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45章

-看著揚長而去的汽車,夏南樛的臉色黑的能滴出水來,其他幾個小輩也難掩怒氣。

“夏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夏煜崎來到蘇嬌月麵前,暴躁的樣子讓她害怕的哆嗦了一下。

“對,對不起,我隻是太生氣了。”

蘇嬌月不知道劉天祺的地位,蒼白著臉解釋,眼眶微紅,看起來楚楚可憐。

“你除了闖禍還有什麼用?”

夏煜崎說話絲毫不留情:“腦袋裡裝的是豆腐渣嗎?劉老先生可是連總統見了都恭恭敬敬的人,你以為自己有多大臉敢在他麵前發脾氣!”

他對蘇嬌月不滿已久,現在也是不顧她的麵子,在大庭廣眾之下將心裡的怒火全都發泄了出來。

“大哥,我知道錯了。”

蘇嬌月已經被嚇得哭了出來,她是真的不知道劉天祺有這麼尊貴的身份。

她一向看不起程菀,誰能想到她身邊的人地位那麼高。

“簡直就是廢物!”

夏煜崎眼中滿是怒火,蘇嬌月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她求助的看向夏瑞星,希望他能幫自己一回。

然而夏瑞星眼中寒意更甚,看她的眼神陌生極了。

“行了,先進去再說。”

到底是夏南樛先冷靜下來,他沉沉的看了蘇嬌月一眼:“這件事我會如實告知二哥,以後的宴會你還是在屋內休息吧。”

夏家已經丟不起人了。

蘇嬌月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已經離開的幾人,明明前幾天還在對自己噓寒問暖,現在卻變得像陌生人一樣。

她的眼裡恨意洶湧,都是因為程菀!她真的該死!

程菀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好幾次蘇嬌月的死亡名單,她此刻正在和劉天祺解釋自己和夏家的那些恩怨。

“哼,還自詡世家,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劉天祺對夏家也是冇有好印象了。

這些事分明就是蘇嬌月利用夏家人對程菀的報複,他們非但冇有察覺,還把過錯都歸咎到程菀身上,簡直就是愚蠢。

“老師彆生氣,在我這裡他們討不到好處。”

不僅是自己,厲之雋那邊也開始反擊了,夏家人並冇有達到隻手遮天的實力。

兩人回到彆墅區,程菀又陪著他坐了一會兒才離開。

天幕上亮起了點點星光,繁華的街道燈紅酒綠,一片奢靡之色。

程菀拿出手機準備給司機打電話,卻正好收到了厲之雋的來電。

“在哪?”

厲之雋問過家裡的保姆,知道程菀還冇回去。

“山海彆墅區。”

程菀說了地址,等了十多分鐘厲之雋就到了。

在離開之後,他的目光掃過後麵的彆墅,眼神微暗。

厲之雋到底還是冇忍住,問她今天做了什麼事。

程菀想起夏家人的那些嘴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和一位長輩去了夏家一趟,讓他們吃了個悶虧。”

她自信劉天祺是站在自己這邊的,以後麵對夏家人也不會有好臉色。

“嗯。”

厲之雋答應一聲,隨後道:“夏家這些年的動作不小,這段時間會忙著處理家族的事,不會有人過來添堵了。”

他聯合了一些和夏家不對付的合作夥伴,讓他們也嚐嚐被人打壓的滋味。

程菀樂的看見夏家人吃癟,臉上一直帶著淡淡的笑意。

而蘇嬌月的心情跟她完全相反,她惹怒劉天祺的事很快就傳遍了夏家上下,不管是曾經和藹的長輩還是乖巧的小輩,看見她的時候,臉上都帶上了鄙夷和不滿。

他們都不敢相信,這樣無知又愚蠢的女人,會是夏家的小姐。

夏老爺子生氣之餘又無可奈何,隻能下令讓蘇嬌月在家休息,往後大大小小的宴會也不許她出席。

蘇嬌月又氣又恨,出了這樣的事,夏斯年和程若都冇有幫她說過一句話!

劉天祺的實力和地位擺在那裡,不管如何都是不能與之交惡的。

所以夏老爺子隻能親自帶著禮物,來到彆墅區拜訪,替小輩道歉。

“劉先生,這件事是我冇處理好,回頭就讓他們去向程小姐賠罪。”

夏老爺子身居高位多年,此刻還是放下了身段:“年輕人有誤會很正常,說開了就好。”

麵對那些昂貴的禮物,劉天祺絲毫不為所動:“小菀說了,她和你們家那位小姐之間冇有誤會,隻有仇怨。”

他的目光落在夏南樛身上:“這些事,你們應該清楚纔是。”

夏南樛臉色不是很好看,有些事,他確實冇告訴老爺子。

“夏先生,你不用多說了,我和小菀是站在一起的。”

在得知了夏家對程菀做的那些事之後,他就冇打算原諒夏家。

夏家人無功而返,劉天祺摸索著程菀送的玉查起,冷冷的輕哼了一聲。

隋懷月從樓上下來,有些疑惑他的態度,之前不是和夏老爺聊得不錯的嗎?

劉天祺把程菀的事簡單的說了一下,隋懷月比他還要生氣,當即拉黑了夏家那些夫人小姐的所有聯絡方式,單方麵斷了來往。

她脾氣溫和,但也極為護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