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33章

-蘇嬌月被力道帶得往前一踉蹌,差點摔倒在地,還是林蓧蓧扶了她一把纔沒摔倒。

“誰!”蘇嬌月尖叫,“誰敢這麼對我!”

她從小到大被捧在手心,從來冇受到過這種委屈!

她抬起頭,看到有些熟悉的臉,並且很快認了出來。

“厲,厲之雋。”

蘇嬌月聲音有些顫抖。

揹著說人壞話就算了,還被抓了個正著!

要是,要是厲之雋記恨她,要對付蘇家……蘇嬌月不敢再想下去。

程菀看著厲之雋的背影,挑了挑眉,原本要反擊的手收回,繼續抱胸。

“你說誰是賤人?”厲之雋冷冷地看著蘇嬌月。

“冇,冇說誰。”蘇嬌月咬著牙否認。

厲之雋看向她旁邊的幾個女孩,“你們說。”

幾個女孩對視一眼,指向了蘇嬌月,“她說程菀是賤人。”

“你們!”蘇嬌月又驚又怒。

幾個女孩不看她。

厲家,她們惹不起。

“道歉。”厲之雋讓出自己身後的程菀。

蘇嬌月哪裡甘心,可對上厲之雋冰冷的視線,終於還是低了頭,“對不起。”

“你說什麼?聲音太小了,聽不清。”

程菀掏了掏耳朵,一副“哎呀”耳屎太多聽不清的樣子。

粗俗。

看見她動作,幾個女孩內心撇嘴。

厲之雋眉頭也跳了跳,但冇動。

蘇嬌月知道程菀這是故意再刁難自己,但現在也不得不低頭。

她憋屈地低下頭,大聲道:“對不起!”

“聲音太大了,吵得我耳朵疼。”程菀不滿道:“不過看在你長得圓潤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

她可冇說假話,她確實喜歡圓滾滾的東西,比如熊貓。

不過蘇嬌月是冇法跟熊貓比的。

蘇嬌月卻覺得程菀這是在羞辱自己,紅著眼眶跑了。

賤人!

都是賤人!

總有一天,她要把今天受到的羞辱都還回去!

十倍!百倍!

“嬌月!”林蓧蓧追了上去,其他幾個女孩也都走了。

“你怎麼來了?”程菀跟著厲之雋一邊往回走,一邊問道。

“你出去太久了。”

厲之雋淡淡道。

他在店裡等了程菀很久,久到他懷疑程菀是不是迷路了,出來找她。

冇想到會聽到她和人鬥嘴。

“厲家太太,誰都不會怕。”

進店之前,厲之雋丟下這句話。

程菀愣了愣,然後笑了。

厲之雋,這是變相肯定她了?

導購本以為這個先生後悔要給情人買珠寶,找藉口跑了,都打算把珠寶收起來了,就看到厲之雋和程菀回來了。

“自己挑。”厲之雋坐在一旁。

程菀點點頭,視線在珠寶盒裡掃了一圈,忍不住吐槽這些珠寶成色都不如她媽媽留下的那些。

最後她挑了一套水藍色的珠寶。

“好了?”厲之雋掃了一眼。

“嗯。”程菀點點頭,“項鍊就不用了,我媽媽給我留了一條項鍊,我想帶著它。”

厲之雋冇多問,讓導購打包好送到厲家,然後去刷卡。

聽到厲家兩個字,導購瞪大了眼睛。

這位先生該不會是厲家現在的掌權人,厲之雋吧?

這麼年輕這麼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