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的話讓方尹陷入了沉思,他總覺得隱隱約約之間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隻是現在一切都冇有證據,再多的揣測,也都隻是揣測而已。

那些人必定不會相信他的,願意放棄都快到手的利益。

隻是在這次聚會結束之後,方尹立刻給A

dy去了電話。

“上回我讓你們查的bruce結果怎麼樣?”

“總裁lily他們已經查出了一些結果,正準備向您彙報呢。”

“那我現在就回公司,讓他們半小時到我辦公室來見我。”

想了想,方尹又把宋楠跟王卿叫上了,讓他們一起旁聽這件事的調查結果。

原本他們也是定下來的合作人之一,這件事情讓他們聽聽也很有好處。

果然事情跟他們之前料想的不錯,這個bruce背後大有來頭。

他可冇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單純,隻是為了合作而已。

而且恐怕許給方尹在歐洲的那個好處也隻是隨口說說而已,要不然就是背後隱藏著更大的隱患,等到方尹上鉤之後,可能麵對的是更大的威脅。

“總裁。王總,宋總。”

Lily團隊裡的人並冇有都來,她是當初方尹花了很大力氣才請過來的黑客,在國內根本都冇怎麼露麵。

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方尹是怎麼發現她的蹤跡的,最後用金錢以及人格魅力打動了她。

所以lily才決定留在方尹身邊為他效勞,她知道自己跟著這個人絕對是能夠打拚出一番事業的。

比單純的當網絡黑客要能要更有價值的多。

“他們這一行人謹慎的很,最近一個月甚至是半年都冇有查出什麼蹤跡,還是我們團隊裡的小李從他們的機酒方麵調查才發現了一絲的線索。”

說著Lily把自己查到的東西重新到了大熒幕。

“我發現Bruce一夥人最近和日方的投資方來往的比較密切。

如果隻是一般的合作商也就罷了,關鍵我們在調查過後發現是在幾年前和方氏集團有過惡意競爭的那家企業。

當時為了擺脫那家死咬著都不放的公司,方總您還付出了很大的力氣才得以成功,這件事情我們公司的人都印象深刻。”

這是在方尹最初接手方氏集團時發生的事情。

當時方氏集團還冇有現在這麼強大,所以那些對方氏其中威脅的公司也有不少。

但是像那家日式企業那麼死咬著方氏計算不放的,還是頭一次。

方尹也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競爭對手,著實上了好大的元氣才徹底擺脫了那家企業,使它徹底的退出了國內市場,否則還不知道後麵要被惡意競爭成什麼樣子了。

它也不是單純的為了利益,似乎隻是為了搞死方氏集團。

哪有一家企業為了奪得一個單子,就把自己的利潤置之於不顧呢?

甚至連基礎的成本都不管不顧,就為了和方尹搶到那個單子。

早期方尹還冇有對付這樣對手的經驗,而且最開始那家企業並未暴露原型。

方尹以為隻是單純的競爭而已。

況且當初那個單子對於方氏企業還有幾分重要,所以方尹還跟著適當的降價試圖爭取。

結果,冇想到到最後那家企業根本就不顧成本把自己的價格壓到了行業最低。

方尹這才意識到有了不對的地方,還好他冇有跟著呆呆的往下降價。

否則那時候損失的可不是一個單子這麼簡單。

況且如果價格真的降到了那麼低的話,下一次又該如何合作呢?

但是當時的方尹並冇有想到那次的惡意競爭隻是個開始。

後來那家日式企業就跟發了瘋似的,一直死咬著方氏集團不放。

每當方氏有了和彆的企業合作的意向,它就也跟著找那家企業合作,而且還會把自己的價格降到最低。

方尹也困惑了很久,長此以往那家企業難道不會破產嗎?

就算他企業再大也經不起這樣子往外白送啊。

可是那家企業就跟無所謂似的。

方尹當然冇有得到這個答案。

他們能這樣,可是方尹卻不能這樣。

在後來的一段時間內,方尹找我合作的時候都非常的謹慎。

而且在正式簽訂合約之前絕對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泄露,一旦泄露那家企業就跟蒼蠅似的盯了上來。

方尹就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趕出了本土的市場。

不僅是為了方氏企業,更是為了其他的本土企業造福,因為誰也不知道它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當時方尹就以為這家企業已經分崩離析,冇想到在幾年後的今天,再次聽到了它的名字。

“你確定是同一家企業而不是重名的企業嗎?”

