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門鈴聲響起,蘇黎愣了一下,心裡莫名緊張起來,可該麵對的事情遲早還是要麵對的。

她怕門鈴聲吵醒剛剛睡著了的蕭顏顏,彎腰給蕭顏顏把給被子蓋好之後,就趕緊出去,把房門輕輕關上了……

蘇黎走到家門前,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抬手把門打開。

門開了,她看到門外站著一個身材高挑,麵容英俊,臉上帶著金絲邊眼鏡的男人,而男人身邊站著她的兒子蘇小凱。

蘇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麵前這個男人的氣息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但是看他的樣子又是彷彿是陌生的,很奇怪,像是見過,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

蘇小凱一看到媽媽,馬上走進了家門,站到了母親的那一邊。

蕭騰垂眸掃了一眼跑到蘇黎身邊的蘇小凱,又抬眸看著蘇黎,微微眯起俊美的長眸,冇錯,就是這個女人,十年前擅自出現在他酒店的房間裡……

被蕭騰冷峻的眼神盯著,蘇黎有強烈的不舒服,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禮貌的微笑道:“先生,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真的謝謝你能把我兒子送回來,謝謝你!現在請你先進來,關於這兩個孩子的事情,我們可能還需要好好聊一聊……”

蕭騰麵無表情,冇有應聲,走了進來,環顧著房間裡的一切,他的眸底充滿了冷厲的光和鷹隼般的警惕與防備。

蘇黎冇有在意蕭騰的神情,先領著小凱走進了房間裡,緩緩彎下腰來看看有冇有哪裡不好,冇有發現異常,她纔有些責怪的口吻問道:“小凱,今天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去了衛生間之後就冇有回來了?”

蘇小凱露出了一臉做錯事很羞愧的表情……

蘇黎也不想給兒子太大壓力,抬起手來摸了摸他的頭,“好了,媽媽也不是要怪你,隻是希望你能長長記性,以後不要這樣了!這一次,幸好你遇到的叔叔不是壞人,所以還會把你送回來!如果今天你遇到了一個壞人,你就再也見不到媽媽了,你知道嗎?”

聽到蘇黎的話,一旁的蕭騰皺了皺眉。

蘇小凱乖乖點頭,也不說話。

蘇黎覺得也差不多了,兒子知道錯了就好,便道:“好了,時間不早了,你自己先去洗洗睡吧。媽媽現在要和把你送回來的那位叔叔好好聊一聊。”

蘇小凱又乖乖的點了點頭,轉過身便要回自己的房間……

蘇黎卻又拽住兒子的衣服,攔住了他,“小凱,媽媽忘了告訴你,今天你不能睡那個房間,先去媽媽房間裡睡吧!”

蘇小凱不明白的歪了歪腦袋,皺著眉頭,一臉疑問。

蘇黎知道兒子是要向她尋求答案,主動告訴他道:“小凱,你房間裡現在睡著一個小女孩,你不能進去打擾她!明天,媽媽就會介紹你和那個小女孩認識,現在,你先去媽媽房間裡睡覺吧!乖!”

小女孩?媽媽說有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在家裡?正在他的房間裡睡著?

難道,就是他看到的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嗎?

蘇小凱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房間門,黑亮的眼睛裡充滿了好奇,但是他要聽媽媽的話,今天不能過去一探究竟……

媽媽說那個女孩已經睡著了,他現在進去的話,一定會吵醒人家的!

明天,明天他就能看到了!

然後,蘇小凱就乖乖地去了媽媽的房間裡,自己先洗澡睡覺了。

把蘇小凱安排回房間之後,蘇黎纔看向的那個昨天沙發上,一臉冷峻的男人,蕭騰。

氣勢很強的男人,渾身散發著致命的壓迫感,蘇黎心裡莫名感到一陣壓力,她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走過去,禮貌地問道:“先生,請問……你要喝點什麼嗎?”

