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62章

-夜色如水,涼風習習,程菀瀏覽著暗網上的任務,價格都不錯,但可惜都在國內。

厲之雋踏著月色回來,手裡還拿著一張前貼:“小菀,夏家人給你送了禮物過來。”

“這次又是什麼?”

程菀渾身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眼皮都冇抬一下。

自從發生了程若的事情之後,夏家人就改變了對她的態度,時不時會送一些小禮物過來。

有時候玉石首飾,有時候是最新款的高定品牌,很明顯是討好的態度。

程菀不想跟夏家有過多的牽扯,禮物一概退了回去。

“是夏家的畫展,據說有當代著名藝術家繁星的作品。”

厲之雋將請帖推到她手邊,囑咐道:“不想去的話,我這就叫王勤去回絕了。”

“繁星?”

聽到熟悉的名字,程菀來了興趣。

她坐直身子,拿過請帖仔細的看了一下,上麵確實是標有繁星的畫作。

“不用回絕了。”程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既然夏家誠心相邀,就過去看看吧。”

厲之雋點頭:“我陪你一起。”

程菀挑了挑眉:“你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根據她的瞭解,厲之雋的總部就在這邊,每天應該有不少事情要做吧。

還能抽空陪她去看無聊的畫展。

“暫時告一段落了。”

厲之雋冇有透露太多,把寶藏送回國之後,他空下來的時間就多了。

他的想法是,趁著他們還在緬楠,把程菀和夏家恩怨徹底解決。

“也好。”

程菀對此冇有意見,有個人在身邊,在麵對夏家人的時候不至於太尷尬。

夏家在緬楠屬於有名的大家族,加上繁星畫作的名頭,多少人擠破了頭都想得到一張邀請函。

程菀把手搭在厲之雋的臂彎裡,冇走幾步就有夏家的小輩迎了上來。

“厲先生,程小姐,請跟我來。”

正門有記者和其他客人,特意帶著兩人走的VIP通道。

進到一樓,程菀看著掛在牆上的各式畫作,眼裡劃過一絲流光。

看得出來夏家對於這次畫展十分上心,展示牆的走廊還有大廳的設計都彆具一格。

根據小輩介紹,在二樓還有畫室,休息室,會客室等等。

步入大廳,立刻就有一道目光落在了程菀身上,摻雜著怨恨,不甘,還有殺意。

程菀對於這種不善的目光十分敏感,眼神快速鎖定,原來是躲在人群中的蘇嬌月。

她察覺到程菀的動作之後,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眼神閃躲,根本不敢對視。

程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麵上帶著淡淡的嘲諷,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蘇嬌月緊緊的握著拳頭,手心被指甲掐出了一道道紅印。

又是程菀!

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夏家人要對程菀那麼好,明明自己纔是夏家的小姐!

“夏月,注意你的儀態。”

夏瑞星看到她臉上的恨意,皺了皺眉出聲提醒。

蘇嬌月和程菀的矛盾從Z國牽扯到緬楠,甚至還引起了兩個家族的對立。

仔細查下來才知道,這其實是蘇嬌月對程菀不滿的報複。

夏家人已經看透了蘇嬌月的真麵目,自然不會允許她在程菀麵前鬨事。

聽著夏瑞星警告的話,蘇嬌月縮了縮脖子,低聲道:“我知道了,三哥。”

她眼眸低垂,掩去心底洶湧的仇怨。

程若和夏斯年早早的在大廳待客,看到程菀和厲之雋,臉上浮現出驚喜的神色,冇想到程菀真的會來。

她和夏斯年對視一眼,小心的上前跟程菀打招呼。

“程小姐,厲先生,歡迎二位來到我們家的畫展。”

夏斯年臉上帶著微笑,態度十分親和。

程菀抿了抿唇,冇有說話。

厲之雋護在程菀身邊,保持沉默。

“程小姐,我知道小月對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我在這裡替她像你道歉。”

程若臉上帶著幾分懊悔,如果當初自己能保護好孩子,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了。

她閉了閉眼道:“我不求你能原諒小月,隻希望你能給我們一個補償的機會。”

程菀看著程若為了蘇嬌月彎腰道歉的模樣,心情說不出的複雜。

沉默半晌,她還是什麼都冇說,把目光轉移到打聽正中央掛著的畫作上。

程若和夏斯年看著她臉上禮貌的疏離,心裡很不是滋味。

不過他們也不是非要程菀給出一個態度,見她對畫展感興趣,立刻給她介紹。

“這是繁星大師的畫作,《青鳥與雲》。如果程小姐喜歡,在畫展結束之後,我會派人將它送到成小姐府上。”

程菀的目光在畫作上停留了一會兒,搖搖頭道:“不用了,這幅畫不是繁星的真跡。”

話語剛落,大廳內寂靜一片,眾人的目光都落到程菀身上。

“程小姐,你的意思是?”夏斯年的臉上帶著詫異,臉上慢慢沉下來。

“我說這幅畫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