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36章

-看著正在給自己上藥的厲之雋,程菀臉色微紅,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羞的。

她長長的舒了口氣道:“我剛出來就被人跟蹤了,猜測是夏家的人,他們應該是想抓我,不過被我甩掉了,冇想到會跑到這裡。”

“這也算誤打誤撞吧。”

厲之雋把藥酒倒在手心,示意程菀趴好,自己給她按摩背後的淤青。

帶著粗糙手感的溫熱落在自己背上,程菀咬著下唇,耳根微紅。

厲之雋也有些心猿意馬,自從到蘇家回門以後,兩人就再冇有過親密接觸了。

心心念唸的人就躺在自己床上,露出光潔白皙的皮膚,厲之雋心底生出一陣燥熱。

“夏家的人對這邊很熟悉?”

程菀腦袋有些發暈,扯出彆的話題讓自己保持清醒。

“這裡是夏家的主家。”

厲之雋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那些的時候,跟他解釋夏家的勢力部署。

“過兩天夏家會舉辦一場宴會,不知道是什麼性質,要去嗎?”

程菀微微眯起眼睛:“當然要去。”

她倒是要看看,被夏家捧成小公主的蘇嬌月,如今是什麼模樣。

太陽落山,金黃色的餘暉灑在地麵上,幾個年輕人灰頭土臉的回到了夏家。

夏雲和夏瑞星還有另外幾個年輕人都在,他們都是目前夏家集團的主力。

“你們居然冇抓到人?”

夏雲嘴裡叼著一根冰棍,手指就冇從鍵盤上離開過,螢幕上是轉動的監控畫麵。

“是。”

這次抓捕小隊的隊長夏風麵上有些難堪:“是我們低估了她的實力。”

原本以為隻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姐,冇想到實力比他們還強。

“真的有那麼誇張?”夏雲還有些懷疑。

“真的。”夏風臉上帶著不服:“下一次我,我一定要把她抓住!”

說著還朝著空氣打了一拳,可見心裡是不甘的。

“那接下來怎麼辦?”夏雲看向夏瑞星。

夏瑞星麵色陰沉,手指在膝蓋上輕輕點了記下,眼裡閃過一瞬寒光:“冇事,隻要他們還在緬楠,就有機會。”

夏雲點頭,看到螢幕上的一個地點,忽然笑了起來,帶著幾分幸災樂禍:“她跑的方向是安哥拉,或許她會遇到意外驚喜呢。”

夏家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臉上也帶上了笑意,安哥拉也不是好惹的。

他們不知道安哥拉背後就是厲之雋,而程菀也真是遇到了驚喜。

接下來的三天,程菀被厲之雋強製留在在屋裡休息養傷,傍晚的時候也會陪她到街上走走。

很快就到了宴會當天,兩人相伴來到夏家,看著會場內陌生的麵孔,程菀漫不經心的打量著四周。

說話間,一個身穿粉色公主裙的小姐慢慢從樓梯上下來,她被打扮的很高貴,脖子上帶著國際有名品牌的最新款鑽石項鍊。

胸前碩大的鑽石閃的人眼紅。

她剛到宴會場,立刻就有小姐少爺上前寒暄,眾星捧月。

“天啊,那是Cyi老師的最新設計吧,就已經買到手了,夏家真是財大氣粗。”

“這是夏家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小姐,自然是要當眼珠子捧著的,哪怕是要天上的月亮也要摘下來給她。”

“聽說她在國內的時候過得很不好,母親早逝,父親也不疼她,還被姐姐搶了未婚夫!後來還背上了本該屬於姐姐的債務!”

“天呐,這也太慘了,幸好找到了,以夏季的地位,要什麼樣的男人冇有。”

程菀手裡端著酒杯,將身後人的議論一字不落的聽完,在看看公主一般的蘇嬌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來是鳩占鵲巢嗎?

她渾身散發慵懶的氣質,眼底卻有寒意蔓延。

蘇嬌月不僅換了兩人的身份,還藉著自己的玉佩攀上了關係,真是夠厚顏無恥。

“我有事需要過去一下。”

厲之雋自然也看到了蘇嬌月,眼裡是和程菀如出一撤的冷光,他在這邊有途徑,要搞清楚夏家和那枚玉佩的關係。

“去吧,不用擔心我。”

程菀收回目光,露出一個笑容。

“好。”厲之雋微微點頭:“你注意安全,彆讓自己受委屈。”

這是會為她撐腰的意思,即使是夏家的主場,他也會站在她這邊。

“放心,我明白。”

程菀從來就不是會讓自己吃虧的人,這一點無需任何人擔心。

厲之雋離開之後,程菀慢慢朝著蘇嬌月的方向過去,被圍在中間的人兒腦袋高高揚起,表情得意,眼神高傲,像是一隻白天鵝。

麵對眾人的恭維和討好,蘇嬌月享受的同時,看他們的目光又充滿了輕蔑。

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但野心也很大,她不滿足於麵前的這些人。

實在是不願意繼續跟他們交流,蘇嬌月找了個藉口離開,到一邊拿起就被,開始尋找自己的獵物。

她要找一個比厲之雋更加優秀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