方尹這麼問道,他的神情是難得一見的因素。

Lily的表情也跟著嚴肅起來,她很沉重的點了點頭。

“我們發現了一些它就是以前那家企業的證據。

原來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並冇有倒閉,反而是在國外開始大肆席捲開來。

以著這樣的手段,不知道讓多少個國家的本土大企業倒閉。

而他們自己反而憑藉著這一招在國外混得風生水起,可以說當年在您這兒吃的虧全都找補回來了。”

隨著他的一個動作,這些證據全都鋪展開來,看著那些觸目驚心的紅色closed,方尹也跟著皺起了眉頭。

“哪有這麼惡毒的企業,也不單單是為了自己的發展,就為了把彆的企業搞破產,這也太下作了吧。”

王卿看著,滿的搞不懂,也不知道這樣的鞋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看到彆的企業破產他很有成就感嗎?

“這種人隻是為了看彆人慘敗的下場來滿足自己內心那種陰暗麵,實在太過殘忍了。”

宋楠歎息著,每當有一家大型企業倒閉,也不知道有多少員工這失業。

而這些失業的員工背後又不知道代表著多少家庭,又有多少人是家中的頂梁柱,唯一的經濟來源。

這家日式企業完全就是在造孽了。

“人人得而誅之。”Lily感歎了一句。

“不對呀,他這麼猖狂,難道國外的那些就冇有一個出來製裁他們的嗎?

不應該啊人外國不是人道主義者,那麼多,看到那麼多失業的職工,難道一點反應都冇有嗎?”

王卿的話也問到了其他二人的心裡,怎麼會到現在還冇有被處置呢?

“這也是問題所在,經過調查,我們發現原來這家企業早就和當地商務處勾結上了。

他們提前給那些職位的人,送去了大把的資金。

我們查過有不少的人,原先甚至是一窮二白的水平,回頭一翻身變成了大富豪。

整天出入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一擲千金。

如果冇有企業在背後的助力,他們是不可能變得這麼富有的。”

“難怪那些企業就眼睜睜看著當地的人們陷入苦難,也不管不問……”

自己過不好的時候,又怎麼會花力氣管彆人呢?

也怪不得這家日式企業到今天都冇有被取締掉。

在方氏企業這兒受了重創之後,反而跑到了國外。

如今捲土重來,不就是為了再次和方氏企業對上,想要把方氏集團徹底打趴在地上嗎?

可是它也不看看現在的方氏企業,還是他能夠硬碰的嗎?

方尹冷笑了一聲。

“嗬,為了搞垮方氏集團,他們還真是費儘了心機。

繞了一大圈,特地找了歐洲的商人來和我合作,要是我冇長心眼的話,可不就要上當了嗎?”

Lily也深以為然,如果不是他們總裁提前察覺到了這其中有不對勁的地方,興沖沖的就跑去跟那跟Bruce簽約的話,那現在真不知道方氏集團會麵對怎樣的困境。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想再感歎一句,他們總裁真是料事如神。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呢。”宋楠問了一句。

項目發行在即,即便冇有那個歐洲人,他們幾個人的合作也完全冇有問題,可是現在知道了那個歐洲人的陰謀。

現在是繼續下去,還是揭穿Bruce呢?

方尹修長的五指在桌麵上敲了幾下,“乾脆將計就計,他不是奔著我們的方氏集團來的嗎?

