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況非常不對,蕭騰在浴室外麵緊張地問:“說話呀,叫什麼?裡麵到底發生什麼?顏顏怎麼了?”

在少爺的大聲質問中,女傭稍微恢複一點理智,趕緊動身去給少爺開門……

她戰戰兢兢的看著自家少爺,說道:“少爺……小小姐她……”

蕭騰不耐地皺起眉頭,“她怎麼了?快說!”

女傭道:“小小姐……她不知道為什麼,變成男孩子了……”

什麼?!

蕭騰臉色大變,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往浴室裡一看,果然看到滿臉通紅的蘇小凱,吉他變成了男孩子的身體……

晴天霹靂!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他從小養到大的女兒,怎麼會突然變成了一個兒子?!

蕭騰仔仔細細盯著蘇小凱的臉,確認眼前這個孩子和自己的女兒長得一模一樣,並冇有問題……

可是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他走過去,拿浴巾把蘇小凱裹了起來,什麼也冇說,先把他從浴室裡抱了出來再說!

抱的過程中,蘇小凱頭上的假髮掉在了地上……

蕭騰腳步一頓,低頭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假髮,俊眸微微眯起來,金絲邊眼鏡上閃過一道冷光。

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把蘇小凱從浴室抱出來之後,放在了床邊,蕭騰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開口問道,“你是誰?”

蘇小凱驚魂未定,因為羞恥,臉上還是火紅火紅的,它還是不想開口說話。

蕭騰聲音嚴肅地問道:“你是不想說話?還是不會說話?”

蘇小凱仰起頭來看著蕭騰,眼底閃過一絲怯懦,搖了搖頭……

光是搖頭,蕭騰也不能理解他的意思,眉頭深深的皺起,又問道:“我女兒呢?你不是我女兒,對嗎?”

蘇小凱點了點頭。

有一種非常離奇的可能性在蕭騰心中閃過,十年前,那個女人不止生了一個孩子?!

蕭騰麵色凝重,自己都覺得太有戲劇性了,但是看著眼前的小男孩,他也不得不意識到自己的猜測可能真的是事實!

他深深的盯著小男孩的臉,思考了一分鐘,又問道:“那個女人是你母親,對嗎?”

蘇小凱又點了點頭。

蕭騰:“告訴我,你母親在哪裡?是她帶走了我女兒,對嗎?”

蘇小凱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一是不知道媽媽在哪裡,因為他今天剛剛回國,雖然去過那個房子,但他不知道具體位置,也不會描述。

二是不知道媽媽有冇有帶走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

蕭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機,丟到蘇小凱麵前,聲音十分冷硬道:“給那個女人打電話!”

蘇小凱愣了愣,接過手機,撥通了媽媽的電話,他也想媽媽快點來這裡接他回去……

電話響了幾聲就接通了,女孩的聲音非常靈動,“喂?”

聽到蘇黎的聲音,像被挑到了哪根神經,蕭騰整個人都陰沉起來,扶了扶臉上的金絲邊眼鏡,冷聲問道:”我女兒呢?”

電話那頭的蘇黎愣了一會兒,奇怪的問道:“你是誰呀?不好意思,你是不是打錯了?”

蕭騰聲音又冷了幾分,“你兒子現在在我家!”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一分鐘,蘇黎有些反感道:“先生,你打錯了!我兒子現在就在我身邊!你還是先查一下你打的電話號碼對不對吧,你應該是打錯了!”

蕭騰說,“你家住在哪裡?把地址發給我!”

蘇黎更覺得莫名其妙了,“先生,你真的很奇怪,我根本都不認識你,更不知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把我家裡的地址發給你呢?”

蕭騰冇有再回話,冷冷地掛上電話之後,用手機給蘇小凱拍了一張照片,給剛剛的電話號碼發了過去。

另一邊,蘇黎剛剛掛上了那個奇怪的來電,準備叫兒子去洗洗睡了,而她的手機又嘟嘟兩聲,傳來了簡訊的聲音!

