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8章

-程菀的腦子裡充滿了疑惑。

不等厲之雋走下樓,顧園園便大步上前,一邊伸手想要攙扶厲之雋,一邊笑臉盈盈的對著他說道:“之雋哥哥下來怎麼也不喊我一聲?我也好去攙你下來……”

厲之雋淡淡皺眉,微微側身,避開了顧園園的手。

在顧園園尷尬的目光之下,他沉聲道:“我自己能走。”

接著,繞過顧園園,快步走到一個距離程菀有些距離的沙發前麵坐下。

顧園園的臉瞬間漲的通紅。

她原本是想要在程菀這個臭女人麵前好好地顯擺一下自己的地位,可是誰知道,之雋哥哥壓根就不給她這個麵子,導致她竟然在這個賤女人麵前丟人了!

一想到這一點,顧園園頓時氣憤不已。

若不是為了厲家這破天的富貴,她纔不會想著委身給這個病秧子,可他偏偏還總是對她冷臉……

顧園園的雙手捏成拳頭,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掌心裡。

不,不管怎麼樣,她都一定要堅持下去!

厲之雋的目光在眾人臉上略過,蘇勇城見狀,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正準備說些什麼。

程菀也在無聲的看著自己未來的丈夫。

今天在機場,時間匆忙,她都冇來得及看清。

不過如今一看,這男人皮膚白皙細膩,臉龐棱角分明,劍眉星目,妥妥的大帥哥。

這麼看來的話,往後要與他共度一段時間,倒也不虧。

就在程菀在心裡無聲的表示滿意的時候,卻聽見身邊的厲之雋冷聲開口了:

“這場婚事,作廢吧。”

此話一出,滿座嘩然。

顧園園的眼中略過一絲狂喜。

她就知道,就算厲之雋不跟她在一起,也絕對不會選擇這個鄉下來的女人!

率先不滿的便是厲老爺子,他身體緊繃,險些壓抑不住情緒,隨後扭過頭,看向厲之雋。

“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好地婚事,說作廢就作廢?”

厲之雋皺著不語。

厲老爺子見狀,越發來氣。

他猛地拍擊了一下桌麵,撐著柺杖,怒氣沖沖的對著厲之雋喊道:“你父母早亡,厲家如今就剩下你這麼一個獨苗,可如今你病體沉屙,卻都不願意給厲家留下一絲血脈不成?”

看著盛怒中的厲老爺子,程菀正準備開口,可不遠處的男人卻猛地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咳嗽。

程菀扭頭望去,隨後便見那個男人臉上的蒼白之色儘顯,此時有氣兒出冇氣兒進,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變得如此虛弱了。

不,不行,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隻怕他今天都可能挺不過去!

想到這裡,程菀迅速上前,一把掐住厲之雋的手腕。

察覺到手上的溫熱,厲之雋皺了皺眉頭,正欲將她甩開,或許是身體太過虛弱的緣故,這一下不僅冇有將她的手甩開,反而還令程菀越發的用力了。

程菀死死地捏住厲之雋的手,隨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根銀針,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鋼針紮進了厲之雋的手指中。

“你這個賤女人,你這是在乾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