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54章

-程菀穿著一身淡紫色優雅禮服,手裡拿著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

她的目標是要找到那個擁有寶藏資訊的六哥。

宴會上來往的人員很多,程菀走了大半個會場還是冇有看見可疑的人。

“你就是程菀?”

麵前忽然有人攔路,程菀疑惑的抬頭,是一個身穿深藍色西裝的年輕人,正神色高傲的看著她。

“有事?”

程菀微微皺眉,對他冇有任何好感。

“自然是有的。”

夏戚上下打量了程菀一番,長的還行,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實力,讓夏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铩羽而歸。

“你想說什麼?”程菀不願意在他這裡浪費時間,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是來告訴你一聲,做人不要太囂張了,出了事被打臉可不好看。”

夏戚冇有和主家的人接觸過,他所知道有關程菀的資訊都是由蘇嬌月告訴他的。

而蘇嬌月,自然是不可能將程菀的情況實說,以至於在夏戚眼中,程菀還是個冇有說實力莫名囂張的女人。

“你是夏家人?”程菀挑了挑眉,她在緬楠並未樹敵,唯一會來找她麻煩的就隻有夏家人了。

“是又如何?”

夏戚揚了揚下巴,高傲姿態儘顯。

“這些話還是回去跟你們的四小姐說吧。”

程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種事冇有誰會比她更加熟悉了。”

說完就要側身離開,夏戚卻不會這樣輕易讓人離開。

他再次攔到程菀麵前,冷哼一聲道:“四小姐的事不勞彆人費心,隻是程小姐,夜裡被人刺殺的感覺不好受吧?你有受傷嗎?”

程菀當即沉下臉來,眼眸微暗:“那是你做的?”

夏戚得意的揚了揚眉:“是我。”

他目光落在程菀身上,繼續道:“不僅是這一次,還有你們送到夏家的親子鑒定,現在也在我手上,你們想挑撥四小姐和夏家的關係,我告訴你,不可能。”

他還要靠著蘇嬌月在主家人麵前露臉,自然不能讓她的身份暴露。

親子鑒定?

程菀眼中劃過一絲疑惑,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她怎麼不知道。

說實話,她對夏家的事不感興趣,但是眼前的人她記下了。

“啊,醫生,快叫醫生,這裡有人暈倒了!”

就在程菀心裡計劃如何讓眼前的人付出代價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驚叫,緊接著人群就匆忙朝著那個方向過去。

夏戚看向人群當中,那是夏家所在的方向,他也顧不上繼續和程菀放狠話,著急的跑了過去。

程菀想了一下,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夏夫人,你怎麼樣了?”

程菀站在人群當中,看著倒在地上的婦人,眼神微沉。

這是夏家的二夫人,也是蘇嬌月名義上的母親,程菀握了握拳,不打算去管。

但夏夫人的狀態非常不好,她的臉色蒼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雙眼緊閉,手腳還在無意識的抽動。

“快找毯子來!”

她身邊的人臉上滿是焦急,不停的催促。

程菀準備離開的動作一頓,太陽看去,隻見夏夫人的手無力的垂到地上,額頭上冒出冷汗,嘴唇慢慢變成青色,體溫也在逐漸流失。

這個症狀,和自己當初的樣子很像。

程菀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上前。

她知道這個病症有多嚴重,此刻也不能耽誤了。

“我會醫術,讓我看看。”

程菀擠開人群來到夏夫人身邊,搭上她的手腕把脈。

果然脈象都是一樣的。

“程菀,你又想乾什麼?”

蘇嬌月和其他夏家人也在這個時候匆忙趕了過來,警惕的看著她。

“我可以治。”程菀看著為首的夏斯年,指尖已經準備好了銀針。

“這個病我之前見過,也治好過。”

她不知道夏夫人為什麼會和自己有一樣的病症,但她不打算細說。

“誰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治病的。”蘇嬌月梗著脖子道:“萬一你要趁這個時候下黑手呢?”

夏斯年也有些猶豫,他雖然冇有見過程菀,但也有所聽聞。

“當我冇說。”

見他們不表態,程菀收好銀針準備離開,她也不是聖母,既然人家不樂意,她也不會湊著上前。

“程小姐請稍等。”

夏老爺子從人群後出來,看向程菀道:“程小姐,小輩不懂事還請不要與他們計較,老二媳婦情況特殊,請程小姐出手相救。”

“爺爺,程菀她”

看到是夏老爺子,蘇嬌月不敢說話了,但是其他小輩還是不相信程菀。

“你們懂什麼?”

夏老爺子看著一臉忿忿的小輩們,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程小姐是劉老先生的弟子,實力毋庸置疑,還有什麼比你們二嬸的命更重要嗎?”

幾人聞言,訕訕的不敢說話,蘇嬌月的臉色更是蒼白的可怕,看程菀的眼神充滿了怨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