她打開手機一看,是剛剛那個打錯的的號碼一張圖片,點開之後,她的表情就僵住了……

什麼情況?圖片裡是他兒子蘇小凱的模樣,小賴坐在一張陌生的床邊,身上圍著一個浴巾,頭上已經冇有了他今天固執的非要買的那頂假髮*

這是怎麼回事?兒子怎麼會在那個男人那邊,電話裡的男人到底是誰?

蘇黎開始慌了,左顧右盼,看了看四周,發現兒子真的不見了!

難道是有人潛入了她家,趁她不注意,把她兒子擄走了?

這也太猖狂了!

“小凱!小凱你在哪?”蘇黎開始大喊,尋找兒子的位置……

然而,卻冇有人迴應她……

主要是現在小凱的病情也不肯開口發聲,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家裡!

蘇黎開始在房子裡四處尋找,最終在兒童房裡看到了在地毯上玩著具汽車睡著了的‘蘇小凱’……

看到了兒子,蘇黎馬上鬆了一口氣!

嚇了她一跳,剛剛收到陌生先生的圖片,她真的以為兒子被人擄走了!

兒子這不是好好的還呆在家裡嘛!

那張圖片是怎麼回事,現在的詐騙都這麼高科技了嗎?居然都能P出一張和她兒子一模一樣的照片?真可怕……

蘇黎的情緒穩定下來,走向了蕭顏顏,溫柔的把兒子抱了起來,“小凱,好了,醒醒,去洗洗再睡!要把你這身裙子脫下來,頭上的假髮也要摘下來!這是女孩子的衣服,偶爾穿一穿就可以了,不能每天都這樣,你以前不是經常跟媽媽說你是男子漢,絕對不要穿女裝的嗎?”

說著,蘇黎就伸手想先把兒子頭上的假髮摘下來,然而她並冇有摘動……

現在的假髮都這麼牢固嗎?

原來不是像電視上演的一樣,假髮會被風一吹就掉了?!

蘇黎又用力拽了拽兒子頭上的假髮,誰知這一下,竟把蕭顏顏給揪疼了,她發出了一聲不舒服的叫聲,醒了過來……

蘇黎有些心疼道:“怎麼了?小凱,是媽媽弄疼你了嗎?”

蕭顏顏不敢開口說話,生怕自己的聲音會被眼前這個溫柔漂亮的姐姐發現異常……

她真的好喜歡和這個姐姐,喜歡和她待在一起,也喜歡姐姐的家,姐姐的家裡都是香香的……

如果能把姐姐帶回家去跟爸爸結婚就好了!

蘇黎都到現在都冇有發現眼前的這個孩子並不是自己的兒子,因為兩個孩子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好了,你先彆動,讓媽媽把假髮給你摘下來!然後你就要去洗澡了!”

蘇黎又伸手想去摘兒子頭上的假髮,

蕭顏顏趕緊捂起了頭,一臉防備的表情……

蘇黎蹙了蹙眉,“小凱,該睡覺了,就算你再怎麼喜歡這頂假髮,也不能帶著它睡覺呀!聽媽媽的話讓,媽媽幫你摘下來,如果你明天還想穿的話,我再幫你帶!”

蕭顏顏猛烈的搖頭拒絕,她頭上戴的不是假髮,是真的頭髮啊!

如果被姐姐發現了,她一定會被趕走吧?她不想離開姐姐……

兒子不配合,蘇黎是真的有些生氣了,覺得今天的兒子不僅古怪,而且還很任性!

她不悅扒開了兒子的小手,硬生生的,要把她的假頭髮拽下來,這一拽就拽下來幾根長頭髮,蕭顏顏大聲尖叫了一聲,疼哭了……

蘇黎這下真的察覺到了不對勁,小凱的聲音,似乎不一樣了!

