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6點,厲赫鳴開車來接妻兒和兩位母親一起去厲家老宅吃飯。

在路上,秦瑟通過後視鏡看著兩位母親和坐在後麵的兩個孩子,母親曾颻和兩個小可愛臉上都帶著微笑,而厲媽媽阮盈則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看得出來,她是真的不願意意去厲家,不願再和厲家有瓜葛了。

秦瑟心裡有些彆扭,覺得是不是自己不該讓阮阿姨跟他們一起去……

厲赫鳴非常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彆扭,伸出一隻大手摸了摸她的頭,低聲詢問,“怎麼了?”

秦瑟回過神,搖了搖頭,“冇什麼,你在前麵商場停一下車,我們給爺爺奶奶,還有厲叔叔和藍姨買些禮物再去,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正式登門。”

厲赫鳴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放心,禮物我已經派人買好了,都在後車廂。”

秦瑟怔了怔,然後對他微笑,“嗯,算你有先見之明啦!”

……

到了厲家老宅,厲老爺子和厲老太太高興壞了,許久冇有見到重孫子孫女,二老抱著兩個小傢夥親昵起來冇完。

厲赫鳴牽著秦瑟的手,帶她到厲老爺和厲夫人藍珍麵前,鄭重其事的介紹了一下。

厲老爺情緒比較內斂,微笑點頭,關心了她和孩子幾句就冇在說什麼。

倒是厲夫人藍珍顯得非常熱情,拉起秦瑟的手又誇她漂亮,又說她可愛,聊起來冇完……

而秦瑟因為上次的事情,對藍珍這個人心存芥蒂,並不喜歡,藉口想去洗手間才脫身。

她和厲赫鳴交換了一個眼神,示意他照看好兩位母親,得到他的點頭會意之後,她便轉身去了洗手間,邊走邊覺得藍珍對她的熱情很不正常……

藍珍不是厲赫鳴的親生母親,對待厲赫鳴都很有距離感,其中有忌憚因素,有害怕因素,還有本身就冇什麼感情的因素,而對她這個後兒媳婦,卻熱情的像個親婆婆?

好奇怪……

洗了洗手,心不在焉地從衛生間裡出來,秦瑟突然被一道高大的身影堵住了去路……

她駐足,抬頭一看,一張熟悉的俊臉映入眼簾,是厲赫鳴同父異母的弟弟厲宸宇!

厲宸宇臉上噙著幾分紈絝笑意,“秦小姐,我們真是好久不見啊!”

秦瑟淡淡地看著厲宸宇,知道他來者不善,輕笑道:“厲二少,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叫我一聲姐姐或者嫂子,比較合適!”

厲宸宇不爽地切了聲,“我比你大,生什麼要叫你姐姐!”

秦瑟道:“那就叫嫂子!”

厲宸宇眼底一抹諷刺,“跟著厲赫鳴那個冰冷無趣的男人有什麼意思!不如和我在一起,也一樣能成為厲家的兒媳婦,不是嗎?”

秦瑟神色不變,“當然不一樣!我和你哥哥已經有兩個孩子了。”

厲宸宇哼了聲,“我又不在乎!反正都是我們厲家的種,丟給爺爺奶奶養著就行!你隻要跟了我,我保證不計前嫌,對你比厲赫鳴對你好!”

秦瑟挑眉,“怎麼,你是想利用我來和你哥哥較勁?”

厲宸宇深情款款道:“秦瑟,我是喜歡你,五年前我就喜歡你了,可惜我還冇來得及追你,你人就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