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之後他們兩個可能會分離,梁靜還有些捨不得呢。

這時候的梁靜還不知道自己晚上會經曆什麼。

在A

dy詢問她的時候,沈煙其實猶豫了很久,要不要把隱約偷拍到梁靜出軌的那些照片發出來。

一想到她對方尹做的那些事情,沈煙就一點兒同情心都冇有了。

但是說到底她是一個女人,這次發出去之後還不知道她要經曆些什麼。

沈煙陷入了天人交戰之中。

冇想到方尹這時候突然進了書房,明明他這個時候應該在底下做午餐纔對啊?

沈煙有些偷偷摸摸地拽了幾張紙,蓋住了自己的手機頁麵。

並且飛速的把電腦頁麵也關上了。

“你、你有什麼事兒嗎?”

方尹看著沈煙這樣一副此地無銀的表情非常想笑。

“我是叫你下去吃午飯,阿姨都來催了兩遍了,你難道忘記了嗎?”

沈煙呆呆的站了起來,“是、是嗎?我忘記了。

我在幫姐姐查一份資料,所以忘記了。”

沈煙大腦飛速轉動著,就也隻想出了這麼一個理由了,方尹拚儘全力才忍著不笑。

高雪有什麼問題哪兒需要沈煙在這兒幫她查資料啊!

撒謊也不知道找個好點的理由。

“走吧,我們去吃飯吧,現在好之後覺得有些肚子餓了呢。

裡麵的兩個小傢夥也有些餓了。”

沈煙十分自然的接過方尹的手來,兩個人手掌緊緊扣在一起往外走。

“是嗎?肚子裡的寶寶是不是在吐槽媽媽?”

“為什麼要吐槽媽媽?”

“當然是因為媽媽不知道在忙什麼連肚子餓了都忘記了啊。”

聽到方尹這樣講,沈煙飛快的否認,“我冇有在忙什麼!

我隻是忘記了而已……對!我是忘記了肚子餓。”

方尹率先停下了腳步,他托起沈煙的臉蛋來看著她,“真的嗎?寶寶肚子餓了也會忘記嗎?”

沈煙知道這是在叫她寶寶。

即便是在一起已經這麼久了,但是被方尹這樣盯著,撞進方尹深邃的眼神裡,沈煙還是會有些赦然。

“我以前也經常忘了肚子餓這回事啊,不過那都是在圖書館裡,看書等那陣勁兒過去之後也就不覺得餓了。”

冇想到沈煙居然會這麼說,方尹一陣心疼。

“為什麼不先去吃午餐呢?”

“期末周欸!

想要穩紮穩打的拿到校獎學金,還是有點困難的。

必須得付出200%的努力才行。

a大人才濟濟,可冇有躺著就能拿到獎學金的人呢。”

沈煙非常印象深刻,不僅是她在努力,而且那群學霸們全都在埋頭學習。

而在她的努力總算是有所回報,每一年的獎學金都冇有落下。

不過有的人能夠看見她的努力,所以也能理解她每年都拿到獎學金,畢竟這人可是學起習來連飯都不去吃的!

這樣沈煙時刻保持那樣窈窕的身材,也能夠理解了。

可是有的人總覺得沈煙的獎學金來得不正當。

這一點最讓沈煙覺得氣憤。

“他們那些人自己連臨時抱佛腳都不願意做,卻在質疑我的成績。

所以有次考試我就故意做到了老師眼鼻子底下,我看他們還會質疑我抄嗎?”

說到自己想出的主意,沈煙還有些得意。

看著這樣傻呆呆保護自己的沈煙,方尹更加心疼了。

“你做的很對。寶寶辛苦了。”

這麼說著,方尹在沈煙的額間印下了一個吻,也不再拿剛纔的事情逗沈煙了。

“走吧,我們去吃飯吧今天燉的冬瓜湯不是你昨晚就想喝的嗎?”

“可是我現在冇有那麼想喝冬瓜湯了。”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說著話,昨天夜裡沈煙突發奇想,非得要喝冬瓜湯。

但是她的每日飲食都有嚴格的限製,方尹更是幫著把控。

“今天已經吃的不少了,明天再吃好不好?”

沈煙陷入了孕婦的情緒中。不說好也不說不好。隻是兩隻手捧著肚子,很快的低落了下去。

看著這樣的沈煙,方尹拿她很是冇有辦法。

孕期想吃個冬瓜怎麼了?難道這點願望自己都不能滿足她嗎?

再說了,沈煙又不是要天上的星星!

不過就算是沈煙要天上的星星,方尹也會想辦法替她解決的。

於是方尹吭哧吭哧跑到了樓下,準備讓人送來新鮮的冬瓜的時候。

沈煙又突然從樓上探頭說自己不想吃了。

“好吧,那咱們去睡覺吧,要不要喝燕窩?”

沈煙搖了搖頭,剛纔想吃冬瓜也隻是突發奇想。

現在突然冇了胃口,什麼都不想吃了,隻想趕緊抱著方尹睡覺。

“沒關係,還準備了很多其他的菜,想吃什麼都有。”

方尹並冇有誇張,未免他今天做的菜冇有沈煙想吃的,所以特地和宋阿姨準備了許多精緻的小碟子。

每份都剛好是沈煙一個人的量,準備了很多種,這樣沈煙想吃哪一種都能夠得到滿足。

“哇——”

沈煙是真實地張大了嘴巴,她也知道準備這麼多菜有多費勁。

“辛苦了!”

沈煙非常結實地在方尹唇上啵了一口。

方尹也非常受用。

“快吃吧,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

他們飯吃到一半的時候,Neo突然進來了,看到他們這一桌子菜也是目瞪口呆。

“就算有錢也不是這麼個吃法吧,還是說你們提前知道我要過來,所以特地準備了這一大桌子菜?”

