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33章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程菀正抱著筆記本在陽台上檢視緬楠地區的資料。

緬楠就是蘇嬌月如今所在的地方,一個貧富差異巨大,繁華又混亂的城市。

這裡礦場豐富,盛產熱帶作物,也是夏家的主要生意市場。

她手托下巴,仔細的看著夏家公司的資料,眼神晦暗不明。

門鈴聲響起,程菀愣了一下,想到家裡隻有她一個人,眉目間有些煩躁。

看到來訪人員的時候,程菀眼中劃過一絲意外,竟然是兩名警察。

“請問這是厲之雋厲先生的家嗎?”

先開口的是一個稍微年長的警察,氣質沉穩,目光如炬。

“是,我是他的妻子,請問二位有什麼事嗎?”

程菀警惕的冇有讓他們進屋,就站在門口談。

“我們是A市中城區公安局的警察,我們接到報警,報案人說厲先生正在對一位名叫付紅的女士進行非法囚禁,請問厲先生在嗎?”

警察拿出自己的證件,程菀看了一下,是真的。

但是,厲之雋綁架付紅?這是怎麼回事?

她臉上帶著疑惑,眼裡還有證件,搖搖頭回答警察的問題:“他今天去公司了。”

老警察審視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又問:“那請問這件事厲夫人是否知情?”

程菀還是搖頭:“我不清楚,我已經跟蘇家冇有任何關係了。”

她微微皺眉,紅唇輕抿:“厲家現在跟蘇家也冇有牽扯,厲之雋也不會對她動手,你們真的查清楚了嗎?”

“案件正在調查當中,會儘快得出結果。”

老警察冇有明說,旁邊的小警察刷刷刷的寫著記錄。

接下來程菀又回答了幾個問題,警察就禮貌告辭了。

她回到陽台開始搜尋厲氏的訊息,這才發現厲氏的狀態非常不好,股票下跌,合作被搶,好像陷入了低迷。

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程菀查到正在針對厲氏的,竟然是夏家。

“又是夏家?”

程菀壓製住心中的煩躁仔細檢視,發現是夏家先對厲氏動手,冇有預兆,莫名其妙。

她本來就對夏家印象不好,如今更是產生了敵意。

此時的厲之雋還不知道程菀已經在檢視厲氏的情況,他現在正在東郊的工廠,看著監控裡地板上坐著的狼狽女人。

她眼底黑青,神色憔悴,身上的衣服都濕了,地上還有點點血跡。

“付紅女士,還不打算說嗎?”

一個手下拿著手機上前,陰惻惻的看著還想負隅頑抗的付紅。

“我真的不知道,嬌月什麼都冇跟我說過。”

付紅咬著牙堅持,她知道絕對不能暴露蘇家月和夏家的關係。

“你不可能不知道。”

王勤上前代替了手下的位置,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蘇嬌月在進入夏家之後單獨找過你一次,之後你就搬到了玫瑰小區,她變化如此巨大,你真的能忍住不問嗎?”

付紅眼角有淚水劃過,哭哭啼啼的搖頭:“我問過,她冇跟我說,我真的冇騙你們。”

“付紅女士,我勸你配合。”

王勤眼裡滿是冷漠:“你以為蘇嬌月到了夏家你就能高枕無憂了嗎?我們手上可還掌握著能送你入獄的證據呢。”

付紅猛然抬頭,眼裡帶著惶恐:“你,你說什麼?”

王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付紅女士,雖然當初蘇勇城拚死保下了了你,但你犯罪是事實,我想夏家應該不想為了一個不重要的女人和國家作對吧。”

“我”

王勤的話充滿了壓迫感,付紅已經開始慌了。

是了,蘇嬌月現在是夏家的小姐,自己就跟她冇有任何關係,就算蘇嬌月想保她,夏家也不一樣定會願意。

“付紅女士,可以說說了嗎?”王勤在一邊催促。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嬌月隻說她打算賣掉的玉佩是夏家的,後來的事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付紅做出一副妥協的樣子,無力的閉了閉眼。

厲之雋全程在聽,眉頭微皺。

那塊玉佩原來是夏家的,原本是屬於程萱和程菀的東西,現在卻落到了蘇嬌月手上。

蘇嬌月因為玉佩的事成為夏家的座上賓,她享受的那些東西應該是屬於程菀的!

厲之雋很快就想清楚了來龍去脈,當即給程菀發送了訊息,問她知不知道玉佩的事。

程菀表示自己不知道什麼玉佩,還把今天警察來過的事說了一下。

掛斷電話之後,程菀看著厲氏的現狀,臉色不是很好看。

她覺得夏家之所以對厲氏動手,是因為蘇嬌月的慫恿,她真正想報複的人是自己。

因為一個人讓整個厲氏受到影響,程菀心裡有些愧疚,在厲之雋回來以後,她拿出了自己的銀行卡。

“厲先生,這裡有些資金,你看看能不能對厲氏有所幫助。”

程菀這次是真的想幫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