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大哥?”看楚凡臉色有點不對勁,沐十三連忙問。

冇等楚凡開口,曲姚兒便搶先說道:“朱偉,你手裡那東西,無論怎麼看都像是個定位器呀!”

定位器?!

朱偉一臉驚訝,心中滿是疑惑,“那......那這東西怎麼會在我身上呢?”

楚凡立刻起身,語氣嚴肅的說道:“想必那三個傢夥不多時就會追到這裡,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趕緊走!”

“朱偉,快把那東西扔掉!”

“哦哦!”朱偉點點頭,隨手就將手裡的定位器扔進了旁邊的峽穀。

就在四人準備逃離這裡的時候,星期一等人已經從後麵的山坡上追了上來。

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發現目標的那一刻,星期一併冇有選擇繼續去追,甚至還伸手阻攔了星期三和星期六兩人的追勢。

“你什麼意思?又要放他們跑嗎?”星期三冷眼盯著星期一,語氣很是惱火的問道。

星期一併冇有搭理他,而是似笑非笑的望著楚凡逐漸遠去的背影,開口吼道:“楚凡,你現在的樣子可真難看。”

“難道你是打算像隻老鼠一樣,就這麼一直躲下去嗎?”

“這就是你身為男子漢大丈夫該有的作為?”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絕對不會跑,我會勇於麵對。正如你們龍國那句古話來講,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星期一的激將法,顯然起了作用。

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楚凡下意識停下腳步,臉上的神情漸漸沉了下來。

“楚凡,傻子都能看出來,他這是在給你用激將法呢,你可千萬不能上套啊!”旁邊的曲姚兒不斷警醒。

朱偉也跟著附和,“是啊哥,你要是現在掉頭轉身,不就正好中了他們的計嗎?”

見到楚凡停下腳步,星期一心中暗自冷笑,繼續咄咄逼人的說道:“哼,我原本以為,你們龍國男人個個都有著大丈夫該有的血性,如今看來,你們這個民族的自尊心不過如此。”

“算了,這也不怪你,畢竟有些東西是刻進骨子裡的。”

“你走吧,繼續像個見不得光的老鼠一樣躲著我。”

楚凡終於忍無可忍,不再理會曲媛兒和朱偉的勸阻,毅然決然的轉過身,緊緊攥著雙拳,臉色冷的像冰,大步朝著星期一直去。

“楚凡!”曲姚兒急的頭大如牛,“真服了這傢夥了,都什麼時候了,還要顧及臉麵!”

“哈哈哈。”沐十三則哈哈大笑,很認同楚凡這樣的做法,“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正是我當時為什麼選擇跟著我大哥混的原因。”

“他從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生來就是個與眾不同的大人物。”沐十三雙手抱胸,語氣感慨的說道。

曲姚兒很無語的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說道:“快拉倒吧,彆忘了還有句老話呢,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他為什麼就不懂?”

沐十三哭笑不得,“這你問我乾嘛?”

“呦,你怎麼回來了?”星期一滿臉微笑的看著眼前的楚凡,怪聲問道。

楚凡深吸口氣,說出句聽起來很中二的話,“為尊嚴而戰!”

兩人目光交錯,眉宇中均氣勢逼人,一場心理間的對決,正在無形中展開。

不知過了多久,星期一才主動開口,“楚凡,你與我之間的恩怨,也該在此有個了斷了吧?”

“今日,你我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怎麼樣,你敢應戰嗎?”

空氣突然凝滯,氣氛也在一時間顯得格外凝重而又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