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57章

-“夏家主,小菀不是你們家的私人醫生。”

厲之雋上前將程菀護在懷中:“小菀今天幫了你們兩次已經是仁至義儘了,若是還要得寸進尺,說出去可就不好聽了。”

他深沉的目光落在夏家人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彆忘了,當初你們是怎麼對待小菀的。”

夏老爺子麵上一僵,難得心虛。

他確實是帶著私心想留下程菀的,他覺得,程菀雖然氣傲,但到底是年輕人,隻要自己給足誠意,總能讓她改變想法。

隻是他冇想到,自己的想法會這樣輕易被人看破,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

“之前的事使夏家不對,以後會送上給程小姐的補償。”

老爺子到底是見識多場麵穩,很快就做出了反應。

“補償就不必了。”

程菀目光落到蘇嬌月身上:“希望夏家主記得自己的話,彆讓礙眼的人到我麵前礙事。”

“我會注意。”

既然不能把人留下,那就儘力交好,夏老爺子警告的看了在場的小輩一眼,親自把人送到門口。

回到住處,程菀有些煩躁,今天這一趟,一點收穫都冇有,還損失了400cc的血。

“小菀,吃點東西吧。”

早在程菀去抽血的時候,厲之雋就給家裡保姆發了訊息,讓她做一些補血的夜宵備著。

“好。”

今晚一直在忙,程菀確實有些餓了。

她慢慢的喝著甜膩軟爛的紅棗粥,眼神有些迷離。

“小菀,今天救下的夏二夫人,你有什麼看法嗎?”厲之雋心中已經有了猜測,還是想問問程菀的意思。

“有些奇怪,在知道蘇嬌月和程若不是同一個血型的時候,夏家人的表情很值得深思。”

程菀對此有些懷疑,但是並冇有往心裡去,在她看來,夏家跟她冇有彆關係,她不會在意不值得在意的人。

厲之雋抿了抿唇,不知道該不該將自己的猜測透露給她。

“或許,蘇嬌月的身份並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厲之雋隱晦的提了一下,他剛剛查到,程菀和程萱的血型並不一樣,但他不確定程菀是否知道這件事。

“無所謂。”

程菀眼神暗了暗,她不管蘇嬌月和夏家是什麼恩怨,在她看來,蘇嬌月和夏家是一樣的人。

即使現在夏家人有心跟她緩和關係,她還是無法接受。

畢竟曾經帶來的痛苦和影響不是一句道歉就能磨滅的。

“蘇嬌月接下來應該會安靜一段時間了,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厲之雋也很瞭解蘇嬌月的為人,她就是藏在水溝的小強,冇有徹底打死,她就會不停的想辦法報複。

“她就算自己不出麵還有自己的爪牙。”

程菀想起自己在宴會上遇到的夏戚,他那副高傲的樣子,跟蘇嬌月如出一撤。

“放心,我會處理。”

厲之雋給她一個安心的笑,他已經拿到了夏戚威脅程菀的證據,隻要寄到夏家,夏戚就不會有給蘇嬌月辦事的機會了。

程菀揉了揉太陽穴,讓自己冷靜下來,慢慢思考接下來該做什麼。

看厲之雋的樣子,暫時不打算回國,自己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調查一下寶藏的事。

“我先上去休息了。”

程菀見他冇有什麼想說的,邊活動身體邊往樓上走。

“好。”厲之雋目送她離開,拿出手機,給王勤發送了一條訊息。

【去鑒定一下程菀和程若的親子關係。】

程若今天就在醫院,程菀輸血用的血袋也冇有處理,現在去做親子鑒定時間恰好。

【好的,厲總。】

王勤跟在厲之雋身邊那麼久,對於這件事自然也有懷疑,在收到他的命令之後,當即派人去安排。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夏老爺子就把主家的幾個人都叫到大廳,他有事吩咐。

除了還在Z國的夏斯羽和夏瑞恒,夏家的其他人都到了。

“父親,一大早叫什麼過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夏君樂剛剛度假回來,時差還冇倒過來,此刻也是睡意朦朧。

“昨天的事你們也都知道了,程菀是劉老先生的弟子,你們應該知道她的實力和價值。”

夏老爺子目光掃過自己的兒女小輩:“我今天就說一次,不能對程菀動手,如果有衝突,先把事情查清楚,不要像以前那樣,成了彆人的刀子都不知道。”

幾個小輩臉上一紅,老爺子說的都是他們。

因為輕信蘇嬌月的話,貿然對程菀動手,這才落得今天這副場麵。

“蘇嬌月那邊,煜崎和瑞星多看著些,彆讓她再惹事了。”

夏斯年在醫院陪著程若,這個任務就隻能落到小輩身上了。

夏煜崎有些不樂意,他對蘇嬌月冇有任何好感,夏瑞星麵無表情的點頭,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確保她不會惹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