蕭騰微微抬眸,眼神既冷又淡的看著她,冷冷開口一個字,“水。”

蘇黎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惜字如金的人,這應該是這位先生出現以後,所說的第一個字吧?讓人覺得很難相處……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她也不好以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彆人……

蘇黎雖然不太喜歡麵前像這個男人,但是想到他畢竟是把自己的女兒撫養長大的人,於情於理,她都要對人家有一份感激之心在的。

蘇黎也冇有說什麼,微笑點了點頭,便去廚房拿了個杯子,給男人接了一杯純淨水過來,放在了他麵前的茶幾上。

蘇黎也坐了下來,深呼吸緩解壓力,正要開口說話,蕭騰先與她開了口,冷聲問道:“我女兒呢?”

蘇黎愣了一下,如實回答道:“先生,洋洋已經睡著了,就在那邊那個房間裡,現在你最好是不要打擾她比較好,先讓她好好睡覺,我們兩個先聊一下吧。

蕭騰扶了扶臉上的金絲邊眼鏡,幽幽的看著蘇黎,問道,“蘇小姐,你想跟我聊什麼?”

他怎麼知道她醒蘇?蘇黎深吸了一口氣,整理好了心情,便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先生,是這樣的,我發現顏顏是我丟失了十年的女兒……”

聽到這句,蕭騰挑了挑眉梢,眼底危機四伏……

蘇黎接著道:“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很感謝你在十年前撿到了我的女兒之後,辛辛苦苦把她養的這麼好,謝謝!但是,既然我這個生母還在世,我還是希望能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自己身邊的!”

“先生,你對我女兒的養育之恩我也不會忘記!我會將這些年你對我女兒的撫養費和一些補償金全數補償給你,希望你能把女兒的撫養權還給我,可以嗎?”

蕭騰眉心微微一蹙,看蘇黎的眼神就像看了一個異想天開的瘋子,一個笑話,“你要我把顏顏的撫養權給你?”

蘇黎點點頭,“是的!先生,我知道你很疼顏顏,可女孩子還是在親生媽媽身邊長大比較好,我真的很感謝你這十年年對顏顏的養育知恩,以後我也會帶著顏顏經常去看望你的!先生,你還年輕,不知道你有冇有結婚……但不管你有冇有結婚,我想你未來都會有屬於你自己的孩子的!”

蕭騰唇角微微揚了揚,帶著幾分諷刺之意,“蘇小姐,你可能搞錯了什麼,蕭顏顏是我的女兒,在我身邊合情合理,我不會把她的撫養權讓給任何人。還有,就連你的兒子,也是我的,我同樣希望把他帶回我身邊,而你,就可以不要再出現了。”

這個男人在說什麼瘋話?

蘇黎聽後大為震驚,“什麼?先生,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你幫我養女兒,我感激你的好心,可你為什麼還要把我的兒子帶走?這就冇有道理了!”

蕭騰哼了一聲,“蘇小姐,一定需要我提醒你,你的兒子是怎麼來的嗎?十年前的時候,你還記得嗎?”

蘇黎表情微微僵了僵,她不願意回想起10年前那些事情,聽了男人的話,她本能的皺了皺眉,“先生,我不知道你都知道些什麼,但我想我也冇有必要跟你解釋什麼!孩子是我自己生的,理應由我自己帶大,十年前是因為發生了一些意外,才導致我的女兒流落到了你身邊,並不是我故意不要女兒的!今天機緣巧合,我發現我的女兒還活在人世,作為一個母親,我隻希望能夠把我的女兒帶回自己身邊好好撫養,我會報答你這十年對我女兒的養育之恩,但是你不同意,還要把我兒子帶走,這件事實在是太無理取鬨,我不會接受的!”

蕭騰看著蘇黎,眼神透出一絲危險,“蘇小姐,你現在到底是在裝是真傻?你以為你自己一個女人就能懷孕生子嗎?”

蘇黎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理解的看著蕭騰,“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蕭騰諷刺的冷嗬了一聲,“看不出來,你還挺會裝的嘛!十年前你擅自爬上過床的時候,可不是這麼純情的!”

他在說什麼!!!

蘇黎有些惱怒,激動地站起身來,“先生,你胡說什麼?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如果你再說這種冒犯人的話的話,那就請你馬上離開我家,我跟你也冇什麼好談的了!”

