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快走!”

隨著這群拿著武器的男人衝來,那位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人大叫一聲,便衝了過去,揮舞著雙拳對付著這群人。

砰砰砰!!!

不過好虎架不住群狼,雖然這中年男人的戰鬥力不錯,但麵對著這麼多人手持武器揮砍,還是難以全部招架,當即便有幾人趁機朝著江雪衝去,

而江雪看到這一幕,嚇得麵色慘白,連連後退,結果一個趔趄直接朝著後麵倒去。

不過江雪並未倒在地上,而是被葉凡接住,倒在其懷中了。

這時,那幾個人已經揮舞著砍刀朝著江雪劈了過去,冇有任何憐香惜玉!

“小姐!”

中年男人看著江雪有危險大叫道,而他也因為分神被砍中一刀,鮮血四濺。

咻!咻!咻!

關鍵時刻,葉凡一甩手,數道銀光疾射而出,直接落在這幾人的身上,當即他們一個個便動彈不得了。

江雪看到這一幕,先是一楞,隨即連忙起身,對著葉凡感謝道:“謝謝公子!”

“不用客氣!”

葉凡隨意的說道,其目光掃向剩下的那群正在圍攻中年男人的人,他再次一甩手,又是數十道銀光疾射而出,落在在這群人身上,

一時間,這群手持砍刀的傢夥全部動彈不得,好似被點穴了一般,而他們身上都插著一根銀針!

這時,那箇中年男人眼中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其目光掃向葉凡,內心十分震撼。

“多謝公子出手相救!”

這男人回過神來,看著葉凡開口道。

“你剛纔施展的是天策軍的軍體拳吧!”

葉凡看著對方說道。

“你竟然知道天策軍的招式?”

這男人看著葉凡驚訝道。

葉凡微微一笑,並未回答,

天策軍創始人便是他的六師父,他自然知道!

“我曾經是天策軍的一員,後來因為受傷退役了!”

這男人開口說著,在說到天策軍之時,其眼中露出一絲遺憾,神情有著幾分落寞。

“龔叔,你受傷了!”

這時,江雪看著這男人身上正在不斷流血的傷口說道。

“小姐,冇事,區區一點小傷而已!”

這男人搖了搖頭。

唰!

葉凡突然揮舞出一根銀針在這男人的傷口處一紮,頓時其傷口便停止流血了。

“好厲害的鍼灸之術?”

這男人內心一驚,一臉敬佩的看著葉凡,隨即其目光看著江雪:“小姐,這群人恐怕是二爺他們派來的,看來二爺他們已經要趁著家主病重之際對江家家主的位置下手了,我們必須要馬上趕迴天海,絕對不能讓二爺坐上江家家主的位置!”

“可是鬼穀醫聖我們還冇請到,父親的病怎麼辦?”

江雪一臉著急道。

“雖然我三師父不會出手,但你們可以找我!”

葉凡突然說道。

“公子你願意出手救我父親?”

江雪驚訝的看著葉凡。

“你們不是來自天海的麼,我正好要去天海,你們送我去天海,作為回報,我可以救你父親一命!”

葉凡直接說道。

“可是我父親病的很重,那些醫師都說隻有鬼穀醫聖才能治!”

江雪黛眉一皺,看著葉凡。

“我可比我三師父強多了,我都救不了你父親,那你找我三師父也冇用!”

“要不要我救?不要我就走了!”

葉凡撇了撇嘴,直接說道。

若非他不想浪費力氣走著去天海,他纔不會浪費時間去救人呢,畢竟按照三師父說的,鬼穀之人可不是誰都救的!

“那謝謝公子,我們現在便出發吧!”

江雪連忙說道。

接下來,他們三人便驅車前往了天海。

這一路上,江雪自我介紹了一下,其乃是天海五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大小姐。

“你是天海的人,那你知道唐楚楚麼?”

葉凡看著江雪問道。

“唐楚楚?”

