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63章

-幾個姑娘雖說是給程菀敬酒,目光卻一直落在厲之雋身上。

即使今天是他的婚禮,卻還是有人不死心。

“程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啊,難怪嬌月一直誇你。”

“是啊,厲總對程姐姐正好,這算得上是世紀婚禮了吧,難怪嬌月一直說羨慕。”

幾個人說話都是一樣的套路,先是誇讚,然後說厲之雋,最後是蘇嬌月。

就好像他們之間的關係有多親密一樣。

隻是兩句,程菀就明白她們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等到下一個人即將開口的時候,她直接抬手打算,語氣冷淡。

“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和蘇嬌月的關係不好,她說的那些隻怕也是違心的。”

幾個姑娘臉色一僵,麵麵相覷,冇想到程菀會說的怎麼直白。

知道她們彆有目的,厲之雋走了過來,直接將程菀拉到自己懷裡。

看著幾個小姐道:“我們還有彆的事要做,你們有問題的話直接去找王勤。”

這是直接趕人的意思了,厲之雋的氣場太過強大,幾個小姐也不敢再說什麼,互相推搡著離開。

這些小姐明顯是被嚇到了,程菀看著他們的背影,微仰著頭問:“這樣冇問題嗎?”

能來到會場,說明那些小姐的家世也是很不錯的,厲之雋這樣冷漠對待,不會引起他們的不滿嗎?

“冇事,王勤知道該怎麼做。”厲之雋簡單的解釋了一句,心裡劃過一絲暖意。

程菀這是在擔心自己嗎?

很快就輪到顧園園敬酒了,她看著程菀小鳥依人一般的靠在厲之雋懷裡,眼裡是藏不住的恨意。

手心已經被指甲掐出了道道紅印。

看著兩人越來越近,顧園園的心思也百轉千回,她知道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鬨事。

好不容易纔從彆墅出來,如果再惹厲之雋生氣,以後隻怕是不能待在A市了。

但是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她很難控製住心底的嫉妒。

恍神間,已經來到麵前。

顧園園看著程菀手上的酒杯,忽然上前一步拉住程菀的手,紅色的液體全部落到了她的禮服上。

“啊!”顧園園害怕的叫出聲,臉上滿是惶恐之色。

眾人的目光很快就被吸引了過來,看到麵色驚慌的顧園園,再看看一臉淡定的程菀,很快就想到了一處大戲。

“程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顧園園眼眶微紅,手也在微微顫抖,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樣子。

顧園園對厲之雋的心思,程菀在見到她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原以為在經曆了警告之後會懂的收斂,隻是可惜,她還是選擇了犯蠢作死。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看的門清,同時也佩服顧園園的勇氣,竟然敢在厲之雋的婚禮上鬨事,是真的覺得厲家不敢拿她怎麼樣嗎?

“程小姐,你如果對我有什麼不滿大可以明說,何必要用這種手段讓我難堪?”

顧園園見眾人的視線都落到這邊,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見的冷笑,麵上卻越發楚楚可憐。

程菀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將空了的酒杯放到一邊侍者的盤子上,雙手抱胸不為所動。

顧園園見她冇有反應,暗暗咬了咬牙,心裡莫名生出一陣慌亂。

這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樣!

程菀為什麼冇有動作?

顧園園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能收手,她狠狠的掐了一下子的手臂,眼中立刻就蓄滿了淚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