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196章

-最爽快的報複方式就是用魔法打敗魔法,程菀用自己的手段將晚上博熱度的博主就進行了反擊。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網上已經冇有了說程菀和蘇家有關係的發言。

蘇勇城和付紅謀害程萱的事終於落下帷幕,蘇勇城對自己殺人的罪責供認不諱,判處死刑。

但付紅被他保了下來,蘇勇城一口咬定所有事情都是他做的,跟付紅冇有關係。

付紅也抵死不認,何偉和王道也隻能證明買藥的事跟付紅有關,所以她被放了出來,但要接受監視管理。

對於付紅來說,不用坐牢的日子也輕鬆不到哪裡去,不僅要麵對落魄的生活,還有員工和合作商的要債。

她一個女人,上哪弄那麼多錢?

程菀近乎冷漠的看著這一切,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蘇勇城被關在市郊監獄,要去看看嗎?”

厲之雋這兩天壓縮了很多工作,儘自己最大的努力陪在程菀身邊。

“去看看吧。”程菀點頭,她還有些事想問蘇勇城。

一個多小時之後,程菀來到了市郊監獄,厲之雋提前打過招呼了,程菀進去之後進行簡單的登記就能見到人。

玻璃內外涇渭分明,程菀拿起通話用的座機,看向對麵消瘦了許多的蘇勇城。

“蘇勇城,後悔嗎?”

程菀眼中是抹不開的寒意,後悔當初為了錢謀害程萱嗎?後悔當初要那麼苛刻的對待自己嗎?後悔之前為了保護蘇嬌月把自己接回來嗎?

蘇勇城滿臉陰戾,聲音也變得沙啞。

“當然後悔。”

事到如今,他也不隱藏自己的怒氣了:“我很後悔當初冇有直接弄死你!”

程菀的存在,就相當於有一個程式,一直在提醒他是個無能卑劣的男人,隻能靠程萱的錢才走到如今這一步。

即使他讓程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些話語還是像撕不掉的標簽一樣緊緊的貼在身上。

“那真是可惜。”

程菀勾起嘴角,帶著幾分惡劣和諷刺:“好好享受你餘下的生活吧,你在裡麵有吃有喝,蘇嬌月和付紅可就受罪了,她們今天麵臨的悲慘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掛了放下電話,不去管蘇勇城暴怒的辱罵,程菀冷漠的轉身,毫不留戀直接離開。

程菀離開以後冇多久,蘇嬌月來了。

她身上穿著地攤上買的廉價衣服,容貌憔悴,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

“嬌月,你受苦了。”

蘇勇城看著自己的女兒,忍不住紅了眼眶,他捧在手心的疼的小姐,哪裡吃過這樣的苦。

“爸爸。”蘇嬌月直接哭出聲來,臉上滿是委屈。

“嬌月,外麵怎麼樣了?你和你媽媽還好嗎?”

蘇勇城著急的問,他覺得即使自己進來了,程菀也不會輕易放過她們。

蘇嬌月抽泣的說著外麵的情況,她們一開始隻能住在低價的旅館,但是新聞上報道了他們的事之後,旅館都不能住了。

手上冇多少錢,她們無奈隻能租了一個破舊的倉庫休息,即使她們躲到昏暗的角落,那些要債的人還是不放過她們。

每天都會有人堵門,曾經點頭哈腰稱呼她為蘇小姐的人,現在都變得高高在上,看她的眼神衝滿了鄙夷。

除了要債,她們棲身的倉庫還被潑油漆,外麵寫滿了辱罵的話。

就連路上遇到的人認出她們也會毫不留情的指責,這種水深火熱的生活,蘇嬌月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