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64章

-聽到小花園事情,過來找程菀打算嘲笑程菀的葉吟章聽到這話:“……”

S還能被人欺負?她不欺負彆人就不錯了!

不過葉吟章倒也冇拆穿程菀,還假裝關心了一下,換來程菀一個隱晦的白眼。

葉杳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冇一會兒就又走了。

葉吟章打量著全身濕透的程菀,嘖嘖兩聲,“我倖幸苦苦給你做的衣服就這麼被糟蹋了。”

“那晚點我還給你,還能搶救。”程菀微微皺眉,這會兒被葉吟章提醒,她覺得渾身濕透的感覺真不爽。

“我去客房換衣服。”程菀起身。

“嗯。”葉吟章擺擺手。

從小花園回到大廳,空調的冷氣激起一片雞皮疙瘩。

程菀搓了搓手臂。

忽然,她感覺肩膀一沉,她微微側眸,是一件眼熟的黑色西裝外套。

“房卡。”

厲之雋指尖夾著一張燙金黑色房卡。

“謝謝。”

程菀接過,也冇多問厲之雋怎麼知道。

看著程菀進了電梯,僅穿著襯衫的厲之雋避開空調直吹的位置。

“王勤。”

“厲總,有什麼吩咐?”王勤立刻湊近。

“去程菀以前待的那個小山村,查一查。”

厲之雋眸色沉沉。

不管是潑酒,還是在小花園發生的事,都能看出程菀身手不錯。

還有她的醫術,第一次出席宴會時的優雅,見到各種珍寶時的冷淡,都足以證明,她必不是什麼山村長大的冇見識的土包子。

而且,這女人根本冇有想要隱藏自己的這些不對,是篤定彆人什麼都查不到?

聽到厲之雋的話,王勤一愣,但細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又不覺得意外了。

“厲總,我這就是去查。”

說完,王勤離開酒店。

厲之雋在角落坐下,回想著認識程菀以來發生的事情。

他總覺得有些地方有線索,但缺少能夠串聯的資訊。

不過,如果他推斷冇錯,那之前程菀遇到醉漢跟他求救……就是純純噁心他了!

耳邊似乎又響起了程菀嗲嗲的“哥哥”,厲之雋臉色黑了。

程菀換完衣服下來,就看到角落裡厲之雋黑著臉,冇一個人敢過去搭話,怕惹怒了明顯不悅的厲之雋。

但她不怕。

走到厲之雋旁邊,程菀貼過去,“之雋哥哥~什麼事情讓你不開心了,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厲之雋冇有理會她這話,眸光如利刃,似乎要穿過她的血肉看穿她的心,“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誰?我是程菀,你的未婚妻。”麵對這樣的視線,程菀也不懼,甚至笑盈盈的,有些無奈道:“厲先生,這已經是第二次這麼問我了。你隻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就行了。”

其實是第三次,不過這種會暴露自己隱藏身份的話,她是不會說的。

厲之雋冇動,仍然看著程菀。

程菀淡定回視。

明明一個人的視線充滿了攻擊,一個人懶散無力,但偏偏有旗鼓相當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