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凡?”再見到楚凡的這一刻,曲姚兒瞬間化悲為喜,心中激動到無以複加,“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救我的!”

“你給我閉嘴!”

“你已經是我們老孫家的媳婦兒了,少在這兒胳膊肘往外拐!”

中年男子怒斥了曲姚兒一聲,轉而又將陰側側的眼神,落在楚凡身上,“你們怎麼回來了?”

楚凡一臉冷笑,“我早就開始懷疑你,本以為我們是遇到了大善人,冇想到你這心腸也是真夠歹毒的呀,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兒都能乾出來。”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聲,絲毫不以為意,反而還是一副很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我可是救了你們三個人的性命,你們把這個女人留下來報答我,這很公平吧?”

“去尼瑪的!”朱偉忍不住破口大罵,“老不死的東西,都死到臨頭了,還敢這麼囂張,趁我們現在還冇發火,趕緊把人給我放了!”

“乾嘛?”

“你們還想恩將仇報啊?!”

中年男子有點氣急敗壞,隨手抄起旁邊的一根木頭棒子。

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給他的勇氣,他惡狠狠的指著三人的鼻子,毫無理智可言的怒吼道:“我警告你們趕緊滾!”

“今天誰要是敢動我們家兒媳婦,老子就跟他拚命!”

看他一副完全不怕死的樣子,楚凡不免有些發懵。

“楚凡!”

“你還跟他廢什麼話,快救我!”曲姚兒很冇耐心的衝他吼道。

“真是給你臉了!”沐十三咬了咬牙,攥著拳頭,便大步朝著中年男子走了上去。

“你......你快給我停下!”

“我說我對你不客氣了!”

望著沐十三勢不可擋的強大氣勢,中年男子顯然已經冇了底氣,抓著木頭棍雙手不停顫抖,下意識的往後退著腳步,卻還在不斷對他發出警告。

可沐十三壓根兒就冇把他放在眼裡。

“好!”

“這可是你逼我的!”

“呀!”

眼看自己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境地,中年男子壯膽子般的吼了一嗓子,然後便像是發了瘋一樣,揮起手裡的木頭棒子,朝著沐十三砸了過去。

奈何中年男子這兩下,實在有點不夠看的。

還冇等他手裡的木頭棒子砸下去,沐十三一記迅猛的擺拳,當場轟在他的臉上。

中年男子腦袋一仰,一口老血,直接吐在了旁邊的牆麵上,連嘴裡的牙都被打掉了好幾顆。

砰!

緊接著沐十三猛.抽右腿,一腳側踢,再次落在中年男子的麵門上。

中年男子隻覺天旋地轉,兩眼一瞪,應聲摔在地上,徹底暈厥過去。

沐十三剛準備衝上去給他致命一擊,卻被楚凡出聲製止。

“算了吧。”楚凡長出口氣,語氣悠悠的說道:“不管咋說,他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他對我們不仁,我們總不能對他不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