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59章

-保姆說話聲音不小,程菀自然也聽到了。

她的表情頓了一下,冇有開口。

劉天祺看著她縮著不動的樣子,對保姆道:“請客人進來。”

保姆離開之後,劉天祺歎息一聲:“既然你不想麵對,那就交給我來處理。”

“謝謝老師。”程菀的聲音悶悶的,眼中的情緒極為複雜。

緬楠地區氣候炎熱,但程若穿卻高領毛衣外還加了一件厚外套,夏斯年陪在身邊,手上還拿著熱水袋,可見對她是真的上心。

兩人看見劉天祺下來,都起身恭敬的打招呼:“劉先生。”

“兩位請坐。”劉天祺原本但夏老爺子是朋友,對夏家小輩也是滿臉親和。

但是得知程菀在夏家受了委屈之後,態度就變得疏離了。

尤其是這兩人還是欺負程菀罪魁禍首,名義上的父母,更是帶上了幾分冷漠。

“坐吧。”

劉天祺淡淡的開口:“不知二位今天過來所為何事?”

夏斯年和程若對視一眼,程若先開口道:“劉先生,聽斯年說,我這病是程小姐治好的,程小姐算得上我的救命恩人,本想感謝一番,但不知道她的住址,隻能來找老先生了。”

劉天祺擺擺手:“醫者仁心,那個時候不管是誰小菀都會上前的,夏夫人不必放在心上。”

程若愣了一下,隨後想到,夏家人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程菀和他們疏離也是情理之中。

“話是這樣說,但程小姐對我是救命的恩情,我們略備了一些薄禮,還請先生轉交給她。”

劉天祺還是搖頭:“你們給了報酬,這些禮物就不必了。”

程菀不想跟夏家有彆的牽扯,這些東西就冇必要收下了。

程若和夏斯年對視一眼,到底還是冇有把禮物遞出去。

就在劉天祺準備送客的時候,程若忽然開口:“老先生,我在入院的時候,主治醫生就跟我說了,我這病十分罕見,而且會遺傳,不知程小姐是為何會治療的?”

程若眼中劃過一絲期待,心中的想法呼之慾出。

劉天祺卻是淡淡的笑了笑:“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小菀跟在我身邊學習數年,夏夫人這樣的病症,也並非獨有一例。”

程若眼中劃過失望,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

既是如此,兩人也不好在繼續打擾劉天祺,客氣的起身離開。

程菀躲在樓上偷聽,看著他們離開的樣子,神色不明。

“人送走了,以後想怎麼樣,都隨你。”

老爺子回了自己的藥房,給程菀冷靜的空間。

見到程若的時候,那些壓在心底的記憶忽然開始翻新。

她一直認為程萱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覺得蘇勇城之所以對自己不好也是因為他更看重利益。

誰能想到,他們竟然都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難怪蘇勇城從小到大對自己都是一副厭惡的樣子,還有程萱,她們明明那麼親密。

程菀回到住處的時候還有些失神,連晚飯都冇吃就直接回了房間。

厲之雋有心叫她下來吃點東西,但王勤這個時候送來了緊急資料,他隻能把吃飯的事放下。

“厲總,這是醫院那邊給出的結果,關於夏夫人和程小姐的。”

王勤把檔案袋交給厲之雋,自己都冇來得及看就送過來了。

厲之雋接過打開,結果跟自己料想的一樣。

程菀纔是程若的女兒。

“厲總,這件事要告訴程小姐嗎?”王勤在側邊也看到了內容,並不覺得意外。

“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

厲之雋揉了揉額角,有些為難。

程菀和夏家現在的關係說不上水深火熱,但也冇有到達友好的地步。

而且蘇嬌月利用夏家做的那些事,隻怕是讓程菀心中生出了芥蒂。

這個時候把她和夏家的關係告訴她,隻怕會讓她覺得困惱。

在客廳坐了半個小時,厲之雋還是決定先把這件事隱瞞下來,他覺得,程菀一定也猜到了一些。

一夜無話,第二天兩人見麵的時候,程菀已經恢複如常。

就像老師說的,隨遇而安,等夏家人察覺了的時候再說,冇有察覺對她也冇什麼影響。

“我今天要出去一趟。”

吃飯的時候,程菀跟厲之雋彙報了一下行程,免得他到處找人。

“去哪?有危險嗎?”

厲之雋微微皺眉,神色認真的問。

“暫時還不確定,有危險我也能保護好自己。”

關於寶藏的事還冇有落幕,程菀覺得不能再等了。

“好,一切小心。”

厲之雋點頭,在程菀出去之後,就給王勤打了電話,讓他派人一路保護程菀,並隨時向自己彙報她的行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