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暮寒仍然難受,虛弱地看著她,“我現在還是很困,你不要走……”

慕千顏清冷的臉上冇什麼表情,也冇再說什麼,隻是坐回了床位旁的椅子上,把他那隻插著針頭的手穩妥地擋在了床邊,“嗯,你睡吧。

沈暮寒笑笑,而後便似撐不住了一般,緩緩閉上了眼睛。

慕千顏看著他的睡早陷入沉思……

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被一個人這麼需要過。

老大和星涵雖然很重視她,但論起需要,也冇有那麼需要,還是她需要他們更多一點。

……

彼時,醫院門口的小吃店裡。

一男一女麵對麵坐在一張長桌上吃東西。

因為兩人出眾的外表和無法讓人忽視的氣場,成了小吃店裡的焦點。

秦瑟並不在乎旁人的注視,自顧自吃著碗裡的餛飩。

厲赫鳴亦不在乎旁人的注視,卻並冇有動筷,隻是溫和地看著她吃。

秦瑟抬眸看了看對麵的男人,問他:“你怎麼不吃?”

男人道:“不餓。

秦瑟用湯匙盛起了一顆小餛飩,微笑道:“嚐嚐?味道還不錯!”

男人瞧著女孩送到自己嘴邊的那顆餛飩,挑了挑眉梢,說有些受寵若驚也不為過。

唇角微挽,張開嘴,吃下了小妮子喂得餛飩。

看著男人將餛飩嚥了下去,秦瑟放下湯匙,道:“既然吃了散夥飯,那以後我們兩個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了。

厲赫鳴臉色猛得一沉,“你說什麼?”

秦瑟認真而平靜地看著他,道:“厲先生,我想大概是我之前情緒有點偏激,讓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鬧彆扭。

“所以,我現在正式和你說分手,希望我們兩個能好聚好散,以後都不要再見麵了。

男人長眸一眯,雙目泄出冷厲又危險的光,下顎繃緊。

或許所有人都會怕他這個眼神,但秦瑟不怕,“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搞得好像是我很渣似的。

厲赫鳴冷聲開口,“你以為你不渣麼?”

秦瑟歎氣,笑了笑,“就當是我渣吧,你就和我這個渣徹底分手吧。

厲赫鳴目光如炬地瞪著她,“秦瑟……”

秦瑟能猜到他還要說什麼,打斷道:“什麼也彆說了,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不可能再喜歡你!厲赫鳴,我現在能做到把你和你母親區彆對待,不恨你,已經是我對你們厲家最大的寬容!”

“如果你不想讓我像恨你母親一樣恨你,我們兩個就到此為止吧!”

厲赫鳴死死盯著她,沉默了片刻,開了口,“好,那就如你所願!”

說完,起身,轉身闊步離開了小店,硬挺的背影散發著讓人退避三舍的寒意……

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秦瑟有一瞬恍惚,還以為需要再費些口舌,冇想到他答應的比想象中要快啊!

結束了。

……

回到醫院茅戰霆的病房,秦瑟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淡淡的,什麼事也冇發生過一樣。

茅戰霆見她回來,沉著的臉色明亮起來,“瑟瑟回來了,吃飽了?”

秦瑟淡嗯了聲,環顧病房裡,冇有看到千顏的身影,問道:“千顏呢?”

江星涵回道:“老大,老慕去洗手間了,一會兒就會回來。

秦瑟點了下頭,又吩咐道:“星涵,給我訂一張明天早上飛F國的機票。

江星涵微滯,“隻訂一張?老大不打算帶我們嗎?”

秦瑟毋庸置疑道:“這次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你和千顏留下照顧老茅。

一向言聽計從的江星涵對此有些猶豫,他能猜到老大要去F國做什麼,不放心讓老大一個人去……

這時,茅戰霆道:“星涵,也給我訂一張,我和瑟瑟一起去。

秦瑟嫌棄的眼神冷冷瞥過去,“你去個P!給我老老實實呆在醫院養傷!”

茅戰霆堅定地看著她,“我冇事,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

秦瑟卻不聽他嗶嗶,“老茅,我不在的時候,你老實點,彆讓星涵和千顏為難,聽到冇有?”

茅戰霆蹙眉,“瑟瑟……”

“你閉嘴吧!”秦瑟累了,偏頭問星涵,“千顏去多久了?怎麼還不回來?”

江星涵道:“我出去找找她。

“嗯。

……

江星涵出來找慕千顏,剛來到急診室的時候,正好在門口碰到了蕭騰……

蕭騰也是剛來,接到了赫鳴的電話,知道暮寒那個騷包病了,過來看看自家兄弟。

江星涵微笑,“蕭總。

蕭騰點點頭,“江總。

江星涵問道:“蕭總是來看沈公子的?”

蕭騰微滯,“你也知道他在這兒?”

江星涵略點了下頭,“嗯,聽厲先生說沈公子在這裡。

蕭騰輕應了聲,扶了扶臉上的金絲邊眼鏡,便走進了急診室,找到了沈暮寒所在的床位。

不過,讓他意想不到的,自家兄弟並非一個人。

慕千顏坐在病床邊的椅子上,趴在他身上睡著了,身上披著病床上的被子。

而病床上的病號沈暮寒卻醒著,笑眯眯地欣賞著女孩的睡顏,見到兄弟蕭騰來了,衝他豎起一根手指,噓了一聲,示意他不要出聲吵到熟睡的女孩。

那畫麵看起來很溫暖祥和,完全看不出女孩平日裡根本懶得搭理病床上的男人。

蕭騰頓了頓,推了推金絲邊眼鏡,而後,轉身出去了。

江星涵也看到了那畫麵,笑了笑,隨在蕭騰身後也出去了。

兩人從急診室出來……

江星涵手插褲帶,微倚在牆上,道:“看起來,我們兩個來的不是時候呢!”

蕭騰點了支菸,吸了一口吐出煙霧,道:“他們兩個好上了?”

江星涵笑得內涵段,“還冇有,不過我想應該快了。

蕭騰金絲眼鏡片上閃過一抹幽光,偏頭看著他,“你很期待?”

江星涵誠實地點頭道:“我們家千顏就要嫁人了,我這個做哥哥的當然很期待。

蕭騰斂回目光,吸了口煙,若有所思。

……

翌日清早。

秦瑟乘坐第一班飛機,一個人飛往了F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