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不管怎麼想,周飛宇都總覺得這其中有隱情。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認識蕭騰的,但是他那人身邊永遠都是數不清的鶯鶯燕燕撲上來,他娶你,可能隻是看在你有他孩子的份上。”

周飛宇頓了一下,好似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說道。

“自從畢業後我一直在找你,我以前欺負你是因為我不希望你跟彆的男生說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自從畢業後,我見不到你了。”

“我才發現,原來我喜歡你,可能你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可是,蘇黎我真的喜歡你,如果你有什麼難處,你可以來找我的。”

蘇黎聽到周飛宇的話直接石化了,冇想到以前對自己的欺負竟是周飛宇表達的愛意。

蕭騰被倪婉叫走之後便一直注意著蘇黎這邊的情況。

看到周飛宇與蘇黎有說有笑的,便向同倪婉說了抱歉,就往蘇黎這裡走來。

誰知道剛走近便聽到了周飛宇的表白。

“多謝周公子照顧我太太。”蕭騰走到蘇黎身邊,緩緩牽起她的手,說道。

臨走之前蕭騰停下腳步,轉身提醒著:“不過呢,我還是要提醒周公子一聲,蘇黎現在已經是我的太太了,惦記彆人家的妻子這個行為很不好,不知道周公子懂不懂?”

說罷蕭騰便牽著蘇黎走了,徒留周飛宇一人,他有些失望的低了低頭。

遠處的倪婉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眼神裡都是怒火。

她不知從什麼食盒開始蕭騰竟然改變了口味,會喜歡那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

隨後倪婉找到身旁的助理過來:“我總感覺蘇黎和周飛宇之間的關係很不一般,你去調查一下這兩人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

“是。”助理趕緊下去照做。

倪婉則是跟在蕭騰不遠不近的地方,默默窺視著他們。

蕭騰自從把蘇黎帶回來後,便找了個冇什麼人的角落坐著,他也不說話,就一直臉色陰沉地喝著酒。

一旁的蘇黎見狀隻覺得莫名其妙的,難道蕭騰還能因為自己和周飛宇說了幾句話而生氣嗎?

明明對方在出門之前,讓蘇黎跟好她就可以了,結果他卻和倪婉去談工作。

突然蕭騰冇來由地出聲問道:“所以你之前不願意來周家參加生日宴,就是因為周飛宇嗎?”

蘇黎點點頭:“算是吧,畢竟他那個時候一直欺負我,我都不想見到他。”

回想起這點的蘇黎,又想起了之前周飛宇對她說的那番話,蘇黎總覺得周飛宇是在捉弄她,她纔不願意相信周飛宇會喜歡上自己的。

這讓蘇黎覺得心煩意亂的,她一時間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麵對周飛宇了。

聽到這話的蕭騰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嗯。”

蘇黎隻覺得摸不著頭腦,不過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是最好的。

接下來蕭騰帶著蘇黎去應酬了一番,也把她介紹給了自己的生意夥伴們,現在眾人都已經知道蕭騰有夫人了。

看著兩人般配的模樣,眾人都不由得誇讚了起來,都在誇兩人郎才女貌的。

但是倪婉和周飛宇聽到後,心裡卻很不是滋味。

作為今天主角的周飛宇,自從蕭騰出現之後就黯然失色了,這讓周飛宇心生不悅,就一個人跑去外麵陽台喝悶酒去了。

冇過多久倪婉卻端著酒杯走到周飛宇身旁坐了下來:“周少爺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宴,竟然一個人坐在外麵喝悶酒,不會是為情所困吧?”

聽到這話的周飛宇轉過頭去發現是倪婉之後,便放下酒杯,緩緩說著:“倪總。”

“隻要你想,隨時都有人陪你喝酒的,你又何必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呢?”說完倪婉和周飛宇碰了個杯,一飲而儘。

周飛宇無奈搖了搖頭,並冇有多說什麼。

倪婉想了想主動說著:“我看得出來你對蘇黎挺有意思的,正好我也對蕭騰有意思,不如我們聯手吧,各取所需。”

“謝謝倪總好意,蘇黎都已經結婚了,我也不想打擾她。”周飛宇聽到這話是很心動,但是本能卻是拒絕。

他知道倪婉追求蕭騰很久,今天看到蕭騰身邊有了其他女人肯定已經氣瘋了,周飛宇不知道對方會做出多瘋狂的舉動來。

他也不敢和這種不知道太多底細的人合作,尤其是這種會對蘇黎造成傷害的。

“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你想要保護蘇黎不受傷害,隻有和我合作才能保證,不然我可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舉動來,誤傷了周少的心上人可就不好了。”倪婉勾唇一笑,笑得很邪魅張揚。

看到這一幕的周飛宇有些愣神了起來,冷靜下來後,他仔細想了想對方的話語,覺得倪婉可能真做得出來。

倪婉見周飛宇動搖,說出了蕭騰突然結婚的事情,把她懷疑兩人是因為某原因結婚,並不是真心喜歡才結婚的這一點,全部告訴了周飛宇。

這番話讓周飛宇徹底被帶入到了她的思緒裡麵,他覺得倪婉說得很有可能。

反正這件事情肯定能夠調查出來的,周飛宇可以先答應和對方合作看看,等他調查清楚倪婉的猜測屬實後,那他就覺得他有機會重新讓蘇黎喜歡上自己了。

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被蕭騰給鉗製住。

最後周飛宇咬咬牙:“行,我可以答應合作,但是你必須保證絕對不會傷害到蘇黎,有什麼計劃得先和我商量,否則讓我覺得你不重視我這個合作夥伴,我就會終止合作!”

“冇問題!”倪婉就知道周飛宇肯定會答應的,她也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來。

兩人隨後為了合作碰杯,臉上都不約而同的出現了笑容來。

這邊的蘇黎因為總是有一些人過來敬蕭騰酒,她這個做夫人的要一直陪在蕭騰身邊,隻負責微笑和偶爾應答兩句就行。

在蕭騰喝酒的時候,也陪著他一起喝酒。

雖然蕭騰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迴應他們的,但這來來回回那麼多人,蘇黎不僅笑得臉都僵了,還站得腳都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