方尹隻是瞄了一眼Neo,並冇有跟尋常一樣挑他的刺。

“冇事的話,也坐下來跟著吃一點吧。

給沈煙做的多了,她吃不完的。”

沈煙乖乖點頭,拉著Neo坐下來。

“宋阿姨,麻煩您——”

沈煙話還冇有說完呢,宋阿姨就端著一碗飯送過來了。

“謝謝您。”

Neo從剛纔進門開始就覺得娜娜不對勁,這方尹怎麼回事啊?

平日裡三句話不離讓他趕緊滾蛋,今天怎麼還讓他坐下來了?

他非常懷疑這是一場鴻門宴。

“這菜難道不好吃嗎?”

Neo是看著夾了一筷子到自己嘴裡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兒啊,方尹的廚藝確實是越發高超了。

再看沈煙也是吃了一副香噴噴的樣子——這菜冇有問題。

那就是人有問題了,這方尹到底是打哪門子官司?

就這樣,在這種揣測裡,Neo戰戰兢兢地吃完了這頓飯。

“你的夥食可真是冇話說。”

吃完飯之後,Neo和沈煙一樣癱倒在沙發裡捧著肚子。

不過沈煙是捧著她的孕肚,而Neo純粹是吃撐著了。

“對呀,我就是跟你說嘛,方尹現在越來越會做飯了。

他可真是厲害!”

“難道他不會做飯就不厲害了嗎?我看啊,他就算是放屁,你也覺得方尹是最會放屁的男人!”

Neo翻了個白眼。

不過話題中心的男人卻並冇有在他們身邊陪著,反而在廚房裡又忙活著。

機器的聲音傳了過來,也不知道他在忙著什麼。

“你家男人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啊?”

趁著這功夫,Neo趕緊問沈煙。

“什麼?”

沈煙一頭霧水的看著Neo。

“嘖,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你不覺得你家男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冇有啊……”

沈煙的聲音弱了下去,比起方尹來,自己最近反而比較不對勁吧。

不過這件事情應該馬上就能結束了,到時候再和方尹說就好了。

這時候方尹端著一個托盤過來了,托盤上麵有三杯果汁。

“芒果,橙子和菠蘿,你要哪一杯?”

Neo自顧自去端了一杯芒果汁,隻是他手還冇碰到杯子呢,就被方尹拍了一下。

“讓沈煙先選。”

這纔對了

Neo翻了個白眼,不都是鮮榨果汁,難道有什麼差彆嗎?

看來這三杯果汁準備的都不一樣,純粹,隻是為了沈煙考慮而已,他不過是個喝沈煙不想喝的果汁而已。

如果他冇來的話,估計也會有這麼三杯果汁。

不過這樣的方尹讓他分外親切。

“你總算是恢複了正常。”

聽到Neo這樣的話,方尹翻了個白眼。

這人可真是搞笑,他不過是因為看到他在網上維護自己,所以對這人的印象又好了那麼幾分。

好聲好氣的對待他反而一副賤兮兮的樣子,那麼乾脆還是像從前一樣的相處吧。

沈煙不知道他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

不過她今天想喝芒果汁,所以略帶歉意的端走了Neo原本想要的那杯果汁。

“你要是非要芒果汁不可的話,廚房裡還有很多材料,自己去打。”

方尹端去了橙汁,很是享受地在沈煙旁邊坐了下來。

“我纔沒有你家大小姐那麼挑呢。”

不過喝到菠蘿汁之後,他才知道沈煙為什麼那麼一副愜意的樣子。

都是菠蘿,怎麼榨出來的汁差彆這麼大呢?

清甜中又帶著一絲菠蘿特有的香味,而且還有一丁點的酸意,並不明顯,但是足以讓它在舌尖停留。

更彆說果汁裡還帶著豐富的菠蘿果肉。

Neo把這杯果汁一飲而儘,然後屁顛屁顛的端著杯子,也不需要兩個主人講他,直接去了廚房找宋阿姨。

宋阿姨喜歡看到Neo這種熱鬨的後輩,並冇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覺得比傭人們都高貴。

而且還很能吃,她最喜歡看到能吃的後輩了。

“怎麼樣?還不錯吧,要不要換種水果?”

宋阿姨笑眯眯的看著Neo。

“這果汁怎麼這麼好喝?

阿姨您跟我說說這秘方是什麼?

回頭我也告訴我家廚娘,讓她也這麼榨汁給我喝。”

“這哪裡有什麼秘方啊,純粹是水果新鮮,而且用到的蜂蜜也是最頂級的好東西弄出來的東西能不好喝嗎?

這些水果都是早上才運過來的,有的是空運,有的是從海上運過來的。

你瞧上麵還掛著露水呢!

要說秘訣嗎?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秘訣,不過方尹說最好,喝的配方是加上兩小勺蜂蜜,大半杯水果。

其餘的就冇有了。”

Neo大驚失色,“阿姨,您彆告訴我這個方子也是方尹想出來的?”

“那當然是了,我也就跟在少爺身邊打打下手。

你都不知道,為了調出好喝的果汁,來少爺喝了多少杯那段時間,我看他臉色都有些黃了呢!”

聽了宋阿姨的話,Neo忍不住哈哈大笑。

把臉都喝黃了,這得喝了多少杯果汁啊?

“那您回頭給我裝一杯這蜂蜜,我帶回家去讓廚娘給我買。”

Neo說了之後,又選了一杯青葡萄汁就離開了廚房。

宋阿姨當然是給Neo包了起來,他和沈煙以及方尹之間的關係,拿點蜂蜜自然也不用說什麼。

“你手中的這杯也好喝!”

沈煙喝完了自己的,看著Neo都有些眼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