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殊不知,門外已經闖進來三位不速之客。

“你確定他們在這裡?”走在最前麵的星期一,頭也不回的問道。

看著手裡的顯示屏,星期六點點頭,“嗯,按照GPS定位顯示,他們一定就在這裡!”

星期三忍不住笑道:“星期六,還是你小子有計謀啊,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那個小胖子身上按了個定位器。”

這時候,楚凡等人還不知道。

他們的行蹤之所以會暴露,正是因為有著深謀遠慮的星期六,早在那時候和朱偉對戰時,就已經往他身上放了個GPS定位器。

“爸,門外好像有人來了。”透過玻璃窗,傻兒子注意到了這三位不速之客的到來,“不過,他們的長相怎麼和我們有些不一樣啊?”

“嗯?”中年男子聞言,也順勢往窗外瞧了瞧,猛然皺眉,“怎麼還把外國佬給招過來了?”

“喂!”

“你們乾什麼來的?”

走出門,不知眼前三人危險程度的中年男子,當場伸手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星期一也不磨嘰,沉臉往正屋裡瞧了瞧,開門見山的問他,“是不是有三男一女在你這裡?”

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的中年男子,根本就冇給他什麼好臉色,擺手發出逐客令,“老子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冇事的話就趕緊滾!”

星期一不予理睬,轉而向身後的星期六使了個顏色。

星期六心領神會的點點頭,不顧中年男子的勸阻,徑直走向正屋。

“這他媽可是我家!”

“你們想乾嘛啊!”

“廢話真多!”星期三眼中掠過一抹殘忍,旋即從懷裡摸出把匕首。

蹭!

一刀封喉!

“呃!”中年男子摸著自己血流不止的脖頸,眼球突出,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爸!”屋裡的傻兒子,即便隻有著四五歲的智商,也懂得什麼叫做生離死彆。

他立刻衝出來,滿臉悲痛欲絕的將父親的屍體抱在懷裡,仰天長嘯,哭的泣不成聲。

“星期三,你怎麼能亂殺人!”望著如此慘絕人寰的一幕,星期一有些於心不忍的搖搖頭,低斥一聲。

喪心病狂的星期三,甚至還很變態的舔了舔刀刃上的血跡,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哼,像這種無關緊要的垃圾,留著也冇什麼用!”

正在這個時候,星期六從正屋裡跑了出來。

“怎麼樣星期六,找到人了嗎?”星期三問道。

星期六很是困惑的搖搖頭,“冇有,難道是因為這定位器泡過水,壞掉了?”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星期三狠狠的瞪著星期六一眼,在星期一愣神兒間,他走過去一把抓住傻兒子的衣領,再次將冰冷的刀刃,捅進了他的腹部。

被無辜牽扯進來的父子倆,死的令人可悲而又可歎......

“有反應了!”星期六盯著手裡的螢幕,突然情緒激動的說道:“按照定位顯示,他們應該是往正南方跑了!”

“追!”

......…

另一邊,楚凡等人,正在一片樹林下休息。

“嗯?”

“朱偉,你褲兜裡那是什麼東西?一閃一閃的?”在不經意間,曲姚兒發現了不對勁。

“啊?”朱偉先是愣了愣,然後便將手伸進褲兜裡,從裡麵掏出來一個閃著紅燈的金屬物,顯然連他自己都有點懵逼,“什麼東西呀這是?怎麼會在我兜裡呢?”

楚凡猛然皺眉,臉色大變,“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