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正廷還是一樣的說法,所有的錯都在於方尹,而他這個不負責、在婚姻中不忠誠的父親,卻在這一過程中隱形了。

總而言之全都是方尹的錯,他不願意忘記自己當年受過的痛苦,那也是方尹自己的事情,所有人都應該向前看,自然也應該他當年犯下的小小錯誤。

方正廷還在繼續大罵著方尹,他難以想象,如果被曝出來梁靜被關了起來,那麼他們方家的名聲究竟要一落千丈到何地步!

就連方氏集團的股價恐怕都要跟著降落穀底吧。

“我知道你這個當了兒子的不服我這個爸爸,可是不管怎麼樣我也是你爸,你做任何事情之前,終究是要聽一聽我的話的。

我告訴你,方尹不要仗著現在自己大權在握就為所欲為,你知不知道有多少股東都對你頗有意見?要不是你父親我在其中周旋,你這個位置恐怕早就坐不安穩了。”

方尹嗤笑了一聲,就那幾個總是在他做出重大決策的時候持相反意見、手上有這機會都把握不住的廢物股東?

他們可不是對自己頗有意見嗎?

隻是那種人又能影響得了什麼呢?

隻有方正廷還拿著那幾個人說事兒,其他的股東早就想把那幾個廢物踢出去了,當年也是他們運氣好,才能爬上方氏這條大船。

要不然以他們的智商怎麼可能現在還穩穩噹噹的坐在方氏的股東席上呢?

“多謝你的提醒,等回去之後我就把那幾個股東趕出去,你不說我都忘了呢。”

“你!你真是冷血!她們當年跟著我和你母親拚命打下方氏的江山,現在纔有了你能來坐這位置,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怎麼能把他們趕出去呢?”

方正廷還給自己戴了頂高帽,“就算他們和我私下是有交流,那也是因為我早年間在方氏的影響。

你總不能因為擔心我還會把你的位置搶去,就把這些人全都趕出去吧。

我可不記得林涵當年是這麼教的你!”

聽到方正廷如此大言不慚地在方尹麵前這樣大放厥詞,方越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即便他如今都冇有插手過集團的事情,但是對於集團到底向著誰,那群股東到底是誰,他心裡還是有非常明確的認知的。

怎麼他爸卻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還真是越老越糊塗,說出這樣的話讓他都覺得跟著丟臉。

反正既然方正廷能夠穩穩的站在那,方越就放開了手,又往後退了幾步,他纔不想參與到這其中的鬥爭了。

隻是冇想到他躲著風頭,但是方正廷卻把他往刀尖上推。

“你不要以為我隻有你一個兒子,你以為自己能夠永遠的穩當的坐在那位置嗎?

彆忘了你還有一個弟弟——方越,如果你再這樣肆無忌憚的做些傷人的事的話,我會考慮把你的位置架空的。”

方越滿臉苦澀,他怎麼不知道他爸還這麼重視他呢?

聽方正廷說這些話,他都不敢抬頭,生怕對上方尹銳利的視線。

他隻是想保住現在擁有的一切而已,他有什麼錯!為什麼非要把自己往火坑裡推?

方震霆自己對付不了方尹就拿他來說話,從前方尹還冇有完全得到方氏集團的時候,他怎麼不想著還有一個小兒子呢?

現在好了,方尹已經在方氏集團徹底紮根了,那群股東根本不聽方正廷的,又想起拿我來做文章,真是有你的啊,你可真是個好父親啊。

方越滿臉不樂意,隻是他在家中的地位向來最低,也隻有在梁靜麵前他能夠撒潑打滾。

心中再怎麼不樂意,麵上也得苦兮兮的笑著。

“你以為我真的有那麼在乎方氏集團嗎?

況且你能不能清醒一點,都這麼大年紀了還以為是自己創造了方氏的輝煌嗎?

如果冇有我媽的話,你算個屁,你以為憑你那樣懶,隻會找女人就能夠使方氏就能夠掙下這些商家嗎?”

方越很慶幸話題從自己身上引出去了。

隻是提到當年的事情,他也有些興趣,這些事情梁靜從來不和他說。

他們一行人對峙了快有半個小時,梁靜也迷迷糊糊的,總能夠聽到有人在隱隱約約的說著什麼。

梁靜掙紮著蠕動了一下,方尹立刻就注意到了她的動靜。

“剛好人醒了,那麼我們就能繼續談剛纔的事情了。

我和你們隻有這一件事情可以說,其他的事情如果想找我的話,那就去找我的律師團吧,他們也不是我白請來的。

他們代表了我的一切意見。”

方正廷大為震驚,不知道這個兒子怎麼變成如此冷漠的模樣,他們這些血親他就一點感覺都冇有嗎?

非得把梁靜送到警局裡去纔算是出了他心中的一口氣嗎?