她低頭看了看手上掉下來的幾根頭髮用手指輕輕搓了搓,頭髮的觸感實在是太真實了,雖然聽說現在有拿真人頭髮做假髮的,但是這頭髮上好像還帶著髮根啊……

蘇黎聯想到了剛剛打電話過來的那個男人,她心頭一沉,眼神定在了還在哭鼻子蕭顏顏身上,把她拉過來仔細檢查……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怎麼會這樣!居然是真實的頭皮,真實的頭髮,是真的頭髮……

蘇黎雙手捧起兒子的小臉兒仔細檢查,明明長得一模一樣,怎麼兒子的頭髮突然變得這麼長了?…這到底是為什麼?

似乎是被蘇黎的雙手擺弄得十分不舒服,蕭顏顏終於忍不住開了口,“姐姐,你不要弄我頭髮了,好疼啊!”

蘇林如遭雷擊,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孩子,熟悉,還是熟悉的那張臉,可是聲音是完全陌生的!

兒子已經10歲了,說話的語氣雖然還帶著些孩子氣的,但是聲色早已經是一個小男生的聲音了!

而麵前這個孩子,聲音甜甜的如同風鈴一般,分明就是個小女孩的聲音嗎?天呐!怎麼會是這樣?

也就不開口說話的兒子,突然就變聲了?

不!這不科學,眼前這個人不是小凱!

“你是誰?”蘇黎難以理解的看著蕭顏顏,甚至下意識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夢……

蕭顏顏怯生生的撇了撇嘴,小聲說到“姐姐,你為什麼一直跟我叫小凱呀?是把我錯認成了誰了嗎?難道說,你有一個兒子叫做小凱,和我長得很像嗎?”

蘇黎張了張嘴,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在她麵前這個和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一個和自己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

這到底是純屬撞臉了還是怎麼回事?

蕭顏顏歪了歪頭,“姐姐,你怎麼不說話了?”

蘇黎回過神來,皺著眉頭問麵前的小女孩,“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跟我回家?我兒子呢?”

蕭顏顏說道:“姐姐,我叫蕭顏顏,今年10歲了!我喜歡姐姐,就所以就想跟姐姐回來看看!在餐廳的時候,我從衛生間出來,姐姐就把我認錯了,姐姐你還冇有回答我呢!我到底是不是和姐姐的孩子長得很像啊?”

蘇黎徹底愣住了,她不知道該如何理解麵前的狀況……

想到了什麼,她立即掏出手機來給剛剛那個男人打了回去!

電話響了兩聲,很快就接聽了,但是那邊冇有發出一句聲響,電話那頭的人似乎並不意外她打過來,也不說話。

蘇黎直接問道,“請問你是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兒子呢?”

蕭騰冷若冰霜的聲音響起,“我也想問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女兒呢?”

蘇黎放下匪夷所思的心情,冷靜下來,“先生,現在這個情況,我們兩個都百思不得其解,您把您的地址發給我,我現在過去找你,我們麵談吧!”

蕭騰冇有答應,而是說,“剛剛就說過,讓你把你的地址發給我,我過去!”

這一次,蘇黎冇有猶豫,掛上電話就把自己的地址發了過去……

他隻想知道真相!

和男人聯絡了之後,蘇黎又看著蕭顏顏,腦海裡想起了10年前的事……

十年前,自己在產房裡難產時,那個醫生說她生了一個死胎,且已經送去火化了,兒子小凱是之後她自己又生出來才保住的!

當年她懷的是龍鳳胎?眼前這個女孩就是當初那一個,機緣巧合。她冇有死?!

蕭顏顏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卻深深的看著蘇黎,小心翼翼地問,“姐姐,你是不是要趕我走啊?”

蘇黎心頭一動,小女孩的聲音,語氣,模樣,都讓她忍不住心生憐愛,因為她冷靜了下來,意識到這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

她走過去,蹲下來,認真的看著女孩的模樣,柔聲說道:“你剛剛說你今年10歲了是嗎?”

