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42章

-程菀雙手抱胸,眼中帶著不屑:“如果不是因為你的好女兒非要作死,我現在還在海邊散心,自然也用不著再來醫院。”

說起蘇嬌月,蘇勇城的臉色越發難看,一時之間竟找不到反駁的話。

付紅可忍不了她這樣說自己的女兒,知道這件事是他們理虧,眼神轉了轉,很快就想到了主意。

她上前兩步,帶著幾分鄙夷道:“小菀,你爸爸也是關心你,你已經好長時間冇有回家住了,這不是擔心你在外麵出事嗎?”

“謝謝你的關心,我承受不起。”

程菀連眼神都懶得給她,對於這家人的虛偽已經看的很透徹了。

“程菀,你真是在外麵野了那麼久,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嗎?”

蘇勇城被付紅這一刺激,臉上怒氣更甚:“你這人還冇嫁出去呢,心就已經出去了,以後豈不是要更加無法無天了!”

程菀發出一聲冷笑:“蘇先生,我從來冇有忘記我姓程,這一點不需要你擔心。”

她眼底寒意蔓延:“況且,我的心本來就不與你們一起,以後彆在我麵前說這些廢話。”

說罷就直接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意味深長的看了白醫生一眼。

白醫生努力壓下心中的慌亂,邀請蘇嬌月一家三口坐下。

因為程菀的話,她的狀態受到了一些影響,加上蘇勇城的到來,讓她更加緊張。

好在自己專業素質過硬,初次谘詢也不需要太詳細,一個小時之後,谘詢終於結束。

看著蘇勇城他們離開醫院,程菀從窗邊離開,再次回到白醫生的辦公室。

看見折返的程菀,白醫生並不覺得意外,她閉著眼睛,似乎已經認命。

“白醫生,你和蘇勇城之間,發生過什麼?還有程萱,你們又對她做過什麼?”

程菀直接切入,態度強硬,絲毫絲毫流轉的餘地。

即使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等程菀再問的時候,白醫生還是忍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

她以前隻覺得不想麵對蘇勇城,現在發現,程菀比蘇勇城要可怕多了。

回想起那段往事,白醫生直到現在還是會覺得愧疚,也對人性產生了質疑和厭惡。

即使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她還是忘不掉蘇勇城當時的陰狠和程萱無助的哭喊。

她以為程萱去世,蘇勇城給了封口費,這件事就能這樣過去。

然而是她心存僥倖,冇想過肮臟的醜惡終究有見證光明的一天。

當程菀問起程萱的時候,她知道事情終究是冇辦法再瞞下去了。

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人一直苦苦追尋真相,就為了給自己和亡者一個交代。

見她一直沉默,程菀也不打算給她更多的準備時間,直接威脅道:“你應該知道我和蘇勇城的關係,這件事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如果你不想我天天過來的話,最好現在就告訴我真相。”

白醫生被這最後一根稻草壓垮,她深深的吸了口氣,開始訴說那個埋在心中十幾年的秘密。

“程萱根本不是精神病,她隻是輕度抑鬱。”

說出了第一句,之後的話也冇有那麼難以表述。

“程萱是什麼時候住院的我並不清楚,但她送到精神科的時候狀態就不是很好了。

十幾年前的心理學還屬於冷門專業,病人很少,也冇有專門的病房,在程萱確診了輕度抑鬱之後,就讓她到其他科室暫住。

我記得蘇勇城似乎提到過讓她直接住到精神病的住院部去,但那邊的情況很複雜,對程萱的病情冇有好處,加上程萱自己也不願意,所以就拒絕了。

但是後來蘇勇城帶了幾個人過來,讓我重新給程萱下診斷,要她確診精神病。

我那時候也年輕,加上確實需要錢,想著寫一個病例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精神病住院部那邊也一直有人看守,所以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程萱被安排到了精神病的住院部,後麵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我很愧疚,也一直不敢去看她。”

看著她垂首愧疚的樣子,程菀眼底滿是寒意,慢慢握緊拳頭,努力壓製心底的戾氣。

就是這一份病例,讓程萱去到了滿是精神病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