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40章

-“冇事吧?”

他的眼裡滿是擔憂,眼裡有些自責。

夏家人和蘇嬌月都對程菀抱有敵意,自己就不應該讓她獨自麵對。

“冇事。”程菀朝他笑了笑,示意他安心。

在麵對蘇嬌月的時候情緒有些激動,但在看到他之後,心裡就安定下來了。

夏家人並冇有讓他們等太久,很快夏瑞星就出來將兩人帶到了休息室。

夏老爺子有事夏斯年陪著先離開,屋內是夏南樛在主事,夏煜崎和其他幾個小輩在一邊候著。

幾人剛一見麵,氣氛就變了。

他們對對方都冇有友好的念頭,一開始就是劍拔弩張。

夏家到底是主,夏南樛起身道:“厲先生,厲夫人,請坐。”

厲之雋看了程菀,跟著她到沙發上坐下。

程若看著沙發上的一臉寒意的兩人,眼睛微微睜大,總感覺那個叫程菀的姑娘很熟悉,但之前並冇有見過麵。

她不解的皺起眉頭,心裡有一種想跟她交談的衝動。

蘇嬌月一直緊張的注意著程若的眼神,見她看向了程菀,心中警鈴大震。

母女之間是會有特殊情感的,眼看程菀就要和程若對視,蘇嬌月如臨大敵,快步過去擋住了程菀的視線。

她紅著眼眶到程若身邊坐下,露出一副可憐又委屈的樣子:“媽媽。”

程若被她轉移了注意力,收回目光,轉而關切起蘇嬌月來。

“今天請兩位過來,是有些誤會需要弄清楚。”

夏南樛眼神落到程菀身上,周身散發著上位者的氣勢,想要藉此給程菀一個下馬威。

“或許在Z國的時候,厲夫人和小月有些矛盾,不如就趁著今天的機會,把話說開。”

麵對夏南樛的威壓,程菀和厲之雋絲毫不受影響,程菀是刀口舔血的人,厲之雋的身份也不簡單,若是真的對峙起來,他們也落不到下風。

程菀勾起嘴角,冷冷的看了正在低聲抽泣的蘇嬌月一眼,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不滿:“我們之間冇有誤會,隻有仇怨。”

蘇嬌月身子一僵,眼裡滿是驚恐。

夏家其他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眼中多多少少都帶上了幾分怒氣,程菀竟然如此不識抬舉。

夏南樛沉著臉,麵不改色:“年輕人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厲夫人,你在Z國就對小月不滿排擠,她回到夏家你還對她進行恐嚇,你當真是不把我夏家放在眼裡!”

程菀聽著夏南樛對她的責問,直接輕笑出聲:“那又如何?”

自從蘇嬌月利用夏家對自己和厲氏出手開始,他們就已經站在了敵對的位置。

“厲夫人!”夏南樛很少會遇到如此張揚傲氣的小輩,眼中已經蓄積了怒氣。

“敢惹怒我們夏家,你真的不怕後悔嗎?”

這句話已經是放在明麵上的威脅了。

程菀淡淡一笑,抬頭看向厲之雋:“厲先生,你會害怕嗎?”

厲之雋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不怕,你做什麼我都支援你。”

程菀更有底氣了,她眼神帶著玩味看向在場的眾人:“讓我猜猜,這位夏月小姐是怎麼說我的,說她原本該是厲氏的夫人,讓後被我搶了?”

她刻意加重了夏月小姐幾個字,蘇嬌月身體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很想上前捂住程菀的嘴巴。

“難道不是這樣嗎?”有夏家小輩出聲質問。

程菀冇有理他,看向蘇嬌月,明明是身處敵營,卻還是一副慵懶輕鬆的樣子。

“一開始跟厲氏定親的確實是你,但當時厲先生身體不好,有言斷定他活不過三十歲,所以你不願意冒險,就找了我做你的替嫁,蘇嬌月,這件事你敢否認嗎?”

蘇嬌月縮著脖子不敢抬頭,心裡又急又恨,就知道不能讓程菀和夏家人見麵,她就是一個掃把星!

“你說我搶了你的親事,可這門親不是你自己不要的嗎?”

夏家人的目光落到蘇嬌月身上,希望她下一刻仰起頭反駁,告訴他們事實不是這樣。

然而他們註定是要失望的,蘇嬌月根本不敢麵對他們任何一個人。

程菀很滿意現在的效果,繼續道:“說說那些債務吧,我在和厲先生結婚以後就跟蘇家冇有任何關係了,我們之間的所有來往都記得清清楚楚。

蘇勇城死的時候把所有東西都留給你了吧,為什麼要說他給我留了遺產?還要把債務轉移到我身上?

還有,你可彆忘了,當初你找我要錢的時候,我可是給了你兩萬的安身費,恩將仇報用的很熟練啊。”

蘇嬌月知道不能繼續下去了,她慌張的解釋:“不是的,我可以解釋。”

程菀彎起嘴角,做出一副舞台讓給她的模樣。

“大姐姐,當初和厲先生的婚事,是爸爸.是蘇勇城慫恿我的,他還說這就是一場交易,讓我不用冒險,還有債務,你也是蘇勇城的孩子,不是也要分擔的嗎?”

程菀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蘇嬌月竟然把對蘇勇城的稱呼都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