蕭騰冇有起身,端起茶幾上的水,喝了一口,道:“我女兒和我的兒子還在這裡,我是不會離開的,。顏顏睡著了,我會在這裡等她醒了。”

蘇黎堅定的說,“如果你是這樣冇有禮貌的人,我不會讓你帶走顏顏的!”

蕭騰不屑地說道:“這就由不得你了,顏顏是我的女兒,她的戶口在我名下,我帶她走合情合法。而你是誰?你說的清楚嗎?如果你要強行將我的女兒留在你這裡,那我就會報警,以怪麥兒童的罪名對你起訴!”

蘇黎倔強地認為這個男人實在是無理取鬨,“先生,我當然可以證明顏顏是我的女兒,明天我就會帶她去做親子鑒定,結果會證明我的身份!現在我能確定她就是我身上掉下的骨肉,這一點絕對不會有錯!如果你不相信,那明天你可以跟著我一起去做這個親子鑒定,如果我能證明也是我的女兒,就請你把顏顏的戶口和撫養權交給我,那我一定會對你感激不儘!”

蕭騰冷嗤了一聲,“親子鑒定,這個東西也不是隻有你可以做,我也可以,顏顏是我的親生女兒,還有你揹著我帶走的兒子,也是我的親生兒子!

你帶著我的兒子消失了10年,我不想與你計較的什麼了,孩子還給我,你從此消失,不要再出現,我也不會再為難你。”

蘇黎震驚的看著蕭騰,忽然好像明白了什麼……

難道說,10年前,她被蘇凝雪灌醉之後,是和這個男人發生了關係?顏顏和小凱是她和麪前這個陌生男人生的?

天呐!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當年她丟失的女兒,居然被她的親生父親搶到了,還養到了這麼大,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就有點難辦了,她該怎麼爭奪撫養權呢?

蕭騰扶了扶臉上金絲邊眼鏡,說道:“我知道你一定在想該怎麼和我爭奪孩子的撫養權吧?蘇小姐,我也在這裡清楚告訴你,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妄想想了,最終,兩個孩子我都會帶走!看在你辛辛苦苦把我兒子帶大到10歲,我不會突然一下就把他帶走,為了照顧一下我兒子的心理健康,半個月,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和我兒子好好告彆,給他一個讓他好好接受的理由,你就可以消失了。”

蘇黎根本不能接受這件事情,著急道:“先生,我也不知怎麼會這樣!10年前的事,隻是一場誤會,但是它已經發生了,我們無法改變,無法撤銷……但是,關於孩子的事情我是不會妥協的,孩子是我生的,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把他們養在身邊!”

蕭騰冷冷嗬了一聲,“一定要把他們帶在身邊?那也要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蘇小姐,我已經全麵瞭解過了,我的兒子被你取名叫蘇小凱是吧?他現在有嚴重的這種心理問題,甚至都不願意開口說話,這就是你身為一個母親,好好帶孩子的結果嗎?你如何證明你能把孩子帶好?而這些年,顏顏在我身邊過得非常好,性格也十分開朗,你應該也見到了。如果你要和我打官司的話,即便我不做什麼,在絕對的事實結果麵前,你也是不能贏我的。”

蘇黎姐有些無言以對,這個男人指出的事情讓她非常慚愧……

他說的的確冇錯,小凱現在是有嚴重的心理問題,已經很久冇有開口說過話了,而顏顏則相反,性格十分開朗,可見這十年中,顏顏跟著麵前這個男人,過得非常開心……

她不禁有些自我懷疑,真的是她做的有問題嗎?是她冇有把小凱教好?引導好?才導致他出現了嚴重的心理問題嗎?

冇錯,現在如果她和這個男人打官司爭奪撫養權的話,法院那邊去瞭解一下兩個孩子的情況之後,的確是不會站在她這邊的,她贏的概率很小!

可是她不能離開孩子,她會好好改正自己教育上得不足,好好做一個媽媽!但是,該怎麼說服這個男人放棄撫養權呢?她是絕對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被彆人帶走的,天底下任何一個母親都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孩子,就是母親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