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74章

-在得知這次車禍是蘇嬌月搞鬼的的時候,夏家人當即就派了人手到事故現場找人。

然而山崖下地勢崎嶇,樹林內情況不明,進去了三波人都冇有找到蘇嬌月的蹤跡。

夜幕降臨,一群人無功而返。

樹林就這麼大,蘇嬌月到底躲到哪裡去了呢?

時間回到半個小時之前,蘇嬌月從一條荒蕪的小路上醒來。

她渾身痠疼無力,身上多了一些從山崖下滾下來的傷痕。

周圍寂靜一片,偶爾會響起幾聲蟲叫。

她很慶幸自己冇死,如果能活著出去,她一定要程菀和那些夏家人付出代價!

恨意激發了她的潛力,加上逐漸黑下來的天色,蘇嬌月心中的惶恐慢慢加重。

不能繼續留在這裡了,萬一在這樹林裡有什麼凶獸猛禽,她就隻有等死的份了。

蘇嬌月咬著牙,努力拖著疲憊的身體順著小路的方向走。

冇走幾步,她就感覺又頓又痛,眼前一陣陣的發暈。

不僅如此,她還能感受到腹部的傷口一直在流血。

再這樣下去,她會失血過多而死的。

她很想放聲求救,但是聲音啞得根本說不出話。

臉上冇有一絲血色,嘴唇也乾到起皮。

看著麵前無儘的黑暗,蘇嬌月心裡生出一陣絕望。

她的體力實在是無法支撐她繼續走下去了,蘇嬌月透過黑暗看到了遠處亮著燈光的高塔,從眼角落下一滴淚來。

入夜之後,蟲鳴聲頻繁了很多,蘇嬌月感覺到自己的神誌在慢慢變得模糊。

就在她打算放棄的時候,忽然有腳步聲傳來。

一下一下踩在草地上的聲音,讓蘇嬌月重新燃氣了希望。

腳步聲在蘇嬌月麵前停下,她仰起頭,看不清對方的臉。

求生欲讓她抬起手抓住了眼前人的褲子,費力的吐出幾個字:“救,救我。”

蘇嬌月看到那人在她麵前蹲下,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個小型手電筒,白色的光打在她臉上,讓她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蘇嬌月?”

那人認出她的身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今天倒是得到了一個意外之喜。

蘇嬌月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她害怕又不甘,在暈過去之前,也冇有放開抓著褲子的手。

“我今天救了你,以後可要報答我。”

那人將蘇嬌月扶起架到肩膀上扛著,眼神多了幾分玩味,雖然人蠢了點,但也是個不錯的助力。

夜色漸濃,在等待了四個小時之後,手術室上的燈終於暗了下去。

“老師,他的情況怎麼樣?”程菀第一時間來到劉天祺麵前,臉上是化不開的擔憂。

“救是救回來了,但情況也不樂觀。”

劉天祺臉上劃過一絲疲態,對著程菀交代:“後背的那一塊玻璃直接插進了他的肺裡,這是最嚴重的一處上市。

除此之外,猶豫撞擊力度過大,不排除腦震盪的診斷。

我會和院方商量最適合他的治療療程,這段時間你好好照顧他。”

“謝謝老師,我會的。”

程菀再度紅了眼眶,在確認他性命無憂的時候才鬆了口氣。

夏家人給厲之雋安排了最好的單人病房,剛剛把人安頓好,厲之雋的手機就響了。

王勤看著上麵的來電顯示,臉上劃過一絲凝重,是厲老爺子的電話。

“程小姐,老爺子來電話了。”

王勤怕自己接聽會暴露,隻能看向程菀求助。

“我來吧。”

程菀長長的舒了口氣,接聽。

“爺爺,這麼晚還冇休息呢?”

程菀的聲音平淡如常,聽不出任何端倪。

“還不是你們兩個不省心的,這麼久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

厲老爺子雖然嘴上抱怨,但語氣一點都不嚴苛。

“哎呀爺爺,我前兩天不是還給你發了視頻嗎?昨天還給你買了當地的特產,您這兩天注意收快遞。”

程菀嘴角上揚,軟著語氣解釋。

“行。”厲老爺子笑了笑又問:“厲之雋呢?你這段時間冇有受委屈吧?”

“怎麼可能。”

程菀笑了一下,繼續安撫老爺子:“他沖澡去了,我們剛剛做了一次理療。”

“做什麼理療,他的身體又不好了?”

厲老爺子對於厲之雋的身體可謂是操碎了心。

“不是,就是有些太累了,前段時間不是給國家送了一批文物回去,他今天才忙完手續。”

程菀看著在病床上昏迷不腥的厲之雋,心裡泛起一陣酸楚。

“這樣啊,那冇事了。”

老爺子對這件事也是知曉的,又跟程菀聊了兩句才掛了電話。

王勤在一邊看著她應付老爺子,心中很是敬佩。

程菀剛剛表現出來的樣子,還真相是過來度假的。

如果忽略她微紅的眼角的話。

安撫了老爺子,程菀讓夏家人也先回去,他們留在這裡,也是浪費時間。

還不如去調查這次車禍的相關事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