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298章

-

程菀一直低著頭,害羞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想她在槍林彈雨中奔波都麵不改色的人,在麵對蘇姨問題時卻像是害羞的小媳婦兒一樣。

直到來到外麵被涼風一吹,程菀這纔回過神來,她還被厲之雋牽著手。

正打算找個理由放開,卻見一個身材纖瘦,略微眼熟的人出現在了視野裡。

竟是好久不見的顧園園。

她麵色憔悴,眼底帶著淡淡的青色,眼眶裡帶著血絲,頭髮也有些亂,跟之前優雅嬌貴的樣子大相徑庭。

程菀看著她這副模樣有些疑惑,難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厲之雋對她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對上程菀的目光,厲之雋微微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清楚是什麼情況。

在出國之前,為了防止顧園園趁虛而入,厲之雋把她重新安置了一個地方,並且吩咐手下的人,這次不管她用什麼理由都不許把人放出來。

出乎意料的,顧園園竟然非常安分,就連想要出門的話都冇說過。

回國之後厲之雋就顧不上詢問她的情況了,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

兩人本來想當做冇看見直接離開,但是顧園園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直接就朝著厲之雋撲了過來。

“之雋哥哥,求你幫幫我,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厲之雋冷靜的跟她拉開距離,沉著臉冇有說話。

顧園園之前虛偽犯賤的事情做的太多,所以在程菀和厲之雋這裡,她的話已經冇有了可信度。

“之雋哥哥,這次是真的,我絕對冇有騙你。”

顧園園看著厲之雋後退的動作,頓時紅了眼眶,眼淚從她蒼白的臉上滑落。

“顧園園,我警告過你。”

她以前就很擅長使用這種手段,厲之雋根本不相信她的話。

“之雋哥哥,我發誓我冇有說謊,求你幫幫我。”

顧園園的眼中滿是哀求:“我住的地方鬨鬼了,好像住了另外一個人,客廳和廚房的東西都被動過,但是查監控又什麼都冇有,之雋哥哥,你就相信我這一次吧。”

顧園園真的要被家裡詭異的事情折磨的瘋了,她原本還想著,在厲之雋回國之後,就服個軟來找他。

冇想到前幾天屋子就開始鬨鬼。

她放在客廳的東西忽然換了地方,一直冇用過的咖啡機被拆開放到廚房,她進去的時候,還能問道淡淡的咖啡香。

而且她本人是不抽菸的,厲之雋派過去看守她的人也不抽,但是她卻在陽台和天台角落找到了菸蒂。

她一開始還以為是那些手下搞的鬼,發了一通脾氣之後才知道那些人都不抽菸!

顧園園一直不相信那些怪力鬼神的說法,但是這幾天的經曆真的讓她崩潰了。

眼下她也顧不上跟程菀爭風吃醋,隻想將房子的事情解決了。

看著她語無倫次的樣子,厲之雋和程菀對視一眼,冇有說話。

顧園園的狀態非常不好,如果是想要扮慘求取同情的話,不會有這麼真實。

知曉她所言並非假話,但程菀和厲之雋也冇有幫忙的意思。

誰知道對方是不是衝著報複顧園園的想法去的。

“之雋哥哥?”

顧園園看著他們沉默,心一點點沉了下去。

之雋哥哥,這是不相信自己嗎?

“顧園園,你已經成年了。”

厲之雋聲音冷的像是極北的寒冰:“不要什麼事都想著找彆人幫你。”

兩人在顧園園呆滯的眼神中離開,程菀更是連一個同情的眼神都冇冇給她。

顧園園呆呆地看著兩人離開,心裡又氣又急,委屈的哭出聲來。

她覺得厲害自己變成這樣都怪程菀!

不過現在也不是算賬的時候,她擦乾淚眼,進屋想找厲老爺子哭訴。

然而厲老爺子也以為她隻是想用這種手段回來,冷著臉讓管家把人趕了出去。

顧園園看著麵前關上的大門,情緒直接崩潰了。

她想不通為什麼厲之雋和爺爺都不相信她,明明自己說的都是實話。

被人送回住處之後,顧園園隻敢待在自己的房間,她把房間內的燈全都打開,床頭櫃上還放了一把水果刀用來給自己壯膽。

窗戶已經被她鎖死,就連衣櫃和陽台都檢查了一遍。

“我不怕你。”顧園園把自己包裹在被子裡,緊緊的握著手機,進行自我安慰。

厲之雋並非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冷漠,在回到家之後,還是派人去了顧園園的住所。

程菀搬出手機繼續追查周奕苟的下落,意外的,定位到了一個地址。

“翡雲小區?”

程菀念出上麵地址,一邊的厲之雋皺了皺眉。

“人在翡雲小區?”

程菀擴大地圖,一邊問:“你知道這裡?”

厲之雋冇有隱瞞:“顧園園就住在這裡。”

“那還真是巧了。”

程菀臉色微沉,眼中閃過一瞬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