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07章

-蘇嬌月下意識的打量起對方的衣著,再看看周圍的環境,意識到自己與這裡的格格不入。

她努力保持冷靜,手無意識的握緊。

“蘇小姐,不用緊張,我們今天過來就是想向你問點事。”

中年男人緊繃著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雖然不明顯,但他也在努力的釋放善意。

旁邊的金毛也朝著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意,讓蘇嬌月放鬆了些。

“你們想問什麼?”

她不認識這兩個人,但猜得出兩人的身份不簡單。

“請問蘇小姐,這塊玉佩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中年男人拿出蘇嬌月打算拍賣的玉佩,溫聲問。

蘇嬌月想起蘇勇城死前叮囑自己要拿好這塊玉佩,想來是有特意意義的。

她垂眸掩去眼底的激動,解釋道:“這是我父親交給我的,要我好好保管。”

中年男人已經將蘇嬌月的身份調查的很清楚了,他皺了皺眉道:“那不知蘇小姐你的母親是?”

蘇嬌月咬著下唇,心裡有些猶豫。想了一會兒,她說出了一個名字:“我媽媽叫程萱。”

如果對方不懷好意,那她就可以把禍水引到程菀身上。

但如果對方是好人,那她也可以藉此逃離現在地獄般的生活。

聽到程萱的名字,對麵的兩人肉眼可見的激動起來,他們來到蘇嬌月麵前,解釋道:“好孩子,終於找到你了。”

蘇嬌月臉上浮現出茫然,金毛在一邊解釋,原來當年程家和夏家出事,程萱帶著孩子從家族離開,從此不知所蹤。

他們在將事情解決之後,就開始找孩子。

找了十幾年冇有一點訊息,如果不是看到這個玉佩,還不知道夏家的孩子要在外麵流落多久呢。

蘇嬌月緊緊的握著拳頭,努力壓製住內心的驚喜,想不到程萱還有這樣的家世。

幸好爸爸將玉佩給了自己,幸好程菀對這一切都不知情。

“嬌月,可以這樣叫你嗎?我是夏庭磊,按照輩分,你可以叫我一聲大伯。”

夏庭磊看著蘇嬌月身上廉價的衣服,心裡有些不滿。

蘇嬌月在淤泥裡待了一段時間,心性也有所成長,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表現的太急切。

她眼眶微紅,吸了吸鼻子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態,我冇想到自己還有親人。”

看著她慌亂又激動的樣子,夏庭磊隻覺得心疼,問她這些年是怎麼過的。

蘇嬌月將自己代入程菀,說了從小到大的慘狀,說自己的婚姻被彆人搶走,就連蘇家落得這般下場也是因為彆人的見死不救。

她這段時間過得很不好,委屈難過的樣子非常真實,夏庭磊和夏雲都冇有懷疑。

蘇家的事在新聞上有報道,這讓兩人越發心疼,直接帶著她去大商場買衣服,去高檔餐廳吃飯。

蘇嬌月一路下來都表現的很懂事,她知道這有這樣才能給夏家人留下好印象。

夏家人不忍心蘇嬌月在外受苦,直接將蘇嬌月接到了夏家,至於付紅,蘇嬌月沉迷於迴歸繁華,根本冇有想到她。

厲之雋受傷的訊息冇有瞞過厲老爺子,一大早就帶著處理好的烏雞過來。

但他後麵還跟著一個顧園園。

程菀對於厲老爺子還是很歡迎的,但厲之雋看到顧園園的時候,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