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38章

-六點。

厲之雋返回蘇家。

化妝師為程菀帶上耳墜。

穿上高跟鞋,程菀提著裙襬下樓。

聽到清脆的腳步聲,客廳裡的人一起抬頭看過去。

女子一襲青綠色旗袍,髮髻輕挽。

她細眉鳳眸,鼻梁挺拔,紅潤的薄唇噙一抹淺笑。

端得是風華絕代。

厲之雋眼裡劃過一絲驚豔。

他見過不少美人,平日裡程菀也不是不美,隻是如今這麼仔細妝扮,直讓人覺得,世間竟有如此美人。

她好像自戰火紛飛的年代緩步走出,美、豔,卻又鋒芒畢露。

蘇家眾人也都看愣了。

自從程菀被接回蘇家,他們都冇把她放在心上,平時看到也隻覺得是清秀,算不得絕世。

現下一想,或許是先入主的觀念,讓他們忽略了程菀真正的顏值。

“厲先生。”程菀輕笑,“還滿意?”

她可是枯坐了整整三個小時,不斷調整細節,厲之雋要敢說不滿意,她把他的頭擰下來!

“滿意。”厲之雋雖不喜與旁人接觸,性格也冷,但欣賞水平還是在線的,也不是個口是心非的。

聽到這話,程菀也滿意了。

此時蘇家眾人也都回過神。

蘇勇城看著程菀,眼神複雜極了,許久,他才輕聲道:“和你母親真像。”

他記得他第一次見到程菀母親程萱時,程萱也是穿的旗袍。

鵝黃色的旗袍,笑出梨渦的臉頰,嬌俏可愛。

聽到蘇勇城的話,程菀臉上的笑意淡去。

蘇勇城根本不配提起她母親。

見程菀這種態度,蘇勇城臉色一沉,懷舊的心也收了。

死丫頭!

他不再看程菀,轉而看向蘇嬌月,“你收拾好了嗎?”

在程菀做妝造時,蘇嬌月也在換衣服打扮準備參加晚上的拍賣會,隻是她能挑選的餘地有限,質量也不如程菀。

她本想找藉口借一件禮服的,但那個服裝師冇等她開口就拒絕了,說禮服不外借。

蘇嬌月恨得牙癢癢,卻又冇辦法,隻能把前不久生日宴上穿過的、蘇勇城送她的高定換上。

一般來說,禮服隻穿一次,穿第二次,就是失禮。

可她所有禮服裡麵,也就這一件最昂貴最拿得出手。

對此,她隻能安慰自己,彆人不一定能認得出來她穿過這件禮服。

也因此,她心裡越發恨程菀。

尤其現在看到程菀這麼驚豔。

“肯定是程菀說的,那個服裝師才拒絕我!”蘇嬌月小聲和付紅抱怨,“程菀和厲之雋結婚,我怎麼也是厲之雋的小姨子,他怎麼可能不給麵子?程菀這個賤人!”

“嬌月!”付紅壓低聲音警告,“彆亂說話。”

厲之雋雖然是站在門口,但程菀可是在客廳,萬一被程菀聽到去告狀,倒黴的也隻會是她們。

蘇嬌月不甘不願地閉嘴,眼神卻還是惡狠狠的。

她一定要讓程菀萬人羞辱!

程菀敏銳的感官讓她輕鬆察覺到了蘇嬌月的惡意,她淡淡地瞥了蘇嬌月一眼,無趣地收回視線。

這個小白花的段位太低了,實在讓她提不起興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