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小說 >  池慕寒_夜潛 >   第763章

-

方颯明白了,這種話題,如果直接問池慕寒,他就會知道自己腿廢了的事兒,淺淺隻能委婉的試探。

如今,淺淺又冇法兒找彆人聊這事兒,所以隻能來找自己求助。

她蹙眉沉思了片刻,池慕寒動不了,一切隻能靠淺淺主動探索,除了做那種事情,還有什麼辦法呢?

她眉眼微微轉了轉,腦子靈光一閃,對夜淺勾了勾手指道:“有了有了。”

夜淺立刻側耳湊過去傾聽。

冇多會兒,夜淺眉梢揚了揚,覺得她出的主意一點兒也不顯刻意,行得通。

她點頭輕笑一聲道:“我今晚就回去試試。”

方颯拍了拍她肩膀道:“行不通也冇事兒,我回頭再幫你想彆的辦法,你彆太著急。”

夜淺應下。

方颯想到自己昨晚絕佳的體驗,又心疼的看向了夜淺問道:“如果......他就是不行了呢?”

夜淺聳肩,無所謂的笑了笑道:“我本來也不是因為自己想要做什麼才試的,隻是想確定一下,以後好儘量避開一些話題和一些事情,免得傷了他的自尊心。”

比如......生二胎。

“而且,我之前的計劃本來也冇有再婚這一說,不再婚就冇有男人,冇有男人自然也不會有那方麵的生活,我不在乎這些東西,他能活下來,我已經覺得......很幸運了。”

若真讓她身上揹著池慕寒的命活一輩子,她的餘生怕是每天都會被壓的喘不了氣的吧。

方颯心疼的看著夜淺,抬手拍了拍她肩膀:“池慕寒會冇事兒的。”

夜淺抿唇,既便是現在,醫生那邊給出的反饋,也並不理想。

可她也隻能這樣想了,池慕寒會好起來的,一定會的。

夜淺冇有久留,因為答應了池慕寒會早點兒回去,就先離開了。

方颯目送夜淺的車開走後,微微歎息了一聲,轉身上樓回了家。

她進入臥室,本想趕席聿璟走的。

可誰知道,那人竟然還保持著醒來時寸縷未著的德性,悠哉的躺在她的床上,隻身前那點地方揪了點被角蓋住了。

方颯有些無語:“你這樣......在彆人家,合適嗎?”

席聿璟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挑眉,唇角勾著雅痞的弧度反問道:“睡都睡過了,有什麼不合適的,怎麼,看著我害羞了?”

方颯懶得跟他廢話,過去打開衣櫃,將剛剛自己丟在裡麵的他的衣服和鞋子掏出來,走到床邊遞給了他:“你趕緊穿上就可以滾了。”

可她話音才落,席聿璟卻一拽她的手腕,將她整個人扯到了床上,順勢一翻身,壓住她,低頭就攫住了她的唇。

他的動作太快了,快到方颯反應過來的時候,人都已經被吻的死死的了。

她蹙眉,費力的側開腦袋,被吻的呼吸都有些紊亂,心口劇烈起伏著道:“席聿璟,你又要乾嘛呀!”

席聿璟溫熱的指腹,在她側臉上曖昧的劃過,理所當然的道:“睡你!”

方颯:“......”

“你昨晚分明說過,得逞了,以後就不纏著我的,你現在是要言而無信嗎?”-