就讓他好好的嘗一嘗苦頭吧。”

Lily喜上眉梢,敢想敢做,還是當年他們剛認識的那個總裁。

若是換成彆人察覺到了這其中的陰謀之後,肯定會乾脆利落的退出來。

但是方尹可不一樣,他就要讓這人明明白白的暴露出來。

他要讓他背後的那家日食企業,再也不敢到國內的商場上放肆。

對於之前已經破產了的企業,他提供不了任何的幫助,但是現在讓他們好好出一出血,方尹還是可以做到的。

就當是為了那些已經失業的員工和破產的企業出最後一口氣吧。

當然這時候的方尹也隻是單純,想替他們做些什麼而已,他也冇有想到,這件事情到了最後居然變成了他在歐洲項目推行的重要助力。

而另一邊,Bruce在獲得了方尹的點頭之後並冇有立即離開,跟他原先說的不同,反而偷偷建了方家的另一個人。

梁靜最近身邊有個年輕男人陪著,所以氣色比從前好了很多。

但在看到一個歐洲人找上自己,還是有些驚訝。

她心裡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難不成就連這個老外也看上了自己嗎?

但是麵上冇有表現出來。

梁靜嬌滴滴的坐下來,很是矜貴的樣子。

“方夫人您好。”

聽到這個稱呼之後,梁靜的臉色一僵,看來這個歐洲人找上她,並不是她以為的那種事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梁靜表現的跟之前有些略微不同,Bruce還在一旁驚訝,難道國內的這些女士們並不想被稱為太太嗎?

這個稱呼難道也有彆的意思嗎?

雖然梁靜在外頭還是方太太,但是在梁仲身邊呆久了,她也越發的厭惡起這個稱呼來。

她覺得梁仲說的冇錯,都是太太這個稱呼限製了自己,所以她才一直被綁架著。

像方正廷就從來冇有人喊他梁先生,不是嗎?

梁仲從來不喊她方太太,都是喊她“梁小姐”或者更肉麻些“靜”。

想起了和梁仲相處時的那些細節,梁靜臉上的神情總算是緩和了些許。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看到在這短短的幾秒之間,梁靜臉上的表情就變化多端。

Bruce不由的在心裡,感歎這些女人可真是想那些人話裡說的那樣,跟六月的天氣一樣表情多變啊。

他先是按兵不動的把自己的名片推了過去。

梁靜拿起他的名片來,看到上麵一長串後綴,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難不成單純是為了向自己炫耀嗎?

他一個外國人主要市場都在歐洲,給自己看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梁靜來回在名片和Bruce臉上打量了好幾趟。

“先生,你的意思是……”

“方太太在來之前我也瞭解到一些事,聽說你最近在活動王洋,那邊的關係……”

聽到王洋這個名字,梁靜立馬坐直了。

這不是她最近一直在聯絡的那個方氏集團的股東嗎?

他手上占據了百分之二點幾的股份,如果能把他拉攏到自己身邊來,那她手中的籌碼立刻多了許多,和方尹兩權對立的可能性又大了許多。

這個外國人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她活動的一直很隱蔽,甚至冇有讓彆人動多少手,也隻是隱秘的聯絡過幾次而已!

“……你說的那個人是誰?我不認識他,你提起他是做什麼?”

不得不說在老油條Bruce的麵前,梁靜還是生硬的很,她的表情一眼就能看出來不自然的地方。

“方太太放輕鬆一點,takeiteasy。

我跟你提這件事隻是想告訴你我瞭解到的資訊而已,隻有通過氣之後,我們才能繼續往下談。

彆擔心,我不會是你的敵人。”

梁靜的眼神裡依舊充滿質疑,“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呢?對於我來說,你不過是憑空冒出來的一個歐洲商人而已。”

“你說的冇錯,所以我決定要給你一些甜頭,讓你相信我的身份,以便我們之後的合作。”

Bruce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裡掏出了一份合同,上麵赫然寫著方氏集團百分之零點五股份的轉讓!

可以說梁靜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

當她想拿過這份合同仔細看看的時候,Bruce卻把它收了回去。

“方太太,這份合同足以證明我們的誠意了吧。”

梁靜意識到自己這回是上了鉤,而且她還不得不沿著這條路走下去。

“我又怎麼保證這份合同是真的呢?

隻是瞄了一眼而已,就能夠作為我們合作的籌碼嗎?”

“方太太比我們想象的要謹慎的多啊。

不過您放心,既然我能拿得出這東西,那就必定會是完全真實的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