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十三很無奈的回頭瞧了瞧楚凡,“大哥,你呀,說到底還是太心軟,所以才總會遭人算計。”

楚凡冇說話,隻是淡淡的笑了笑。

“趕緊把人放下來,你也想找打不成?”朱偉冷眼瞪向那個傻兒子。

“哦哦。”傻兒子點點頭,還真就按照朱偉所說的做了,還親自為曲姚兒解開了身上的麻繩。

“楚凡!”曲姚兒猛地撲進楚凡懷中,一邊揮起粉拳不斷的捶著他的胸口,一邊很委屈的哭訴道:“楚凡你這個王八蛋,為什麼要丟下我自己走!”

“你知不知道,當我睜開眼後,發現自己被關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窖裡時,心裡有多絕望,多害怕!”

“差點就以為再也離不開這個鬼地方了!”

“嗚嗚嗚......!”

楚凡緊緊將她抱在懷裡,輕輕的伸手摸著他的後腦勺,柔聲安慰道:“好了好了,這不都已經過去了嘛,確實也怪我,昨晚睡得太死,才讓你受了這麼大的委屈。”

“哼。”曲姚兒哽嚥著輕哼了一聲,“那你以後能不能看緊我!”

“當然,有了這次的教訓,我保證今後諸如此類的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

“對了,這個給你。”

在曲姚兒無比詫異的目光下,楚凡像是變戲法兒似的,從背後拿出兩塊糖來,放在她的眼前。

“哪兒來的糖?”

楚凡笑道:“身上一直都帶著呢,隻不過是忘記拿出來給你吃了。”

曲姚伸手擦了擦眼淚,終於破啼為笑,“這還差不多。”

說完,曲姚兒迫不及待的打開包裝紙,將一塊糖放進了嘴裡。

刹那間,她便露出一副倖幸福滿滿的樣子。

“你到底是不是還有啊?”回過神來,曲姚兒用著懷疑的眼神,盯著楚凡問道。

“啊?”楚凡微微一愣,明顯有些心虛,“就這幾塊,冇了。”

曲瑤兒嘴角微翹,顯然看透一切,“鬼纔信你呢,趕緊給我拿出來。”

“真冇了!”

“快點兒!”

“愛信不信。”說完這話,楚凡轉頭就往門外跑。

“你給我回來!”

“既然都冇有了,你跑什麼啊!”曲瑤兒叫喊著追了出去。

朱偉和沐十三相視一笑,也跟著離開。

......…

楚凡等人離開的十五分鐘後。

“嘶——”

“哎喲,疼死我了!”

中年男子摸著腦袋,晃晃悠悠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我這腦袋怎麼這麼疼啊?”

“對了兒子,你媳婦兒呢?”在環顧一番四下後,中年男子急忙問道。

傻兒子很委屈的說道:“被......被那三個人給拐走了。”

中年男子氣的直拍大腿,想哭卻又哭不出來,“哎喲,真是造孽呀,老子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東西出來,連自己的媳婦兒都看不住!”

“你......”

“你真的是氣死我了!”

“爸,我餓了......”

“唉!”望著自己不爭氣的傻兒子,中年男子無可奈何的深深歎出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