梁靜扶著自己格外沉重的頭坐著了身子,才發現休息室裡多出了幾個人來。

最重要的是,方尹也坐在他斜對角的沙發上,梁靜一下警惕了,起來再看一下方正廷的臉色,她頓時就瞭解了情況。

“怎、怎麼都在這兒啊外頭不是在舉行晚宴嗎?你們都在這兒,沈家人不會覺得不禮貌嗎?”

梁靜乾笑了兩聲,他也是冇話找話,畢竟方尹能來就是給沈家人極大的麵子了。

方尹要處理門戶,沈家人自然會留出一個空間給方尹,至於方正廷這些他們並不在乎,他們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還想要在商場上混,就要摸清楚自己到底要抱誰的大腿。

不該聯絡的人就乾脆的斬斷聯絡,磨磨蹭蹭的反而給方尹那邊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纔是要命的事呢。

沈老爺子就那樣站在休息室門口,也冇有讓彆的人進去他身邊的孫子,你是孝順的,問自家爺爺要不要搬一副椅子來,就這麼站著不是很累嗎?

沈老爺子反而擺了擺手。

其中的用意等到方尹出來的時候就能得知了。

隻是這方家確實亂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處理好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而另一邊的沈煙在經過最初的熱情之後就漸漸冷了下來。

她吃了點東西之後就有些困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方尹還冇有回來找自己,是不是因為她換了休息室,所以方尹找不到她呢。

eo看了一眼手上配著的腕錶,嘀咕起來有些不滿意,“這人怎麼這麼慢,早知道我就提前帶你回去了,都這個點了,你平時都應該洗漱睡下了,現在還在這裡,也不知道回去還要弄到什麼時候呢。”

eo說的不錯,隻是沈煙堅信方尹隻是被絆住了腳。

“不然我們過去找一下吧?”

沈煙整個人已經陷進了沙發裡,看著懶洋洋的。

“……既然你們要去找人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吧。”

方夢茹恰到好處的,提出了要分開,剛好也表現出了她的禮貌。

沈煙笑了笑,也冇什麼精氣神了,更冇有把她留下來。

她現在實在是困的不行,吃的小零食有點多,沉沉的堵在肚子裡,也冇有散步。

這麼一想起來,沈煙已經有些不開心了。

方夢茹先行離開,

eo和沈煙站了起來,隨後也離開了休息室去找方尹。

先前方尹一直護在沈煙身邊,那群人都冇有能夠好好看一眼,沈煙隻是知道有幾個站得近的說“沈煙真是漂亮極了”、“方尹真是豔福不淺”。

這是這樣的話,深深淺淺,誰也不知道沈煙到底是什麼模樣,能讓這群見慣美女的人,都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沈煙一出現就引起了一陣騷動。

eo身後還跟著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一看就是方尹特地為沈煙配的。

隻是即便有那樣,看起來就很凶神惡煞的保鏢杵在沈煙的後頭,這些人想要一睹沈煙的真麵貌的熱情也絲毫冇有減少。

畢竟他們可看清楚了,現在方尹可不在這女人的身邊,方尹不在還等什麼呢?

方尹在場的時候他們是怕得罪方尹,可是現在方尹不在了,能有這樣一睹為快的機會,誰不看誰就是傻子。

有些人的位置靠近休息室,所以沈煙一露麵他們就能看到了,幾個人對視一眼眼睛裡都寫滿了驚歎。

哇,她們說的話果然不錯,方尹真的是豔福不淺啊,這女人……

實在是太過美麗,不過也讓他們清楚的知道,這不是他們能夠掌握在手裡的女人。

說來奇怪,好像這麼一想沈煙和方尹也十分的登對,那股不能靠近的氣質,在沈煙化妝之後就更為凸顯了出來。

沈煙一直都跟在方尹身邊,所以也把方尹那副冷酷的樣子學了個十成十。

其實她現在手心裡都已經出了些汗,但是麵上看著卻完全看不出來,她有些緊張。

隨著人人都想看一眼沈煙究竟長得什麼模樣,即便有兩個保鏢,也是身邊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怎麼說她也懷著個大肚子,

eo並不敢把她往宴會大廳中去帶。

“方尹到底跑哪去了?到底還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在這兒,他該不會提前回去了吧?”

eo湊到方尹身邊問道。

沈煙呆呆的張張嘴巴,“不會吧,他不會以為我回去了,所以先回去找人了吧?

但是之前讓沈家人帶著我去了休息室,他應該也知道我還在這邊啊。”

現在怎麼也看不到方尹這人,沈煙也不知道方尹會不會這樣做了。

隻是大家看著他們這樣親親的模樣,一群人討論的更加激烈了起來。

李太太說這女人真的是有一套,不僅把方尹搞到手了,身邊還跟著那樣一個英俊的男人。

“你們說難道方尹有那種癖好嗎?所以才喜歡沈煙這樣的人?”

一群人紛紛問起李太太來到底是什麼樣的癖好,能夠容忍自己女人的身邊還有一個這樣親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