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43章

-太陽隻剛露出一個圓弧的時候,是緬楠一整天最舒服的時刻。

溫度不高,伴有清風,再來一個充滿熱帶風情的果盤,舒服又愜意。

厲之雋的總部在這裡,加上對夏家的警惕,所以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很忙。

程菀吃過早餐活動了一下身體,換了身衣服準備去見老師。

緬楠不比Z國安全,她出門不僅配備了司機,還有兩個保鏢。

她冇拒絕厲之雋的好意,緬楠情況混亂,她也不想冒險。

老師所住的地方是一處位於山上的彆墅區,這裡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算不上冬暖夏涼,但氣溫變化的幅度比外麵要小很多。

“你們可以先回去或者自己找地方休息,等我回去的時候再給你們打電話。”

程菀打發了司機和保鏢,自己進了彆墅區,按照手機上的地址找到了地方。

其他家房子外的院子要麼不知精美的景觀區,要麼就是種花種樹,她老師這裡畫風不一樣。

一邊長著嫩綠的小白菜和紅通通的小番茄,另一邊則是栽培著常用的中醫藥材。

一進門就是熟悉的中藥味,她長長的舒了口氣,緊繃的精神也終於得到了放鬆。

她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周圍,往常她到地方找人,老頭就算不出門也會在窗戶那邊的等,今天竟然連人都看不見。

程菀不知道的是,被她心心念唸的老師此刻正在應付一位尊貴的客人。

桌上擺著兩杯清茶,淡淡的熱氣飄搖而上,清香在客廳內蔓延。

男人穿著暗棕色西裝,頭髮一絲不苟的往後梳去,微顯壯碩的身材陷在小沙發裡,渾身充滿上位者的氣勢,在麵對眼前的老人時卻是一幅無比恭敬的態度。

“劉先生,我已經找遍了國內外的醫院,還是一點辦法都冇有,我懇請你,幫我這個忙。”

男人的眼中滿是無奈,身體上的疾病已經摺磨他很多年了,四處尋醫不見效果,麵前的老人是他唯一的希望。

劉天祺麵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眼神卻很堅定,他微微搖頭道:“默克先生,其他國家的醫療技術也在飛速發展,或許你可以暫時放下肩上的重擔,出去看一看。”

默克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劉先生,緬楠的情況你還不明白嗎,我哪怕隻是出差一星期,都會有民眾掀起暴亂,更彆說是去治病那麼長時間了。”

他不放心緬楠的民眾,也捨不得手上的政權。

劉天祺端起茶杯輕啄一口,臉上笑意不變:“默克先生,恕劉某愛莫能助。”

他的病情也並非無藥可救,隻是在身體健康的權力的選擇上,他傾向了自己的野心。

默克的臉色有些難看,身為一國總統,請求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駁回,臉上多少有點掛不住。

他已經提出了很多誘人的條件,威懾和服軟的態度都用過,但劉天祺還是不為所動。

就在他低頭思考要怎麼將人說服的時候,門鈴聲忽然響起,劉天祺神色一動,臉上的笑容也變得真切起來。

默克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本來打算離開的念頭也被壓了下去,或許他還有機會。

保姆過去開門,在看到人影的那一刻,劉天祺動了動身子,似乎是想站起來迎接,但最後還是冇有行動。

不過他現在顯然冇心思跟默克繼續拉扯了,直接送客道:“默克先生,你的事我真的幫不了,還是另請高明吧。”

默克還不及回話,程菀就已經進來了。

“咦,家裡有客人?”

她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的錦盒,正打算跟劉天祺打招呼,卻發現他對麵還坐著一個男人。

“來了。”劉天祺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身下卻很誠實的讓出了一個位置。

程菀將盒子放到桌上,看到默克的時候,眼中劃過一絲詫異,客人竟然是緬楠的總統。

“這位就是令嬡吧,真是風華絕代,氣質非凡啊。”

默克對於Z國的文化瞭解的不多,但已經用了他知道的最好的詞彙來誇獎程菀。

雖然知道他是在拍馬屁,但聽他說程菀的好話,劉天祺還是覺得高興。

就像是孩子考試第一名被人追著問教育心得一樣。

“默克先生誤會了,小菀是我的關門弟子。”

高興歸高興,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不想為他國人治療,最後還是將默克客客氣氣的送走了。

“連總統都親自過來了,不愧是老師。”

程菀看著劉天祺調侃的說了一句,內心是對他實力的佩服。

“行了,少說那些有的冇的。”

劉天祺再度端起清茶喝了一口,在熟人麵前也不再端著架子:“你來緬楠做什麼?”

“一點私事。”

程菀簡單的解釋了兩句,把錦盒推到他手邊:“特意給師父找的,看看喜不喜歡。”

劉天祺輕哼一聲打開,是一套純玉打造的差距,色澤溫潤,上有流光,可見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