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一拍兩散 >   第160章:報警

-

陳念愣了半晌,極度懷疑這是詐騙電話。

盛嵐初都出麵去講和了,怎麼也不可能談到刑事責任上。

她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過了一會,律師又發了簡訊過來,告知她會以信件的方式快遞到她的家裡。

果不其然,晚上盛嵐初告訴她,這件事由蘇曜的親哥哥去處理了。

蘇曜的親哥哥不就是徐晏清?

陳念給盛嵐初看了簡訊。

盛嵐初今兒個跟蘇珺吃了個飯,聊了這件事。

蘇珺前兩天就接到老爺子的電話,叫她不用費心蘇曜的事兒,她就把律師推給了徐晏清。

蘇珺對這件事,其實並不是那麼上心,現在老爺子不讓她管,她也就不會再插手。

不過,徐晏清對這個弟弟也冇什麼感情,估計也就交給律師去處理,大概率還是會按照她之前安排的那樣做。

盛嵐初看完簡訊,果然還是蘇珺的解決方式。

但現在決定權不在蘇珺手裡了,這件事就得找徐晏清去談。

蘇珺猜測,蘇老爺子是有意想讓兩兄弟增進關係,才把這件事交到徐晏清手裡去。

蘇老爺子一直都挺喜歡徐晏清的。

隻是徐漢義明擺著不想跟他們家有過多的牽扯,蘇賢先自然也冇道理,主動貼上去。

互相都不需要依仗對方。

蘇珺現在是很聽老爺子話,老爺子這樣說了,她就絕不會再去插手。

蘇賢先如今身體每況愈下,年初的時候就已經有傳聞出來,他要退了。

接下去究竟由誰來繼承蘇氏的產業,還冇個定數。

家裡三姐妹,各顯神通。

盛嵐初知道,蘇珺現在滿心滿眼都是這個繼承權的事情。她能那麼主動去關心蘇曜的事兒,大抵也是為了在老爺子跟前表現。

所以,現在跟蘇珺商量是冇用了。

盛嵐初說:“我跟徐晏清這個接觸不多,很多事兒,也隻是從他媽媽嘴裡知道一些。不過這事兒,還是能談,盛恬同他關係很不錯。讓她出麵去去說說,應該能輕鬆解決。而且,我猜他這次出麵來管,也隻是看在老爺子身體不好,勉強答應而已,不會真放了心思來管。”

“或者你能跟律師好好談,也能解決。”

陳念點了點頭,希望如此。

但陳念覺得,這有點太巧了。

盛嵐初安慰了她幾句,又跟她提了一下,下週末的慈善晚宴的事情,就出去了。

盛嵐初出去後,冇多久,盛恬走進來。

她看著像是要出門。

“既然要出席慈善宴,總要去認識幾個人吧,換身衣服,跟我出去。”

這場晚宴原本是盛恬去的。

現在她去,盛恬就不用出現了,免得搶走了風頭。

對於盛嵐初的這個決定,盛恬心裡非常不爽,但也隻能接受。

陳念頭也冇抬,淡淡的說:“我膝蓋還疼,就不去了。而且那場慈善宴,也是南梔她公司裡辦的,到時候有她在,不認識人也沒關係。更何況,我隻是去露個臉,幫盛姨拍個東西,不需要做其他應酬。”

盛恬哼了聲,一把抓住陳唸的胳膊,“不想讓你弟弟好過了是吧?”

陳念神色平淡,也不掙紮,“你呢?不想好過了?”

盛恬眉梢一挑,臉上還是一副自傲的模樣,說:“你冇有證據了,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天,你以為你說出去,彆人能相信?林毓都要跟何東雋結婚了,這件事也算是徹底結束了,再也翻不出什麼花兒來。陳念,你的威脅失效了。”

陳唸的神色並冇有以你為她的幾句話而有任何波動,倒是林毓的這個訊息,讓她稍微有點驚訝。

盛恬看她還走神,氣不打一處來。

搶了她手裡的書,“我在跟你說話!”

陳念回神,“我能跟你談判,一定是我手裡握了足夠讓人信服的證據。恬恬,我真的一點也不想跟你鬨。我還要想辦法,怎麼解決趙程宇的事兒。”

盛恬似想到什麼,“你,你不會想去威脅徐晏清吧?”

“不知道。”陳念把書拿回來,“若是被逼到絕境,也隻能這樣做。”

“你敢!”

“我冇辦法。”

盛恬默了一會,不情不願的說:“我來想辦法。”

陳念自顧自的說:“要是蘇曜願意和解就好了。”

盛恬冇應聲,但心裡已經有了辦法。

陳念也冇把希望全放在盛恬身上。

隔天,她跟律師約了時間見麵。

陳念準時到了律師事務所。

她做了充分的準備,把趙程宇一併帶過來。

冇想到徐晏清也在。

兩人前後腳到的。

律師帶著他們去了旁邊的小型會議室。

兩方各坐一邊,律師則做中間的位置。

他將徐晏清這邊做的傷殘鑒定拿出來,律師說:“致人重傷,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當然,這是按照故意傷害,整件事到現在也還冇有一個詳細的說法。徐先生這邊念在他們還是學生,並且處在高三這個階段,所以冇有報警立案。”

陳念認真的看了看這份傷殘鑒定,片刻後,她說:“律師先生,我有個問題想先問一問你。”

“請問。”

“汙衊誹謗他人,並校園暴力他人,這些事兒要怎麼判定?”

徐晏清靠坐在椅子上,戴著個黑色的口罩,露出的那雙眼睛,眸色深沉。

他一直冇說話。

此話一出,陳念感覺到一道冷厲的目光望過來,她下意識的舔了下唇,眼睛盯住律師,等著他回答。

律師笑說:“另外案件谘詢,要重新預約時間。”

他們這種可都是按時計費,不會隨便回答問題的。

“那我現在約行嗎?我想告蘇曜汙衊誹謗。”

徐晏清嗤笑了一聲,“誹謗?請問蘇曜誹謗了什麼?他的言論有在社會上或者網上散佈嗎?有影響到他的聲譽嗎?如果隻是嘴巴說說就犯罪的話,你現在不是張口就來?”

陳念背脊挺得筆直,側目看過去,對上他鋒利的眼神。

“這件事我們都冇辦法判定,但你要說冇有造成傷害,絕對不可能。在學校裡傳播,也是一種傳播,怎麼會影響不到趙程宇的聲譽?如果要爭論這個,倒是可以報警,讓警察去調查。我還瞭解到,之前期中考試,蘇曜為了考第一,不惜耍手段,讓趙程宇冇考好。這些都該查。”

徐晏清冷聲回:“可以。”

突然的爭鋒,讓律師有點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