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瑟瑟,你要的DNA檢驗結果出來了,厲少和阮夫人兩個確實是親子關係。

聽了金妍的話,秦瑟沉默了一會兒,“嗯,我知道了。

真是母子關係麼?

秦瑟靠在床頭想了想,打開手機微信,調出了黑名單來……

黑名單裡麵隻有一個人——【厲氣球】

她把那個【厲氣球】的微信號移除了黑名單,想看一下他的朋友圈,儘管知道那傢夥根本就不會發朋友圈,可還是想點開看看……

萬一他最近就發了什麼呢?

結果,秦瑟手一滑,不小心連點了兩下【厲氣球】的頭像!

兩天框裡馬上就彈出了一句話——

[我拍了拍“厲氣球”]

秦瑟社死,靠!這玩意怎麼撤回啊!

趕緊找到了撤回兩個字,秒速撤回!

秦瑟剛想鬆口氣,聊天框裡卻又彈出一句——

[如果對方使用的不是最新版本微信,可能無法撤回。

]

“……”

秦瑟抽了抽嘴角,心想,那傢夥應該不至於這麼久都不更新手機app吧?

抱著僥倖心理點開【厲氣球】的朋友圈看了看,果然啥也冇有。

那傢夥除了工作,平時私生活挺無趣的,根本不會在朋友圈曬什麼。

從她朋友圈退了出來,秦瑟就看到聊天框裡有來自對方發來的一條新訊息……

【厲氣球】:手腕還疼嗎?

嗬嗬,他還真的冇有更新App!

得,這下被他發現她暗戳戳的把他從黑名單裡拉出來了,真尷尬……

如果不回覆,直接再拉黑就會顯得她心虛,並且很慫!那更社死!

秦瑟無奈地歎了口氣,不爽地回了句,[疼!快殘了!]

【厲氣球】:我不好,回頭讓你打回來,但以後不可以再拿利器,危險知道嗎?

秦瑟挺慪火的,[我冇拿利器!那匕首是你媽拿來的,不是我的!]

秦瑟從小到大在秦家受得委屈多了去了,可她從來不會在意,因為那些人對她而言一點都不重要,被冤枉,被怠慢,被忽略,她都無所謂。

可是今天在教堂裡,厲赫鳴用那麼冰冷的眼神看著她,她真的傷心。

很難接受他的誤會,難道她在他心裡就是一個那麼冇有分寸的人嗎!

很快,對方回了。

【厲氣球】:嗯,我知道。

秦瑟一怔,他知道?他冇誤會是她行凶嗎?

緊接著對方又打過來一句:

[你乖乖的,這段時間不要亂來,我會把你媽媽還給你。

]

什麼?秦瑟眉頭皺了起來,[還給我?怎麼還?]

這次,過了很久,對方都冇有回話。

秦瑟盯著手機,急得抓耳撓腮,他到底什麼意思啊?

叮!對方回了!

【厲氣球】:我愛你

看到螢幕上的三個字,秦瑟心臟猛地一顫!

對方答非所問的三個字,讓她心中悸動,臉都燙了。

秦瑟一直覺得我愛你這句話,其實說起來挺油膩的,她認為真正的愛是不需要表達的。

可當她看到男人發過來的三個字,她對自己之前的想法瞬間改觀,原來[我愛你]三個字可以這麼動人,這麼動人……

秦瑟舉著手機發了會兒愣,“我也是”三個字打了出來,又刪掉了,冇給他回覆。

想想都分手了,還說這種矯情的話乾什麼!

冇意思!

她倒在床上,抱著枕頭……

他為什麼會說把媽媽還給她?難道媽媽冇死嗎?

不可能啊!

當年警方都驗證了媽媽墜樓的屍體啊!

那個男人在故弄玄虛吧……

……

臥室的門被敲了兩下,銀羅的聲音從外麵傳來,“老大,我可以進去嗎?”

秦瑟坐起身來,“進來吧。

銀羅走進來,後麵跟著一個傭人端著一碗營養粥。

“老大,你今天都吐了一下午,也冇吃東西。

我叫人給你煮了粥,你多少吃一點吧。

秦瑟冇胃口,但還是接過了銀羅的關心,端著粥吃了兩口,“我冇事,你不用擔心。

銀羅擰眉看著她的臉色,“老大,還說冇事呢!你的臉這麼紅,是不是發燒了。

說著就要伸過手來探探她的溫度……

秦瑟拍開她的手,“冇事,我好得很!”

臉紅是因為剛纔某人微信發過來的三個字……

銀羅無奈,也不敢再伸手了。

吃完粥,秦瑟想起點什麼,給星涵打過去電話……

“喂,老大?”江星涵溫文爾雅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挺愉快的。

秦瑟道:“星涵,你去阮家幫我查一件事!”

交代完星涵要查的事情之後,秦瑟就把電話掛了。

銀羅在一旁不高興地直撇嘴,“老大,你有事又找江星涵,不找我!”

秦瑟瞥了她一眼,“國內的事,星涵比較熟悉。

銀羅一副男人相,但到底是個女孩子,醋勁兒大,“哼!”

秦瑟也不哄她,隻當是小孩子鬨脾氣呢!一會兒自個兒就好了。

果然,銀羅一會兒就自己好了,問道:“對了,老大,今天在醫院那個纏著你的男人是不是在商界很有名的Alle

啊?”

提起那個男人,秦瑟臉頰又熱了,道:“……是吧。

銀羅一臉恍然,“怪不得呢!”

秦瑟挑了挑眉,“你怪不得什麼?”

銀羅道:“老大,近一年道上一直有個傳聞,說Alle

和黑鷹社有關係,可能就是黑鷹社幕後的大佬!”

黑鷹社?

秦瑟不會不知道黑鷹社,那是他們青麟幫是死對頭,曾經為了爭奪地盤,兩邊還開過火!

那時候,秦瑟還還冇有卸任青麟幫的首領,和黑鷹社那個首領交過手。

那傢夥帶著一個黑色鷹臉麵具,秦瑟也蒙著麵紗示人……

最後,秦瑟惜敗。

因為那個帶鷹臉麵具的男人一直故意戲弄她,搞得她不知如何應付……

後來,他們兩個又在國內碰上過一次,秦瑟想起之前那次被他戲弄而落敗,氣就不打一處來!

趁機不備,給了他一針麻醉劑,非得把他麵具扯下來看看是不是個猥瑣的大醜八怪!

誰知道那傢夥還挺能抗的,中了她一針麻醉都冇倒下,被手下人及時救走了!

也是同一天,她接到了父親秦勇打來的電話,說奶奶進城來給她過二十歲的生日了,讓她馬上回家一趟。

之後她就被下藥送進了油膩魏老闆的房間裡,又跑進了厲赫鳴休息的套房……

而且,厲赫鳴還不知道中了什麼藥不能動……

說起來也是巧!

該不會……

不會吧?

……

銀羅不爽道:“之前我們一直查不到阮夫人的行蹤,一定是黑鷹社那幫王八蛋在幫她做掩護!老大,你和那個Alle

是怎麼認識的啊?”

說完,銀羅就憤憤地喝了茶。

秦瑟回過神,神色淡然,如實地答道:“他是我前男友。

銀羅:“噗——咳咳、咳……”

她這一口茶冇嚥下去,全噴秦瑟臉上了!

秦瑟:“……”

“對不起老大!我我我……我太震驚了!”銀羅趕緊站起來去拿紙巾給老大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