床,霄長樂正要滅燈,卻破蘇璃歡攔住了。

“怎麼了?睡不著?”

“阿樂。”蘇璃歡笑盈盈地看著他。

這些時日,她喊他“阿樂”的次數又日漸多了。

“嗯?”

身畔的娘子因為懷孕,臉色比以往紅潤了一些,原來的瓜子臉,也飽滿了一些,更加美麗動人。

當然,更動人的是她的胸。

此刻即便是平躺著,也鼓得老高,讓霄長樂都不敢看一眼。

雖不敢看,可是他的手卻被她拉著摸了上去。

手下觸及到綿軟的一團,霄長樂霍地睜眼,“歡兒,你乾什麼?”

說完,他就要把手往回撒。

太醫說過,最好不要同房。

“阿樂,”蘇璃歡卻按著他的手不放,她含羞道:“今天臣妾問過薛姐姐了,她說我己過了前幾個月,隻要動作輕些,便不妨事的。”

她不想做違背自己心意的事。

主動將他推給彆的女人,她真的做不到。

於是,她便假作不知。

隻是偶爾深夜醒來,聽到他壓抑的喘息,悄悄秀眉緊蹙。

霄長樂聞言,不禁大喜過望。

“當真?”

蘇璃歡點點頭,“嗯。”

他將她重新摟進懷裡,柔聲道:“若是個像你一般的公主,朕自然喜歡,隻是,這第一個孩子,朕還是希望是個皇子。”

隻有是皇子,他才能繼續接下來的計劃。

“皇上,”蘇璃歡靠在他懷中,悶聲道:“若真的是個女兒,知道她父皇不盼著她的到來,她會難過的。”

“朕冇有不盼著她。”

說到這裡,霄長樂覺得她一個孕婦這般憂心不太好。

索性踉她坦白道:“前兩日王昭儀跟朕申請出宮養病,朕已經答應了。”

王昭儀?

蘇璃歡凝神思索了下,問道:“可是太後的侄女,住在甘泉宮的那位?”

她未懷孕前,每日都有一眾妃嬪來請安,因人不多,她倒也都記得。

霄長樂點點頭,道:“便是她,她這次出宮,便不會回來了。”

“這是為何?”

自古入了宮的妃嬪,哪有在皇帝健在時離宮的?

“她原是朕的表妹,朕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待,她進宮是為家中所迫,並非心甘情願。入宮之後朕從未碰過她,這次出宮是她主動求朕的,她還宮外另有所愛,準備跟那人私奔。”

“私奔?!”

蘇璃歡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這個詞,她隻在一些話本裡見過。

然而故事的主角,至多不過是富家小姐。

至於皇帝的妃嬪,那當真是聞所未聞。

“不錯。”

“皇上,”蘇清嚶怔怔地瞧著他,問道:“你不生氣麼?”

正常人都會生氣的吧!

即便冇有感情,那到底是他名義上的妾室。哪知,霄長樂卻搖搖頭,笑道:“朕高興還采不及,事實上,她喜歡的那個江湖人士,還是朕去派人找出來的。”

蘇璃歡明白了。

“皇上,一切都是你設計的?為什麼?”

不然,偌大的深宮,要跟宮外這人取得聯絡,談何容易?

“朕需要她來開個頭,朕相信,一年之內朕再不臨幸她們中的任何一人,很快,這後宮的妃嬪們便會走光了。”

冇有女人可以忍受漫長的孤單歲月。

“皇上……”蘇璃歡震驚地看著他。

她以為給她皇後之位,細心地照顧懷孕的他,己經是他所做的極致了。

卻未想到,他竟還在暗中籌謀這些。

她忍不住問道:“你問時開始派他們去尋人的?”

“唔,”霄長樂劍眉微蹙,淡淡道:“記不清了,約摸是知曉你女兒身的那陣子吧。”

居然早在那時,他便準備為她肅清後宮了!

這一刻,蘇璃歡心中說不清是什麼感覺。

再回想他們那時的誤會、爭吵,隻覺得恍然如夢。

“所以這一胎你定要生個皇子,屆時,朕會馬上立他為太子。那些群臣也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後宮妃嬪,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孕育皇嗣。

隻要皇後生下嫡子,儲君之位後繼有人,諒那些人便再無理由了。

“好,臣妾一定努力生個皇子。”蘇璃歡哽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