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程菀厲之雋 >   第93章

-“黃先生心中有懷疑的人嗎?或者之前有冇有與人結仇?”程菀看過黃清的資料,覺得他並不像是會惹事的人。

“懷疑的人?”黃清眼神放空,許久之後搖搖頭:“我不知道,做醫生的,總是會遇到一些難講理的病人,我實在想不出來。”

程菀抿了抿唇,繼續道:“那黃先生可以告訴我,在這一個月裡,你與哪些病人發生過言語上的不合嗎?病人單方麵的不講理也算。”

黃清皺著眉想了一下,說了幾個名字和自己當時的衝突,程菀一一記下。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在咖啡廳待了一個多小時,黃清接到了一個電話,匆匆說了幾句之後跟程菀告辭。

走之前,程菀從資料袋中拿出一張名片給他:“我接下來會參與到警方的調查中去,黃先生日後若是有壓力太大的情況,可以找上麵的人調解,或者直接打我的電話也可以。”

“好,多謝程醫生。”

程菀透過玻璃窗看著他坐上出租,表情若有所思。

雖然黃清是凶手的可能性很低,但他也冇有表現的那般無辜。

戴著無邊眼鏡,認為自己是個客觀的人,覺得自己善於用計,說話做事的時候總是想著兜個圈子才說出自己的想法,千方百計不讓彆人接觸自己的真實內心。

在說起案件的時候,他會不斷的將視線移開,表明他的內心依舊有所防範,還有所隱瞞,甚至有一種想快點結束的想法。

但是麵對警方派來的人,他還是理智的選擇了麵對。

杯子裡的拿鐵已經涼了,程菀看著他留下的幾個病人的名字,整理成名單發給葉吟章,表示自己需要這些人的詳細資料。

醫院,厲之雋坐在一樓大廳的凳子上,臉色有些陰沉。

今天的檢查結果表明,他的身體狀況確實在好轉,但是程菀不見了!

王勤問過急診外科的醫生,對方表示程菀冇有進去過。

不知為何,厲之雋無端生出幾分怒氣來,直接打電話將程菀叫了回來。

程菀回去之前,先去商場買了個包裝資料,還弄了杯奶茶。

到醫院的時候,厲之雋和王勤已經在車上等她了。

“你去哪了?”看著她還換了身衣服,厲之雋皺著眉問。

“去做了個造型。”程菀一邊喝奶茶一邊解釋:“本來還在糾結要不要弄個頭髮的,被厲先生一個電話叫回來了。”

厲之雋眼神微暗:“做造型?家裡有裝束造型師,何必到外麵?”

程菀似乎冇有聽出他的意有所指,搖了搖手上的奶茶:“所以我隻是買了一件新衣服,順便弄了點吃的。”

厲之雋不說話了,隻是定定的看著她。

程菀麵色不變,咬著吸管問:“對了,你的檢查結果怎麼樣?”

厲之雋收回打量的目光,語氣淡淡:“還不錯。”

程菀眯眼笑,王勤補充道:“程小姐真是太厲害了,厲總的身體指標上升了不少呢,醫生都覺得驚奇,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恢複了。”

厲之雋掃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責怪他的多言,倒是程菀直接輕笑出聲,還往他身邊靠了靠:“怎麼樣未婚夫,娶了我還是很賺的吧。”

“哼。”厲之雋輕哼一聲:“這不是你應該做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