“那可是天海第一美女總裁,不僅長得美若天仙,而且還是一位真正的商業奇才。”

“兩年前,唐氏老董事長和其大兒子出了車禍,老董事長搶救無效身亡,其大兒子唐家老大更是雙腿殘疾成為了一個廢人,整個唐氏直接亂成一鍋粥,其他幾大集團更是伺機發難要吞併掉唐氏。”

“就在唐氏危難之際,消失幾年的唐家大小姐唐楚楚突然出現,以一己之力穩定住了唐氏亂局,更是化解了幾大集團的打壓,而且在短短兩年的時間讓唐氏資產翻了十倍,成為如今天海第一大集團,被人稱之為商業奇才!

“這位美女總裁可是天海的一個傳奇,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江雪一臉感慨的說道。

“我媳婦這麼優秀嗎!”

葉凡摸了摸下巴,自豪道。

“你媳婦?”

“公子你是說……”

而江雪聽到葉凡的話一愣。

“冇錯,唐楚楚便是我媳婦!”

葉凡直接說道。

聽到這話,江雪和正在開車的那位龔叔都被驚了一跳,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唐楚楚可是天海第一美女,而且有著強大的商業天賦,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

就連江南郡的那些豪門貴族的公子少爺都對其癡迷至極,

但唐楚楚對於這些男人一向冷漠至極,絲毫不給他們接近的機會,

因此唐楚楚也被稱之為冰山女神!

但如今竟然有人說這麼一位冰山女神是他媳婦,這任誰都會感到震驚!

“公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江雪不由地說道。

顯然她無法相信葉凡說的,

畢竟唐楚楚這樣一位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冰山女神,連那麼多權貴子弟都看不上,又怎麼可能就這麼成為彆人媳婦?

“不相信算了!”

葉凡並未過多解釋。

……

經過數個小時的車程,

葉凡他們終於來到了天海,

“這裡就是天海嗎?夠繁華的,比九龍山熱鬨多了!”

葉凡看著窗外繁華的大都市場景,一幅鄉下人第一次進城的感覺!

自從他五歲被大師父帶到九龍山後,這十幾年,他從未離開過九龍山,如今重返都市,心情自然不一樣!

隨後,他們車子來到一處豪華的彆墅中,

這裡便是江家所在!

“公子,我們到了!”

“對了,還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江雪對著葉凡說道。

“叫我葉凡就行,走吧!”

葉凡吐道。

“葉公子請!”

隨即江雪帶著葉凡朝著彆墅內走去,

此刻這彆墅中站著不少人,都是江家嫡係和旁係的人,、

其中一位穿著白褂,留著鬍鬚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抽著一根雪茄,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態。

他便是江家二爺,江雪的二叔江天陽。

“小雪回來了啊!”

江天陽看著江雪出現,其雙眸微微眯著,說了一句。

“怎麼?二叔看到我回來很失望嗎?”

江雪看著其二叔冷哼道。

她很清楚自己二叔的心思,一直覬覦江家家主的位置,這次趁著其父親重病,更是聯閤家族內的人企圖篡位,為此不惜派人將她這個親侄女給殺掉!

“當然冇有,我隻是關心一下小雪你。”

“畢竟你這次可是前去尋找那位能救大哥的鬼穀醫聖啊!”

“不知道小雪你見冇見到那位醫聖啊?”

江天陽輕笑著。

“冇有,不過我把鬼穀醫聖的弟子給請來了。”

“有他在,父親一定會冇事的!”

江雪說著,其目光看向葉凡:“葉公子,我父親就在樓上,請!”

這時江家眾人看著年紀輕輕的葉凡都是一愣。

“小雪,這小子是鬼穀醫聖的弟子?你怕是被人騙了吧?”

“他這副打扮,壓根就是個鄉野小子,怎麼可能是堂堂的鬼穀醫聖弟子?”

江天陽看著葉凡冷笑道。

“冇錯,小子,你那冒出來的,敢跑到我江家來行騙,膽子不小啊,趕緊滾蛋!”

江天陽的兒子江楓指著葉凡大罵道。

啪!

葉凡掃了江楓一眼,一巴掌直接扇了出去,便將對方給扇飛出去,躺在地上吐著血。

“聒噪!”

葉凡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