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75章

-“程小姐,你今天也累,要不還是回去休息一晚吧,厲總這邊我來照顧。”

王勤看著程菀拿著毛巾給厲之雋擦身子,什麼事都親力親為,忍不住出聲。

“不用了,我來就行。”

程菀搖搖頭,眼中有暖意一閃而過。

王勤現在不僅僅是擔心厲之雋了,萬一厲之雋醒來,程菀又垮了的話,他豈不就罪過大了。

“程小姐,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王勤沉默片刻道:“我就在外麵守著,程小姐有事喊我。”

程菀點頭,隨後皺了皺眉道:“我懷疑這次車禍不僅僅是蘇嬌月的報複那麼簡單。”

王勤立刻明白,神色也認真起來:“放心吧程小姐,我一定會把事情調查清楚的。”

敢在緬楠對厲之雋動手,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等到把自己也收拾好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了。

程菀長長的舒了口氣,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厲之雋發呆。

等到空閒下來的時候,她還是會想起厲之雋奮不顧身保護她的模樣。

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被狠狠的觸動了。

手機忽然響起風鈴聲,程菀收回目光看向手機,上麵是組織發來的訊息。

他們知道了厲之雋車禍受傷的訊息,要求程菀趁現在去調查晶片的位置。

如果能拿到就最好。

程菀看著手機上的內容,眉頭皺起。

厲之雋是為了保護她才傷的這麼嚴重的,如果自己現在去找晶片的話,不就是趁人之危嗎。

直到手機自動息屏,程菀還是在出神。

她咬著下唇,頭一次不想按照組織的命令做事。

程菀站在視窗猶豫了很久,厲之雋的心電監護儀傳來歸路的聲音,一下一下落到她心上。

她冇有回組織的訊息,也冇有選擇去找晶片的打算。

Y:【怎麼回事?你也受傷了?】

程菀再次打開手機,就收到了葉吟章的詢問。

【我冇事,隻是輕傷。】

程菀心中有些煩躁,眉目間劃過一絲不耐。

【厲之雋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晶片的事,我做不到。】

那邊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許久纔有新訊息跳出。

Y:【也不是非要現在拿到,隻要透露一些訊息給組織就行。】

程菀抿著唇思考,不出意外的話,晶片應該就在安哥拉總部。

厲之雋好像並冇有對自己設防,總部和辦公室都去過。

如果趁現在去獲取晶片的訊息,隻怕會更加容易。

但她不想辜負厲之雋對她的信任。

在沉默許久之後,程菀給她發送了一個安哥拉總部附近的地方。

組織應該不會立刻動手,等到厲之雋醒來,應該能處理好。

這是她第一次對組織有所隱瞞,心中有些忐忑。

厲之雋滿臉是血的樣子還曆曆在目,她關了手機,並不後悔。

第一天一早,程菀剛洗漱好,病房的門就被敲響。

她打開門,外麵除了王勤,還有兩個警察。

“程小姐,關於這次的車禍,我們發現了一些線索。”

警察手裡拿著一個檔案袋,神色嚴肅。

程菀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冇想到國外的警察辦事效率也不低。

“進來說吧。”

程菀邀請幾人進來,夏家安排的豪華病房就像是酒店的套間一樣,他們在裡麵說話也不怕會影響到厲之雋。

兩個警察也不推脫,坐下之後就開始陳述。

“程小姐,我們調查過了,這次的車禍並非隻有蘇嬌月一個因素。

我們仔細檢查了你們出事當天坐的車,發現刹車被人動了手腳。

出事的地點是車禍事故常發生的地段,根據演示,就算冇有蘇嬌月的撞擊,車輛也會因為刹車失靈撞上護欄跌落山崖。”

聞言,程菀眉頭緊蹙,眼中閃過一瞬寒意。

“有查到是誰動的手嗎?”

程菀的臉色慢慢陰沉下來,眼中浮現出怒火。

“暫時冇有查到具體身份,但找到了一些線索。”

警察拿出一個平板,上麵是極端監控。

“這一輛車從百星路開始跟著你們,一直到美星路的彆墅區。”

他滑動著監控畫麵,繼續道:“彆墅區住的人非富即貴,一般人很難混進去,但嫌疑人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進到了彆墅區,來來到了夏家周圍。”

“他很聰明的找了監控死角,我們並冇有查到他動手的證據,隻拍到了他十五分鐘後離開彆墅區的背影,看不出更多資訊。

他的車最後是在海明路口消失的,是一輛很大眾的套牌車,我們正在查詢。”

程菀看著畫麵當中的黑衣人,頭戴鴨舌帽,低下頭縮著脖子,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

“辛苦了。”

程菀麵色平靜,眼中的怒火早已褪去。

隻有保持冷靜,才能更快的抓到動手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