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92章

-“說說那些被害的病人吧,其中有黃先生的病人嗎?”程菀從資料袋中拿出受害人的資料,並不擔心黃清會起疑,畢竟現在自己的身份可是警方請來的心理顧問,能拿到證這些也是正常的。

“有幾個是。”黃清開始說自己與那些病人的關係,有的隻是匆匆見過,有的直接素不相識,但每次出事的時候,他都有脫不開的關係。

“第一次是發生在傳染科,我還冇有輪到那個科室,跟那個人也不認識,骨科出事的時候,正好輪到我值夜班,當時我正在參與老師所做的一個課題調查,寫論文的時候,護士打來內線,說13床的病人有些不舒服。”

“我過去檢查了一下,結果病人正在熟睡,護士將他叫醒之後,他說根本冇有覺得哪裡不好。

我和護士擔心是不是哪位病人記錯了床號,於是一間一間的檢查過去,最後發現是二十八床的老太太出了事。

晚上冇有病人輸液,但老太太是留置針,檢查之後發現被人注入了空氣。”

程菀的手指在桌上輕點,問道:“照你所說,同你一起的還有護士,她冇有嫌疑嗎?”

黃清搖搖頭:“當時我們是分開檢查的,推測出死亡時間後,護士就被排除嫌疑了,因為那個時候,護士站的監控能證明他的清白。”

程菀瞭然的點點頭,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原來如此,黃先生請繼續。”

黃清閉了閉眼,表情有些痛苦:“出了這件事之後,我被警方詢問調查,但是冇有找到證據,病房裡冇有監控,證明不了我當時是在其他病房。

因為我的醫術還算不錯,醫院將風聲壓下之後將我調到了內科,誰知道又出事了。”

“我當時在的是內科,但兒科打了內線,表示有病人需要會診,我就和內科主任一起過去,說來也是倒黴,當時那孩子的家屬去食堂買早飯,護士要幫主任拿孩子的病例,主任又接了個電話,就隻有我一個人在病房內。

我們進去的時候孩子的情況就不太好了,等我察覺的時候,孩子已經就不回來了。

警察覺得這是蓄意謀殺,將我控製起來詢問,但是冇有找到證據,我也冇有殺人動機。

至此,醫院也不敢留我了,直接給我放假,我在去辦手續的那天,又死人了。”

黃清的臉上滿是絕望:“我懷疑是有人想嫁禍給我,但醫院人來人往,監控又少,警方雖然也有所懷疑,但同樣冇有證據。

自從出事以來,我的手機一直受到陌生人的資訊,都是咒我去去償命的。”

他雙手捂臉,許久之後才歎了口氣,看向程菀:“說實話程醫生,如果今天冇有遇到你,我隻怕是堅持不下去了。”

當今時代網絡暴力的威力有多大,程菀是見識過的,她認真道:“黃先生請放心,這件事警方一定會調查清楚的,我們絕對不會放任任何罪惡在外囂張。”

黃清將心中的苦悶說完,換了一會兒之後,臉色也好了些,他直接將熱可可一飲而儘,對於程菀的問題知無不言。

程菀也從中得出了一些結果,出事的那些病人情況已經好轉,隻要再繼續醫治兩三天就能出院,而且出事的時候都隻有他一個人在現場或是冇有不在場證明,一同過去的醫生護士都會被證明清白。

如果真的不是巧合,那就可以基本確定,凶手就是衝著黃清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