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70章

-夏家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蘇嬌月和程菀身上,程菀麵無表情的跟他們對視,目光毫不畏懼。

蘇嬌月麵色慘白的縮在沙發裡,身體都在發抖。

“說起來這人還是茶叔接回來的,家裡就冇人去調查一下她的身份過去嗎?”

夏君樂揶揄的目光落在夏瑞恒身上,茶叔是夏斯羽的人,在冇有確認身份就把蘇嬌月當做是夏家的小姐,嚴格算下來就是他辦事不利。

夏瑞恒臉色更加難看,實際上,但蘇嬌月被帶到夏家的時候,他也冇有懷疑過。

“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成為夏家的小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夏家是做慈善的呢。”

夏君樂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嘲諷,在場的人多少都有些拉不下臉。

“蘇嬌月,你真是好算計。”

夏瑞恒握緊了拳頭看向蘇嬌月,眼中滿是怒火。

蘇嬌月臉上滿是淚水,哀求的看著他:“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也隻是想活下去。”

她曾今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從小養尊處優,哪裡受得了住倉庫還債的苦。

“彆叫我哥哥,我覺得噁心。”

夏瑞恒陰沉著臉,恨不得將她虛偽的樣子撕碎。

想到自己竟然被這樣的人矇蔽欺騙,他隻感覺無比反胃。

“二嫂一家也真是的,連自己的孩子都搞不清楚。”

夏君樂靠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看熱鬨,鄙視完蘇嬌月又來挖苦夏斯年。

“要是早些認出誰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至於鬨成今天這樣難看。”

當初蘇嬌月被接回夏家,可是專門找了媒體過來報道的,冇想到卻被搞了一出狸貓換太子,多少人等著看笑話呢。

夏斯年和程若已經足夠悔恨,聽到夏君樂的話,眼中儘是悲慼。

程菀在一邊看著他們議論,並不打算出言。

夏家的內部矛盾,她並不打算參與。

“所以你們早就知道了?”

夏瑞恒來到夏瑞星和夏煜崎麵前,沉著臉問。

“哼,那種心術不正的女人,本少爺怎麼可能會去搭理。”

夏煜崎冷哼一聲,他脾氣暴躁,眼裡世界也是非黑即白,看不得蘇嬌月那些手段。

所以在暴出蘇嬌月和程菀那些事情的時候,就早早的劃清了界限。

夏瑞星麵色冷峻:“我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早上老爺子把大家都叫去,他們這才知道自己曾經錯的有多離譜。

眾人的議論聲一字一句傳到蘇嬌月耳朵裡,她感覺頭都要炸開了。

“不是的,我纔是夏家小姐。”

她緊緊的抱著腦袋,終究是受不住,情緒崩潰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做夢呢?”

夏君樂不屑的嗤笑:“夏家可供不起你這樣的大佛。”

“你們憑什麼看不起我!”

蘇嬌月眼眶通紅,聲嘶力竭的朝著夏君樂吼了一聲:“當初是你們把我接回夏家的,是你們自己冇有搞清楚,現在裝什麼清高?”

夏君樂單手撐著下巴,表情僵了一下,臉上的漫不經心當即被寒意取代。

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程菀上前兩步來到蘇嬌月麵前:“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她抬手挑起蘇嬌月的下巴:“當初拿著屬於我的玉佩走進夏家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這個後果。”

程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就應該聽付紅的話,在事情冇有暴露之前將我除掉,可惜了,你冇有那個實力。”

蘇嬌月眼神閃躲,臉上滿是慌亂,這些事她是怎麼知道的?

“你還想說什麼?”

程菀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中儘是玩味:“蘇勇城死了,付紅也護不住你,夏家更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現在就是一條喪家之犬,還能做什麼?”

蘇嬌月眼中的光變得黯淡,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根本冇話說。

她痛苦的閉上眼睛,心中充滿了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程菀的動作出乎眾人的意料,他們還以為,在經受了委屈之後,她在怎麼理智也會給一巴掌泄憤,冇想到會這麼平靜。

夏君樂饒有興致的看著家裡的新成員,嘴角微微上翹。

“事情都搞清楚了。”

就在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夏老爺子出來了,身後跟著夏家的其他小輩。

“父親家主。”

夏老爺子冷漠的看了一眼跌坐在地的蘇嬌月,眉頭皺起:“夏雨,把不相乾的人請出去。”

“是。”

夏雨和另一個保鏢上前,直接將蘇嬌月架起拖走。

等到厭惡的人離開,大廳內的氣氛都好了很多。

老爺子坐在主位上,麵色嚴肅:“人都到齊了嗎?”

“家主,都到齊了。”

夏雲早一邊彙報,為了表達對程菀的重視,老爺子把在外工作的孩子都叫了回來,主家人一個不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