蕭顏顏點點頭,“是的,姐姐今年10歲了。”

十歲,和小凱一樣……

蘇黎又小心翼翼的問道:“那你媽媽呢?”

蕭顏顏有些受傷地垂下了眼睛,撇著小嘴兒,“我冇有媽媽,隻有爸爸。”

蘇黎眉心漸漸蹙起,“那你爸爸是誰?他叫什麼名字?是做什麼的?”

蕭顏顏道:“我爸爸叫蕭騰,我不知道爸爸是做什麼的,但是他很有錢!姐姐,你要不要認識我爸爸?這麼多年我爸爸一直都是單身哦!”

蘇黎被小女孩的話逗的有些哭笑不得,她想,或許冇錯,這孩子是10年前她先生下的那個女兒!

她的第一個孩子並冇有死,而是被那對狗男女扔了出去!

而她的女兒福大命大,被她口中的爸爸撿到了,那個男人就是幫她養了女兒10年!

蘇黎是非常確定小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而麵前這個長得和自己的兒子小凱一模一樣的孩子,也無疑就是她的孩子,不然怎麼可能長得一模一樣呢!

在等待那個男人到來之前,蘇黎在內心盤算著等一下要如何和那個男人好好談談……

如果那個男人是好心撿到孩子,並把她養育得這麼好,她就會和那個男人商量一下,把這些年的養育費都還給他,再給他一筆補償,然後把自己的女兒要回來,和自己一起生活。

她早就想要一個女兒了,這個孩子應該是小凱的姐姐,有了姐姐的陪伴,兒子的病情也能好轉,說不定就不會那麼執著於父親那件事了……

蘇黎在心裡暗暗盤算著……

蕭顏顏有些困了,小孩子困起來堅持不住,就睜不開眼睛!

基本上已經確認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兒,蘇黎對她油然而生出母愛與疼惜,把蕭顏顏攬進了懷裡,溫柔的道:“顏顏……你叫顏顏是吧?如果困了的話就先睡一下吧!不要撐著了!”

蕭顏顏點了點頭,有些渴望的看著蘇黎,“姐姐,你可以給我講故事嗎?每天睡之前,爸爸都會給我講故事的……”

嗯?看來那個男人確實對她的女兒很好,等一下可要好好感謝人家。

蘇黎點了點頭,“好,我給你講故事,但是,你不能叫我姐姐了,按照我的歲數,你也應該叫我阿姨。”

其實是應該叫媽媽的,但是蘇黎怕自己這麼突然地讓孩子叫媽媽,會嚇到她,便冇有說。

這種事需要一個過程,一點一點循序漸進的引導吧……

蘇黎把蕭顏顏抱上了床,找了一本兒子的故事書,她就坐在床邊讀了起來……

蕭顏顏很喜歡聽蘇黎的聲音,聽到就會覺得特彆安心。

她乖乖地靠在蘇黎身邊,慢慢閉上了眼睛,沉入夢鄉……

夢裡,她夢到了蘇黎姐姐和自己的爸爸變成了國王和王後,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了一起,而她變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有爸爸和媽媽的陪伴……

蘇黎看到蕭顏顏入睡,輕手輕腳地給她蓋了蓋被子,然後把故事書合上了……

突然見到這個誤以為去世了10年的女兒,蘇黎的心情有些複雜,百感交集,心酸又感動!

這十年裡,她常常會夢到這個孩子,能力,卻連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都模糊不清……

如今終於知道了,是個女兒!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15分鐘了,那個男人怎麼還冇有到呢?

兒子小凱還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她不放心……

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這麼巧,他們兩個就互相帶錯了孩子!

不過,這也是好事,如果冇有這個巧合,她又怎麼可能發現自己女兒根本就冇有死呢!

正這樣想著,他們家的門鈴就響了起來!

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