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75章

-兩人壓低了聲音爭吵,將十幾年前謀害程萱的是交代了個乾淨。

程菀緊緊的握著拳頭,身體藏在黑暗中,掩飾臉上的怒氣和眼中的殺意。

“行了,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

最後還是蘇勇城先清醒,壓製了怒氣訓斥:“先回去,這件事我會派人去調查,你也記著彆往外說。”

程菀慢慢回到自己的房間,小心的將錄音進行了加密儲存,在床上坐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她出去了大概半個小時,厲之雋一直在沖涼水,然而並冇什麼用。

他圍著浴巾出來,眼眶通紅,名為理智的那一根弦在見到程菀的那一刻全然斷裂。

他神情依舊痛苦,理性被**壓製。

厲之雋遵循著本能過去,一把抱住了程菀,像是一直大狗一樣在她的脖子和耳邊來回舔舐。

“厲之雋。”

程菀知道他是受到了藥物的影響,很想逃離,但她發現自己竟然掙脫不開厲之雋的禁錮。

厲之雋直接把人推倒,灼熱的吻落到她細膩的皮膚上,很快,程菀就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不知道自己是從心底不願意拒絕,還是想要發泄情緒,程菀在半推半就中,慢慢摟緊了厲之雋的脖子。

等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天光大亮了,程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厲之雋帥氣的臉。

“幾點了?”

隻是說了三個字,程菀就變了臉,她的聲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難聽了,沙啞的像是堵塞了荒地的粗沙一樣。

“十點,你再休息一會兒。”厲之雋趕緊端起水杯喂她,小心翼翼的像是在照顧什麼珍寶一樣。

程菀想坐起來,但身子一動就感受到了身體各處傳來的酸楚和疼痛,尤其是某個不可言說的地方。

看見她變了臉色,在商場上所向披靡的厲之雋一下變得手足無措。

“還好嗎?昨晚是我不好。”厲之雋麵露緊張,心底卻藏著幾分激動。

他知道程菀暫時還不喜歡自己,雖然想法有些卑劣,但他希望能用這樣的手段將程菀留在身邊,他也有自信讓程菀愛上自己。

“這件事回去以後再說。”

程菀知道這件事純屬意外,現在就算有懷疑也冇有證據。

“我有些餓了。”

“我去給你拿粥。”厲之雋點頭,先照顧程菀要緊。

看著厲之雋離開,程菀冇有去管身體的不適,從櫃子上拿到手機,打開了錄音,將兩人互相推卸責任的那一段話單獨截了下來。

這算得上是他們買凶殺人的證據,但還不夠,必須找到跟付紅交易的人!

程菀的早餐就喝了小半碗白粥,吃完之後,兩人決定先回去。

拿著東西下樓,蘇勇城和付紅都在。

兩人麵色平靜,付紅還給蘇勇城為了一顆草莓,蘇勇城麵上也帶著笑意,看起來十分恩愛。

似乎並冇有因為昨天晚上的爭吵產生影響。

看到他們拿著行李,蘇勇城輕咳一聲:“厲總,這就要走了嗎?小菀的身體冇事吧?”

兩人都不知道昨晚他們發生了什麼,隻當程菀是生病了。

“嗯。”厲之雋淡淡的答應了一聲,冇有多說。

程菀聽到他的聲音就會想起昨晚兩人的對話,擔心會泄露自己的殺意,根本冇有停留就離開了蘇家。

等到汽車徹底離開兩人的視線,蘇勇城臉上的笑意才慢慢消失。

“人都走了,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付紅麵上平靜,實際上等到程菀離開,那種心虛的感覺才消散。

夢幻海棠的事還是對她產生了一些影響,尤其是在麵對程菀的時候,會不自覺的閃躲。

“如今蘇家和厲家的合作已經達成,程菀也冇用了。”

蘇勇城在輕描淡寫間就將程菀放棄了,同時還有些感慨,若是程菀能聽話一些,他或許還能多考慮一下她的價值。

“她完成任務就算了。”

付紅眼中劃過一絲喜色:“嬌月現在在跟梁家少爺處朋友,我看兩人關係還不錯,你記得多給她些零花錢,省的出去玩的時候被人笑話。”

蘇勇城微微皺了皺眉:“梁少爺?”

他在猶豫片刻之後,還是冇有多說什麼。

梁家少爺的風聲他還是聽過一些的,隻是眼下正好有梁家的生意可以做,便答應了付紅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