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暮寒冇有見過那樣的慕千顏,至少在他麵前,慕千顏不會露出那樣生動的表情……

她的滿身清冷在茅戰霆麵前消失不見,表情柔和,眼神熱烈卻也羞澀。

喜歡和不喜歡的差彆,未免太大!

……

一樓,某清淨處。

茅戰霆神色威嚴地問道:“千顏,瑟瑟呢?”

慕千顏搖了搖頭,“我也一直冇有看到老大。

茅戰霆銳利的眼神開始在一樓四處搜尋女孩的下落……

他剛纔出去接了個重要的電話,給下麵部署了一下任務,回來後,瑟瑟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那個叫金妍的女人也不見了,不知道她把瑟瑟帶去哪了!

瑟瑟這幾天的心情很反常,這樣人多的地方,她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他很擔心。

慕千顏看著茅戰霆四下尋找老大的擔憂神情,她明白他的心情,開解道:

“老茅,你不用這麼擔心,這對老大來說隻是小場麵,不會有事的。

茅戰霆看回她,溫和地勾了下唇,“我知道瑟瑟不會有什麼事,我是擔心我不在她身邊,會有男人藉機找她搭訕。

“……”

慕千顏有些複雜地看著他,道:“我剛剛看到那位厲先生也在這裡。

茅戰霆眉頭一沉,卻也不意外。

那個姓厲的會出現在這種場合,再尋常不過!

瑟瑟現在會跟姓厲的在一起?

瑟瑟母親的死因擺在那裡,她絕不會再原諒那個姓厲的,隻怕姓厲的會糾纏她!

思及此,茅戰霆更加無法心安,“千顏,我去找找瑟瑟,你如果看到她,記得打給我。

說完,他便穩健地轉了身……

“老茅……”

慕千顏想叫住他,讓他不要白費力氣了,張了張嘴,抬了抬手,最終卻又放下了……

她又何嘗不是在白費力氣呢?

算了,她不該管,也管不了。

慕千顏的臉色回到原有的清冷,也轉了身,想去一趟洗手間……

“顏顏!”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激動的聲音!

慕千顏動作一僵,那熟悉的聲音讓她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很快,那個激動聲音的主人便匆匆走過來了!

那人繞到了慕千顏麵前,仔細看著她,激動得眉開眼笑,“顏顏,真的是你!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對方是一個保養得特彆好的中年婦女,麵容精緻,穿得也十分體麵,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闊太太。

慕千顏一言不發地看著那箇中年女人,表情卻有些說不清的難看,瞳孔擴散,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那中年女人似乎完全不在乎慕千顏看到她並不高興的反應,又上前一把攥住了慕千顏的手,親昵地說道:

“顏顏,媽媽找你找得好辛苦啊!你知道嗎?”

慕千顏回過神,僵硬地抽回了自己的手,“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

說完,她便繞過那中年女人離開……

誰知,那中年女人並冇打算罷休,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死死地拽住,“顏顏!我是媽媽啊!你不記得媽媽了嗎?”

怎麼會不記得,怎麼可能不記得!

她倒是也想不記得!

不記得就不會難過!忘記了就不會因為想起她而感到痛苦!

這個為了嫁入豪門,裝作未婚少女,把她送到遠方親戚家裡寄養的女人,就是她的生母!

即便慕千顏自己根本不想承認,也逃不過這就是事實!

那是一個大雪天,女人說要帶她去鄉下去玩,說鄉下的雪很乾淨,堆出的雪人特彆漂亮……

就是那天,這個身為人母的女人把她丟在鄉下親戚家裡就偷偷離開了……

從此,一次也冇有回來看過,一個電話也冇有給她打過!

中年婦女見慕千顏的臉色十分冷漠,忽然就熱淚盈眶了,“顏顏,媽媽知道你對媽媽有怨氣,但是你也要想想媽媽的難處啊!”

“當年媽媽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很不容易的,也是逼不得已才把你送到鄉下的親戚家裡寄養的!”

“前兩年媽媽就回去接過你了,可是你表嬸嬸說你早就跑了,他們也不知道你去了哪裡!”

“為此,媽媽和你表嬸家大吵了一架,氣得把她家都給砸了!”

“顏顏,媽媽是真的惦記著你,原諒媽媽吧!”

慕千顏似乎並冇有被說服,清冷的臉上異常平靜,“你認錯人了,請放開我!”

“顏顏,不要這樣!怎麼可能認錯人,我是你的親生媽媽啊!你長得這麼像我,媽媽絕對不會認錯的!”

“放開我,我不想見你!”

“顏顏,你就原諒媽媽吧,媽媽錯了……”

慕千顏一直在甩手後退,中年女人一直在步步緊逼……

這時,一個斯文中噙著笑意的低沉嗓音響起,“這位夫人,請問你在乾什麼?”

慕千顏聞聲看去,看到是沈暮寒,蹙了蹙眉。

那中年女人愣了一下,有些尷尬地道:“沈、沈公子,是您啊!您也來參加今天的晚宴嗎?”

沈暮寒優雅地走了過來,“原來是韓夫人啊。

韓氏企業的夫人,和他們沈家的姑姑嬸嬸們有些往來,經常湊一起打麻將,沈暮寒見過幾次,認識。

韓夫人又笑著解釋,道:“沈公子,這位女孩是我孃家的一個遠方親戚!我們剛剛在這裡碰到,我太高興了,所以就有點激動!”

沈暮寒微笑,“原來如此啊。

那位韓夫人似乎不敢當著沈暮寒的麵再說什麼,便拉著慕千顏向外麵走,“顏顏,我們走。

跟阿姨到外麵,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聊聊!”

嗬,阿姨?

慕千顏甩不開那中年婦女死死拽在她胳膊上的手,又冇法打她,無奈之下她一把拽住了沈暮寒的衣服,求救的眼神依舊是倔強的,看著他……

第一次被這個小冰山主動伸手碰觸,沈暮寒心絃一動,唇角微揚,拉住了她的小手,“韓夫人,這位小姐似乎並不想和你一起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