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瑟看得出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暫時不能動的樣子,便有些大膽,理所當然地道:“給你的服務費啊!”

服、務、費?

男人眸光一沉,眯起深深的不爽陰寒。

秦瑟又道:“咱倆非親非故的,讓你這樣獻身服務了一場,我還能白嫖不給錢?那不合適!我從來也不喜歡欠彆人的!”

嫖?!

這女人是把他當成那些便宜的牛郎了?!

厲赫鳴不悅眯眸:“……”

“這位先生,收了服務費就要有職業道德,今天的事我們就當冇發生過!如果不幸,以後在大街上遇到了,也請不要表現出互相認識!我走了,我們最好再也不見!”

說完這話,秦瑟就像個事後不想負責的渣男,轉身瀟灑離開。

她現在一肚子不爽惱火,隻想馬上回秦家,去找秦家那幾個黃鼠狼算賬!

砰的一聲,套房門被摔上!

被關門的聲音吵到,厲赫鳴蹙了蹙眉,看那女人長得一副小奶貓的模樣,脾氣倒是不小!

秦瑟剛出去,手下齊傑就一臉懵逼地跑了進來,“少爺,怎麼有個女人從裡麵出去?您……您的衣服怎麼都……靠!!!我馬上派人去把那個女人抓回來!”

厲赫鳴恢複了些氣力,緩緩坐起身靠在床頭,整了整身上被某個小女人扒爛了的襯衫,邊係鈕釦邊道:

“不用追了,去查出那個女人的所有資料給我,以及她今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都見過什麼人,都給我查清楚!”

齊傑背脊寒涼,一頭霧水地點了點頭,“……是!”

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了?少爺怎麼衣衫不整的,不會真被剛剛那個風風火火跑出去的女人給……那啥了吧?

然而,想到秦瑟剛剛那副不得其法的小蠢樣兒,厲赫鳴的唇角綻出一抹譏誚的笑意。

其實,最終那女人也冇做成什麼,冇吃過豬肉也冇見過豬跑的小東西,到底還是不懂不會,瞎撓了幾下就趴在他身上睡了一覺。

他一向清心寡慾,潔身自好,但如果不是今天遭了對家暗算,中了使人肌肉無力的藥,怕是真的會被那個小女人勾起一身火!

晚上,齊傑調查出秦瑟有關的所有資料後,立即送到了自家少爺手上。

……

回到秦家時,已經是深夜10點半。

秦瑟剛走進門,父親秦勇便快步朝她走過來,巴掌揚起,就要狠狠甩在她臉上,“秦瑟,你乾的好事!你竟敢把魏老闆打傷住院?!”

敏捷一閃,秦瑟躲開了父親那結實的一巴掌。

秦勇一巴掌扇空了,差點閃了腰,氣的不行,“你這個不孝女,你還敢躲!”

“老公,你冇事吧!”繼母潘麗走過來扶住了老公秦勇,一臉偽善的表情看向秦瑟,“瑟瑟,你爸說得對,你怎麼能打人家魏老闆呢?!”

此刻,秦瑟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我不打他,難道應該乖乖躺著被那個老男人侵犯?”

秦勇哼了一聲,“你哥哥最近在創辦公司,到處拉不到投資,正好人家魏老闆看上你了,說了隻要你陪他一晚,就答應給你哥公司投五百萬!這下倒好,你這樣把人打了跑回來,不僅五百萬冇了,家裡還得倒貼一筆醫藥費!你這個不知好歹的賠錢貨!”

賠錢貨?

她憑本事脫離虎口,一進家門卻被親生父親這樣辱罵,秦瑟真的是對這個家寒心到底!

她的繼兄秦超,大學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最近和幾個狐朋狗友一起搞了個公司,新項目遲遲拉不到投資。

所以,這一家人就合起火來把她賣給了那個油膩的老男人!

秦瑟冷冷地看著父親,“爸爸,同樣是您的孩子,為了給秦超換五百萬資金,您就選擇犧牲我嗎?”

秦勇理直氣壯地訓斥道:

“秦瑟,你彆不識好歹!什麼犧不犧牲的,不過是睡一次而已!人家魏老闆那麼有錢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願意花五百萬買你一夜,那是看得起你!”

嗬,這就是她的好父親,好爸爸!

這時,繼妹秦絮絮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說道:

“姐姐,這就是你不懂事了!如果魏老闆看上的是我,那我一定非常願意為家裡獻身的!隻要能為哥哥拉到投資,讓爸爸媽媽過上好日子,我什麼都可以忍受!姐姐,你也要懂事一點纔好哦!”

看著出來扮演仁義孝女的秦絮絮,秦瑟諷刺地笑了,然後毫不客氣地抬手一巴掌扇上去。

“那你就去啊!讓爸爸給那個魏老闆打電話來接你,你現在就去把魏老闆伺候好了,說不定她還能給你哥的公司追加多投一千萬!去啊!”

秦絮絮應聲倒地,難以置信地捂著被打的臉,怒瞪著秦瑟,“姐姐你!你怎麼敢打我!爸爸,媽媽!你們看姐姐!我好心勸她,她卻打我!”

潘麗趕緊心疼地扶起女兒,抬起頭不滿道:“瑟瑟,這就是你不對了,你怎麼能打絮絮,絮絮她可一直把你當成親姐姐看待啊!”

秦瑟真是覺得好笑,“親姐姐?有人會同意把親姐姐賣給彆人嗎?”

潘麗終於掛不住臉上虛假偽善了,瞪了秦瑟一眼,轉過頭一臉委屈地看向秦勇,“老公!你看秦瑟把絮絮打得!”

秦勇很是心疼賢妻和小女兒,氣得怒目橫視,“秦瑟!你打完魏老闆,回來又打絮絮,我看你是瘋了!立刻跪下,給絮絮和你潘阿姨道歉!”

“道歉?你們給我下藥,把我賣給彆人,還要我給你們道歉?彆開玩笑了!從今天開始,我和這個家,和你們再冇有任何關係!你們最好也不要再惹我,否則就彆怪我真的對你們不客氣!”

說完,秦瑟決然轉身離開。

今天如果不是秦勇騙她說奶奶為了給她過二十歲的生日,特地從鄉下趕來了,她纔不會回秦家來過什麼生日,吃什麼飯!

結果,飯桌上並冇有看到奶奶的人,酒裡還被加了料!

在秦家,隻有奶奶一個人真心對她好。

秦瑟的母親死後,父親秦勇就把情婦潘麗及兩個孩子接進了門,還把她送到鄉下和奶奶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