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22章

-蜘蛛的腳步停了下來,他回過頭看向程菀,眼裡帶著詫異。

“那幅畫是我畫的。”程菀又重複了一遍,隨後輕哼一聲撒嬌道:“我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你那麼著急要跑?”

蜘蛛抿了抿唇,聲音帶著幾分清冽:“冇有。”

“那就聊聊天啊。”程菀雙手搭在窗台上,一副天真的樣子:“你的老大和我的老大在下麵談事,我們做手下的聊聊天也不會耽誤什麼事吧?”

“不會。”蜘蛛惜字如金,麵色冷漠,但回到了自己剛剛所靠的位置上。

程菀知道他這樣的人戒備心很強,聲音輕柔的從那幅畫開始說起。

“我很喜歡畫畫,從小就在學了,你呢,是喜歡畫畫,還是喜歡玫瑰?”

蜘蛛的眼裡劃過一絲懷念,沉默片刻道:“喜歡畫畫,但不能。”

他的身份特殊,畫畫這些是都是不被允許的。

“可以說說為什麼嗎?”

程菀看著他的眼睛,循循善誘。

見他沉默,趕緊解釋道:“不想說也沒關係,我就隨便問問。”

蜘蛛張了張嘴,到底還是冇說什麼。

程菀看著下麵的在各處做看守的易舒城手下,疑惑道:“你好像和那些人不一樣。”

蜘蛛點頭:“嗯。”

他們確實不一樣,自己隻是拿錢辦事。

“你這樣很酷。”程菀笑了一下,笑容摻雜著苦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很久。”

蜘蛛說出來兩個字,停頓了一下看著程菀道:“你很快。”

莫名的,程菀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還需要很久,但是自己的話,說不定能很快離開。

程菀抿了抿唇,一直站在這裡隻怕會影響組織上的行動,她得想個辦法把人帶的離遠一些。

她盯著蜘蛛看了一會兒,就在蜘蛛想問她看什麼的時候,程菀忽然上前,抬手想去碰他的臉。

“你的這顆痣……”

蜘蛛很不習慣有人近他的身,在程菀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躲開,結果程菀向前的力道收不住,話也冇說完就因為用力過猛往前撲去。

眼看程菀就要整個人摔倒在地,蜘蛛到底還是伸出手把人扶住。

“嘶。”程菀勉強穩住上身,但從腳踝處傳來一陣刺痛,讓她頓時白了臉。

“冇事吧?”蜘蛛站在原地,神情緊繃,想上前好像又在顧及什麼。

“腳崴了。”程菀抬起頭看他,眼角微紅:“可以扶我起來嗎?我的鞋子不方便。”

為了表現自己是一朵菟絲花,程菀穿了一雙七厘米的高跟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